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

編按:各位讀者可能不知道,政府繞過立法會強推造價1400億的第三條跑道工程,當中花了數百億購買從珠江口開採的海沙,用於填海。挖掘價值數百億的海沙,可以想像對於海床會造成何種影響。小小一個香港已是如此,全球大大小小的建築工程加起來,究竟用了多少沙?造成什麼影響?惟工新聞翻譯這篇文章,說明挖沙這種隱形的環境浩劫到了什麼程度。
 

這是費偉東(Fey Wei Dong,音譯)的好時光。這名中年商人在上海附近經營生意。他說他每年能夠賺取18萬鎊(約173萬港元)。而他出售的商品,是沙。

【惟工新聞】棕櫚油是印尼商家一大生意,為開拓土地,商家不惜非法搶地,更聯同警方欺壓農民。
 
上個月(7月),印尼農民針對棕櫚油公司非法搶地,舉行和平抗爭活動,遭警方阻撓及暴打。警方更秋後算賬,在農村附近紮營駐守恐嚇居民,並拘捕多名村民,更突擊搜查及破壞村民居所。目前仍有四位村民尚未獲釋,當地農民組織要求警方釋放被捕者及停止威嚇參與抗爭的村民,並落實執行法庭裁決關閉棕櫚園。
 
財閥無視法院裁決 非法佔地打壓村民
 

印尼蘇門答臘和婆羅洲由本年9月開始發生山火,大火持續至今,印尼官員表示可能要等到11月降雨,才有機會解決問題。印尼民間團體「人民鬥爭陣線」(Front Perjuangan Rakyat, FPR)呼籲各界關注事件,大火釋出的煙霧影響兩島居民生活,學校和政府部門也要關閉。印尼移民工團體發起一人一照行動,在港印傭紛紛在社交網絡上傳照片,要求總統佐科威疏散市民、為煙霧受害者提供協助與及停止焚燒森林(見下圖)。

疑跨國企業開發土地肇禍 政府不追究反放寬投資

照顧病父拒來港 印傭被判監六個月

【惟工新聞】印傭在港受到不公平對待,原來印尼政府也同樣不當她們是人。37歲的印尼女子Yunny,本打算來港工作,卻因留在印尼照顧病重父親,被中介公司冤枉而遭受牢獄之災。在港印尼團體JBMI(Jaringan Buruh Migran Indonesia,印尼移工網絡)今天到印尼領事館示威,要求釋放Yunny。

中介逼工作不果 要求賠款兼告詐騙

在培訓學校裡的第25天,Yunny忽然收到通知,她身患絕症的父親在家跌倒,她想請假離開培訓學校,照顧病重父親。幾經艱辛,Yunny終獲學校批准回家。Yunny父親身體越來越差,中介公司卻要求她到香港工作。Yunny表示父親病情嚴重,希望在印尼多留幾天,但中介公司稱工作簽證已辦妥,要求她立即離開印尼。

Yunny質疑,她並沒有簽署任何工作合約,亦不知道僱主是什麼人,中介不可以強制安排工作,加上父親病重,故拒絕到港工作。到了4月初,警察到Yunny家給了她一封信,內容是培訓學校要求她賠償1,925萬盧比(約12,500港元),據估算,這筆錢足夠一個普通的印尼家庭購買一年半的食物。由於中介的要求不合理而且金額巨大,Yunny無法即時支付。二十天後,她的父親病逝。今年6月初,警察到Yunny家將她拘捕,理由是培訓學校控告她「詐騙」。

編按:最近讓全球band友為之聳動的國際新聞,大概少不了本月初印尼大選選出了史上首位重金屬愛好者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除此以外,佐科威上台又為寡頭壟斷、官僚貪腐的印尼政局帶來了怎樣的改變與不變?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走訪印尼社運界與政界人物,為大家解讀箇中關鍵。
 


【左言起行】2014年印尼總統大選訪談錄
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上)

印尼於2014年7月9日舉行了該國的第三屆總統直選。印尼選舉委員會於2014年7月22日宣布佐科威(Joko Widodo,又稱Jokowi)以得票70,997,833張(得票率53.15%),擊敗其對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當選為第七任印尼總統。

深受平民歡迎、沒有過去建制統治精英包袱的佐科威,擊敗代表蘇哈圖「新秩序」勢力的普拉博沃,被不少人認為是延續印尼未完成之民主改革運動的希望。

筆者跟幾位印尼社運朋友做了訪談,這裡就先貼出其中三人的看法。

問:朱進佳

【惟工新聞】震驚香港的虐傭案現正開審,被虐苦主Erwiana來港作證竟疑遭印尼領事館隔離!Erwiana今日乘坐飛機抵達香港,應香港警察邀請進行身體檢查,作為控訴告前僱主羅雲東虐打的證據。印尼政府事前知悉行程,堅持要Erwiana入住受全天候監視的領事館範圍內,拒絕讓她與律師和工會代表同行,似有隔離軟禁之嫌。

廿四小時監視 軟禁有先例

Erwiana與父親今日乘搭嘉魯達印尼航空GA860班機,於下午四時許抵達香港,消息人士稱懷疑現時已被扣押在印尼領事館。他們與法律援助律帥雷舒哈(Samsudin Nurseha)、發現案件的前印傭拉安蒂(Rianti),以及印尼移工聯網的代表卡思溫(Karsiwen)一行五人來港,原本已聯絡香港的移工服務團安排食宿,並與其他關注團體交流。

不過印尼政拒絕這項安排,堅持Erwiana與父親必須入住位於銅鑼灣禮頓街的領事館,與律師及支援人員隔離。關注團體指出,印尼領事館設廿四小時監視,而且嚴限當事人自由出入,去年揭發遭僱主殘酷虐待的另一位印傭郝迪卡(Kartika Puspitasari)亦曾被安排在案件審訊期間入住領事館,但每天只得一小時自由時間,難以與外界取得聯繫,形同軟禁。

疑警方與領事館合謀 以終止作供相脅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