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

【惟工新聞】大專院校學生將於9月2日起開始兩星期罷課,同時由網民組織發起的罷工亦很大機會同步舉行。由校園點起的抗爭會否延至教職員,漸漸成為了眾人的焦點。不過,教職員要與學生一同暫停大學運作的難度大得多。首先,大學一眾員工要頂得住來自主管和校方的壓力。

中大員工總會於昨天(8月29日)發布了關於8.5三罷的問卷調查結果,發現校內有主管指責當日因交通問題未能準時返工的同事,一些部門主管則要求參與罷工同事補請年假或無薪假。如不請假者,便會通知人力資源處,一律當缺勤處理,即同事會被扣減該日薪金。

校方處理方式混亂 遲到員工被罵:人地返到點解你唔得?

是次問卷於8月7至10日以電郵形式寄出,詢問大學員工參與罷工的情況,共收到534份回應。當中,超過七成人支持罷工,有超過一半人(277人)參與,169人以請假形式參與,69人罷工。

編按︰港龍工會主席因為網上言論被炒,本身是否合法?同樣身為打工仔女的我們,又可以做甚麼支持因為政見而被剝奪工作機會的工人?當政治審查伸延至工作場所,打工仔女也應該發動工業行動,互相組織起來抵抗。一方面反抗企業對工人的報復行為,另一方面也跟同業聯絡,認清香港社會在政治和經濟層面對工人的壓迫。惟工新聞轉載了工黨副主席麥德正的文章,討論打工仔女發動政治性罷工抗議公司打壓。文章標題原為〈政治性炒魷啦,罷工即係冇得搞啦!〉。


港龍工會主席被炒,之前國泰3個機師先後被解僱及「被辭職」,唔係因為佢哋工作表現有問題,係因為佢哋反送中,呢啲係政治性炒魷,之後其他僱主有樣學樣,你灰唔灰?

灰?即係等死啦。你真係想?唔灰?咁唔係得把口,佢有政治性炒魷,我哋更要諗政治性罷工!

先講法例,呢次炒港龍工會主席,係違反《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員工因進行工會活動受資方打壓,可循兩方面進行追討:

8.5 罷工訪問合輯

對於政治性大罷工,我們仍然是摸著石頭過河,因此,當日的紀錄、檢討就顯得非常重要。8月5日是充滿象徵性的一天,參與行動的打工仔得到了什麼啟發,當中的經驗和思考又可以如何延續,以至引發下一次更具實際影響的總罷工?數十天的街頭運動令行動者累積了豐富的行動經驗,但是,當離開街頭回到日常,又可如何思考自己的位置與行動、如何以工人的身份理解當下局面、怎樣在工作場域持續抗爭?罷工裡,打工仔的所思所想,正正是填補這一塊的空白。《惟工新聞》當天走訪不同地區,訪問了數十位來自不同行業的打工仔,提出多角度的思考方向。

【惟工新聞】經歷811血腥打壓後,有醫護行業人員發起無限期罷工,大專學界更號召全港三罷,牽起了罷工必要性的討論。然而,再次發起罷工前,首要的任務是檢討上次的經驗。回顧8.5當天的大罷工,其中一個特點是打工仔個別前往集會地點。有些人跟情侶、朋友一起參加集會,但同業之間的聯絡和互相認識很少。

須知道,不同行業工人各自掌握了社會分工的環節,發起罷工對社會運作的影響各異。8.5罷工希望以運輸業罷工帶頭,阻礙城市其他經濟活動的想法便是由此而來。然而,不同行業的特徵和組織情況卻少有詳細討論。在這樣的情況下,打工仔每次行動中增強同行的連結,討論可以如何行動便非常重要。

例如,早前《惟工新聞》訪問的藝文界朋友便提到該行業未有建立工會。工人多是自由業者,藝文界又非社會生產核心,因此對當下罷工有疑慮。反而,自由業者工作較有彈性,可先發起多些集會和行動。當天,有IT從業員也發起在沙田聚集,《惟工新聞》於是跟他們討論了組織工會和罷工的可能性。

8月5日的全港大罷工,除了七區集會,藝文界也在當天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罷工集會,聚集香港的藝術文化工作者。據當天「一人放低一蚊」的「藝進制 」人數點算器所示,有1770人出席集會,目測參加者年齡分佈較一般集會分散,由20到70多歲不等。相比一般行業,藝文界別整體較開明,並傾向支持這次運動。行業中不少從業員是以freelance形式工作,對於他們來說,發起罷工會比較容易嗎?行業間的組織情況又是怎樣?

藝文界自由職工作者居多 靠炒散維生經濟壓力大

從事藝術行政的林小姐(化名)是位freelancer,因為工作形式較彈性,因此能夠參與集會,但嚴格而言不算是罷工。林小姐認反對修例關乎公義,亦支持年輕人希望守住香港的法治與自由。是次運動中,她最不滿的是政府態度高傲,林鄭死也不講「撤回」。她覺得運動中警方和示威者也有過火之處,若林鄭肯正式撤回修訂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分立場地作出調查和處分,可以挽回民心。

為了響應8.5大罷工,一群香港建築師及建築界從業員早前在網上轉貼發給公司的公開信,呼籲管理層支持及配合參與罷工行動的員工。對於建築界從業員,一般打工仔可能只會聯想到藍領的地盤工,或者是測量師出身的梁振英,但對行業的整體情況不甚了解。《惟工新聞》在罷工當日走訪現場時,便與一位任職外資建築公司的測量師黃先生交流,談到行業自佔領運動後的變化。

自己死慳死抵買樓 收成期管理層樓買樓搞劏房

請假參與罷工行動的黃先生(化名)是一間建築公司土木工程部的測量師。他聽聞有同事將網上的罷工公開信範本寄給公司,卻因為沒有得到回覆,所以自己也只是個別參與集會。黃先生知道行內有些公司出了內部指引,容許員工彈性安排,或者可以在家工作,但自己任職的公司便未有表示,同事之間流傳老闆保持中立。

8月5日迎來了六七暴動以來首次政治性罷工,全港不同行業的打工仔在七區集會,要求香港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抗爭者的不合作運動更令公共交通工具癱瘓,機場多個航空公司及航空管制塔亦有工人罷工,令社會運動的規模再升級。職工盟估計有35萬人參與罷工,佔整體僱員人口約十分一。《惟工新聞》在當天走訪了七個集會地點,訪問了34名工人,嘗試整理他們的所思所想。這篇文章會先概述當天的罷工情況。

請假參與罷工集會居多 不擔心被秋後算帳

這次《惟工新聞》接觸到的工人當中,多數介乎20-29歲(24人)。性別多為男性(24人),女性有10人。以行業劃分的話,受訪者最多是來自資訊科技界(7)、零售倉務(6),其次是公務員(4)、藝文(3)、運輸(2)、法律(2)和物業管理(2)。其他行業的工人有8人。可見,罷工集會參與者的行業相當分散,除了IT、航空業界和社福界有組織明確響應罷工並發起集會外,其餘行業的工人都以零星參與為主。

編按:近日網上有不少呼聲提出發起罷工,迫使政府接受民間五大訴求。罷工是打工仔女的強大武器,集體罷工能中斷生產,迫使資方或政府回應工人的訴求,但同時對工人來說亦是大風險的抗爭行動。現階段,坊間對如何罷工的討論不多,撇除不少人請假參與集會這種行動,發起罷工需要留意甚麼?如何能夠在初期有效保障自己?《惟工新聞》轉載長期參與工人運動的麥德正的短文,為讀者提供基本資訊。文章原題為︰〈 係咁叫港鐵罷工,想推車長去送頭咩?〉,文句經編輯修訂,不影響文章內容。


文︰麥德正

大家都唔想車長送頭,想全港罷工罷得成,係時候一齊認真諗下何謂「罷工」。林鄭修例搞到今日,政權仍然無正視市民訴求,大家都想加大力度,向政權施壓。「政治性罷工」對政權嘅壓力就係令社會運作及經濟運作受影響,逼政權接受民眾嘅政治訴求。

【惟工百科】今天是「709大搜捕」四週年。在2015年今日,全中國近300名維權律師、律師事務所工作人員及其家屬被帶走問話、拘留。當局對多人施以毆打、強制站立、剝奪睡眠、強制用藥、長時間上銬、疲勞審訊、單獨囚禁、電擊等酷刑,以圖逼供及強逼認罪。其中一家三口被抓的王宇律師被當局以兒子的安危威脅,被逼拍下「認罪」片段。片段之後在中央電視台播放。

及後,多名被捕律師及工作人員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數年監禁。最後一名出庭受審的受害人就是王全璋。自2015年7月9日被捕之後超過1000日,當局拒絕讓王與其家屬及代理律師見面,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關於拘留犯罪嫌疑人的規定。在王全璋被秘密開庭及判監後,其妻李文足在本年6月28日才獲准第一次見王全璋,會見時間僅得30分鐘。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以吊銷執照、注銷律師事務所、禁止實習等各種行政手段剝奪或限制律師執業權利,令多名人權律師無法受委託出庭辯護。

上月(6月),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恒天立信國際有限公司」,因旗下位於深圳的廠房蘊釀遷移,以強硬手段迫使員工簽字同意遷往中山,引起員工不滿,發起歷時近月的罷工行動,期間有員工在廠房屋頂危站抗議。

工廠搬遷 威迫員工隨廠遷移

涉事工廠為「立信染整機械(深圳)有限公司」,位於深圳市龍崗區。該公司原為1960年代成立的港資廠,1990年在港交所上市,其後於2011年并入中國國企恒天集團有限公司。本年初,由於該公司位於中山市的新廠房將屆完工,廠方要求員工簽訂協議書,答應與原有工廠解除勞動關係,並與新廠建立新的勞動關係,因解除勞動關係而需支付的法定經濟補償金則分三年發放。協議書同時列明,在分期發放經濟補償金的三年內,若員工從新工廠離職,餘下的補償金會停止發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