罷工

【惟工新聞】大圍新翠邨清潔服務將於2018年12月31日轉換外判公司。舊外判商義合清潔公司(下稱義合)著員工簽署「意向書」,惟當中未交代支付遣散費的安排。昨日(2日)清潔工準備發起罷工,義合昨晚提出方案,最後今日在會議上向工友公布安排,承諾發放「約滿獎賞」 ,順利解決問題。

義合代表曾指,本周三(5日)會向工友交代方向。惟清潔工在上周開工友大會時,表明不會多等,要求對方在上周六(1日)前答覆,當時義合仍未回覆,於是清潔工人決定今日罷工。 義合代表最終於昨日回覆,並於今日與工會和議員達成協議,承諾發放「約滿獎賞」,金額為遣散費對沖強積金後全數餘額。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待清潔工在月底完約後再計算獲發金額,相信一月可取得「約滿獎賞」。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指,因不完善的政策及法例,政府外判工人的年資補償,長年累月遭外判公司剝奪。海麗罷工爆發後,社會十分關注外判清潔工人的處境。近月政府宣佈,2019年4月後的政府外判服務合約,將會落實「約滿酬金」的安排。然而,在政策過渡期間,外判清潔工人面對轉換公司時,依然毫無保障。工會促請其他政府外判公司,仿傚義合,為工人支付合理年資補償。

編按:近年,從浸大到海麗邨到廣州到倫敦,各地的清潔工紛紛行動起來,反抗刻薄的外判商。四年前,廣州大學城更換物業管理公司,200位清潔工罷工,抗議舊外判商違法勞法,同時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補繳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亦要求新外判商聘請全數清潔工。工人無懼政府的打壓,以及資方分化本地外地工人的詭計,最終得到勝利。在一個多月的抗爭中,有不少大學生關注及參與行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當年積極參與行動的大學生祥子的文章,回顧清潔工人罷工過程。

編按:當企業之間進行大規模併購、轉讓,首當其衝的總是員工。在節省成本的口號下,管理模式大幅轉變,大批員工面臨被裁,是經常出現的狀況。日本知名攝影公司富士在今年收購影印機公司Xerox後,Xerox在台灣員工即面臨同一命運。在多番協商無果之下,終於在前天(10月23日)開始無限期罷工。惟工新聞轉載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有關罷工首日行動的報導。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日商富士軟片公司(Fujifilm)在今年1月底併購專營辦公事務機的美國全錄公司(Xerox),接著便傳出將裁撤全球約8500名員工。據台灣富士全錄工會透露,台灣分公司受本次業務整併影響,恐近300人被裁員,於是他們開始向資方協商爭取工作權,但協商一年未果,工會昨日經會員投票通過後,於晚間10點開始罷工,封鎖了台北總公司,以及三重、台中、高雄倉庫。

今天(10月4日),英國食物速遞員發起全國串聯罷工,名為「快餐店關門」(Fast Food Shutdown)的行動,旨在爭取合理報酬、安全工作。有7個城市的工人參與行動,包括倫敦,格拉斯哥,加的夫,布里斯托爾,紐卡斯爾,普利茅斯、南安普敦,速遞員來自UberEats和Deliveroo。

收入不足最低工資 速遞員危險駕駛掙生活所需

現時,全英國以自行車、電單車及滑板車速遞食物的人,全都得不到最低工資保障。有的人每次速遞只收到2.8英磅(約港幣28元),而且不能保證每日有足夠的工作量以維生。英國最低工資以年齡組別劃分,換算港幣為時薪40多元至80元左右。由於公司以自僱形式聘用速遞員,即使工人賺到最低工資,也不夠假日開支、治病及維修車輛。

【惟工解密】上月,觀塘爆發了一場清潔工罷工,大批外判工人集體停工數小時,抗議食環署督察管理嚴苛。工人對傳媒投訴,他們不僅需要處理非職責範圍內的清潔工作,如清理餿水和泥頭垃圾,還被督察禁止在工作期間飲水,以及除下侷促的反光衣休息。

觀塘區平日人流擁擠,垃圾量相當多,街道亦堆積商戶的餿水和建築廢料,造成不少衛生問題。有報導指出,工人被嚴苛對待的背後,是源於該區環境總監新官上任,打算以嚴格的管理方式解決區內衛生問題。然而,工人的處境真是一句食環處總監「不察民情」可以解釋的嗎?是甚麼原因令食環署沒有考慮其他方法,卻選擇了以高壓方式逼迫外判清潔工?

觀塘衛生問題嚴重 引發食環外判連串角力

編按:八九民運期間中共調動外地軍隊鎮壓北京民眾,絕非孤例。1984年英國煤礦工人罷工期間,戴卓爾政府一樣害怕當地警察對同鄉手軟,從遠方派警力毒打工人。動輒抹黑抗爭人士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也不是《環球時報》專利,英國主流媒體也曾緊跟政府旋律連環造謠打擊罷工。信政權不如信人民,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講解當年政府對付工運的怪招毒招,當立法權力拱手讓人,惡法林立後會否「鎮壓無罪,造反無理」?


(續前文

歐格里夫糾察事件

編按:港鐵工程在全港各區釀成沉降,市民震怒卻未足以對其高層構成壓力,但假如截斷港鐵天天依賴的能源供給的話……1984年,香港正為簽訂中英聯合聲明鬧得沸沸揚揚之際,作為宗主國的英國正計劃逼使數萬人失業的大規模煤礦裁減,引發全國煤礦工人大罷工。勒緊能源線的罷工曾在七十年代促成保守黨政府倒台,威力驚人,為何到八十年代苦撐一年曠日持久的罷工卻以失敗收場?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今回仔細介紹當年罷工由來,伏線可上溯至六十年代工黨政府企圖立法規範罷工,下一回再講述政府的鎮壓手段,並探討夕陽工業如何藉工運找到出路。打工仔的力量怎樣使用才更有效?且看內文分解。


社會的進步是前人經驗的累積的成果,當中有成功的喜悅,也有失敗的苦澀。1984年英國煤礦大罷工的失敗,對我們今天的工運很有參考價值,就是經濟鬥爭中不要忘記政治鬥爭。戴卓爾夫人動用警察、法院和議會對付罷工,也正是今天香港正面對的問題。

罷工前政經狀況

由本周二(8月21日)起,美國全國在囚者聯合發動抗爭,至少17個州的在囚者參與其中,這場抗爭預計會維持至9月9月。

被委托為發言者之一的監獄律師發聲(Jailhouse Lawyers Speak )發表新聞稿,指出抗爭導火線是南卡羅來納州的李懲教所( Lee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的一場騷亂。本年4月,該懲教所在囚者發生衝突,多份報告指出,由在囚者開始打架到結束的幾個小時裡,監獄看守和緊急救護員都沒有嘗試阻止或救助。事件最終造成7人死亡、數十人受傷,至少22人需要住院治療。李懲教所是南卡羅來納州警備最高的監獄,新聞稿指出,監獄因貪婪而導致過份擠逼、國家刑法的意識形態對人缺乏尊重,令這場悲劇無可避免地發生。

【惟工新聞】宏光護老院﹙下稱宏光﹚拖欠外勞薪金事件持續,10名受影響的照顧員繼續在政府總部露宿抗議。昨日(6月16日),宏光向6月14日離職的9名照顧員發出律師信,聲稱9人離開工作崗位違反合約,要求9人返回工作崗位。傍晚多個團體到場聲援。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向聲援團體展示宏光發出的律師信。信中聲稱宏光一直遵守法律及尊重合約,「重視每一位員工」,「不存在剋扣工資及無償加班」,更指有人發佈針對該公司的失實言論。


蒙兆達展示宏光發出的律師信

工時遠超合約所定 整月沒休息日

海麗罷工後,不少清潔工友懂得追討工人應得的遣散費,例如石圍角邨和愛民邨的清潔工友也遭遇類似情況,最後也追回遣散費。這陣討回遣散費的潮流慢慢發酵,今天到位於觀塘的順天邨。該邨今年一月底轉換清潔外判商,由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下稱英華)轉為民順清潔有限公司(下稱民順)[1],而英華解僱清潔工後並沒有支付遣散費。二十多名順天邨的清潔工,連同職工盟、當區區議員莫建成與其他支援團體於今天(五月十七日)早上八時半到房委會總部請願,並向房委會轄下的投標小組委員會主席張達棠遞交信件,要求房委介入調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