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

海麗清潔工遭偷拍事件簿

【惟工新聞】海麗工潮告一段落,然而,網上針對工潮的謠言仍然不絕。昨天早上,其中一位參與罷工的清潔工向區議員楊彧投訴,表示從孫兒口中得知自己的照片被人利用來造謠,感到氣憤及冤屈。清潔工所指的是一個有六萬人讚好的專頁「生於亂世」,該貼文得到61次轉載。惟工新聞訪問了該位清潔工,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生於亂世」貼文截圖)

1月7日下午  不明人士偷拍
 

【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工罷工十天後爭取到部份訴求,迫使舊公司民順願意賠償遣散費每人每年1,200元,相當接近工人的訴求。令人鼓舞的罷工成果,容易令人忘記前九天工友面對壓力,例如公司態度強硬傲慢,政府部門逃避責任。因此支援工友的人同樣重要,除了工會和媒體,還有海麗邨居民。罷工期間我們曾短訪了幾位海麗邨住客,大多支持工友罷工。

郭生2005年入住海晴樓,為互助委員會主席,現時工作主要交由秘書處理,但之前處理屋苑清潔事務而發現民順和工商兩間公司關係奇怪,「開會個陣見過兩間公司的負責人,基本同一個人嚟,其實擺到明係圍標。其實我本來都唔想出名,但今次佢地對清潔工真係太過份,連遣散費都冇,今次都係為公義行出來。」

編按: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十日。在二十多名罷工工友、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當區區議員楊彧之外,還有來自社會各處的朋友支持。惟工新聞收到一位支援者的來稿,講述十日以來的體會,以及透過支援罷工來實踐出來的社運理念。


這兩星期以來腎上腺素好像源源不絕地釋出。一方面是骨子裡的好戰基因作怪,相信直接行動的我與政治運動無緣,而勞工的範疇,已經好久沒有一次可以這樣發力的機會了。另一方面,亦是更重要的一點,工友們成長的驚人速度,實在令人目不暇給,如果我不寫出來,恐怕會被奮進的腎上腺素淹死,今晚不得安眠。

今天勇敢站出來的工友,他們不簡單,但也是有諸多束縛的平常人。 

十一月中,杜邀請我訪問海麗工友,那時杜說工友已有意向,如果房署、外判商在限期內不給滿意答覆,便很可能罷工。如此有鬥志的工人實屬難得,動力到底從何而來?心裡暫且保留這個問號。

【惟工新聞】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進入第八日!儘管外判商民順態度粗暴,更得到房屋署包庇,罷工工人的士氣仍然高漲,請各位繼續關注事件。

惟工新聞翻查房屋署文件發現,涉事外判商民順、工商在全港各處均獲得外判合約,總值超過一億。種種跡象顯示,民順及與其關係密切的香港工商在其他屋邨清潔服務當中同樣剝削、令工人失去遣散費、月薪同樣僅增加十一、二元。而為應付罷工而從東頭邨和鴨脷洲邨調派過來的工人壓力超負荷。看來海麗邨的情況僅是冰山一角。

騙徒手法一成不變 愛民、石圍角邨工人同受害

昨天(1月2日),多名支持海麗清潔工的學生走訪何文田愛民邨及荃灣石圍角邨。他們發現,兩邨的情況與海麗邨幾乎一模一樣:上一手的清潔服務承包商同樣民順,同樣在2017年11月轉到香港工商,多名工作超過兩年的清潔工同樣失去遣散費。石圍角邨的清潔工更是在與新公司香港工商簽訂新合約後,才被民順告知「可到其他地方工作,否則要簽自願離職」。

編按:海麗邨清潔工罷工,至今持續第六日,再次引起社會對外判制的關注,然而最大老闆房屋署始終拒絕面對工人,協助其爭取應有權益。參與組織工人的職工盟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黃傑業撰文,細數政府如何靠外判制度剝削工人來省錢,指出政府對剝削之事不可能不知情。


政府哪會不知情,年慳1億全靠外判商

文:黃傑業(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總幹事)

兩三年一度的遣散費,對工人而言,是殘缺勞工法例底下的僅有保障之一,問題是,連僅有的保障,也設立了重重關卡讓僱主走法律漏洞。例如:做滿2年才有遣散費、做滿3個月才有勞工假、轉新公司就重計年假7日、病假清零。

【惟工新聞】海麗邨清潔外判公司拖欠遣散費事件仍未解決。今天(12月28日),清潔工罷工進入第二日。舊公司民順仍未接觸工友,房屋署及勞工處亦沒有採取行動。

早上,二十多名清潔工聯同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及民協區議員來到政府總部抗議,向三個涉事政府部門遞交請願信,包括勞工及福利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同運輸及房屋局。雖然政府今日重開公民廣場,但團體被拒絕進入廣場,清潔工只能隔著圍欄抗議。下午,清潔工回到海麗邨向居民派發傳單,講解罷工緣由。

激發工人罷工的,除了舊公司誘騙簽下自願離職書、導致損失過百萬遣散費,還有工人因轉合約失去年資,以及微乎其微,與工作量不相稱的加薪。昨日,有居民得知罷工一事後擔憂影響邨內清潔,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影響正正說明了清潔工勞動的重要性。惟工記者訪問了不同崗位的工人,看看整潔的背後由怎樣的勞動支撐。

【惟工新聞】冬至清潔工墜垃圾槽身亡,這份危機重重的工作卻總是得不到合理報酬。今天(12月27日),海麗邨約30名清潔工人發起罷工,向剛離場的外判公司追討百萬遣散費,居民代表、區議員均到場支持。

外判商誤導工人自願離職 居民代表撐罷工

涉事的舊外判公司為民順清潔有限公司,由2008年開始接手海麗邨清潔承包服務,合約於本年10月底結束。臨離場前,民順派職員到海麗邨要求工人簽自願離職書,誤導他們只能辭職、或調到其他地區工作,刻意隱瞞遣散的選項。由於多數清潔工本身是海麗邨居民,他們都希望留在邨中工作,只好簽署自願離職書。到11月初,工人發現拿不到遣散費,遂向區議員楊彧求助。

清潔工會幹事杜振豪指,三至四成工人年資超過九年,由公司接手前已經在海麗邨工作,經計算,工人應得的遣散費合共超過一百萬元。除了向舊公司追討遣散費,工會亦要求新公司承認員工的年資,保留多年以來累積的有薪病假日數,與及合理地增加工資。

iPhone製造商搬廠不賠償 引發工人罷工

伯恩光學是iPhone玻璃屏幕主要製造商,其生產基地位於深圳及惠州。有消息指深圳龍崗區其中兩間分廠將搬遷到惠州,而公司並未安排賠償,內地工運人士指有一千名工人罷工抗議。

「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給了伯恩」 工人要求依法賠償 

一個月多前,廠方透露出搬廠的苗頭。11日4日,伯恩光學向員工發出公告,指惠州白石工業園急需大量熟手員工加入,公司決定從深圳分廠調動員工到該處工作,呼籲工人自願報名。

搬廠消息在工人間流傳,有工人指廠方在12月初開始大規模搬遷機器。12月7日,工人發起罷工,集體上訪到深圳市龍崗區橫崗街道辦,要求政府部門介入事件。由網上片段所見,過百名伯恩工廠工人在街上聚集。當日,工人向總裁楊建文發出公開信,要求廠方依法作出賠償,以下為公開信全文。

致伯恩光學廠楊建文一封公開信

編按:廉航Ryanair機師取得小勝!Ryanair因為恐懼全歐洲機師在聖誕期間罷工,歷史性承認各國機師工會代表會員與公司談判的地位。這是一個危險的時刻。一方面這可能只是避免罷工發生的緩兵之計,另一方面工會取得談判權會對公司造成更大壓力,甚至令空中服務員等其他工種的工會也被承認。惟工新聞翻譯《衛報》這篇報導,講述工會、資方及投資者對這次轉變的的不同態度。


上週五(12月15日),歐洲廉航Ryanair 32年來首次承認機師工會,試圖阻止工會在聖誕節發動罷工。

公司總裁奧利里(Michael O’Leary)拒絕承認工會的政策是Ryanair營運模式的核心,令這個愛爾蘭地區航空公司變成全歐洲載客量最高的航空公司。

2016年底, Volkswagen(大眾汽車)與中國一汽集團合資的長春一汽大眾工廠爆發抗爭。超過500多名派遣工人抗議跟正式工同工不同酬,要求轉正,並補償多年的工資損失。今年5月,一眾工人在長春舉行國際馬拉松其間發起遊行示威,導致三名維權工人符天博、王帥和艾振宇被拘留。現時符仍被關押,面臨起訴。面對身陷牢獄的兄弟,工人沒有放棄,他們定期把維權消息和工廠情況發放在微博上,讓我們窺見銷向全球的大眾汽車在中國的生產過程。惟工新聞從網上搜集資訊,並聯絡了以前曾到長春一汽大眾考察的研究員,向讀者簡介這批工人的工作。


2017年2月23日,約500名一汽大眾派遣工領取勞動爭議仲裁《受理通知書》無果,聚集在大樓前抗議。(網絡圖片)

我雖職務卑微,但我敢對所有不公正說no!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