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

編按:委內瑞拉在主流媒體的報道中,總是以一個威權統治、經濟崩潰和社會混亂的形象出現,國內反對者和美國的介入,則被描述成民主的化身。然而,特朗普跟民主好像有甚麼地方不搭。英語媒體不會告訴你的是,委內瑞拉這個全球最大石油儲存國為何會不能擺脫經濟危機,甚至連反對派領袖的背景也從未提及。讀者如想了解委內瑞拉的現況,可參考朱進佳這篇文章。該文清楚地闡述了委內瑞拉這次政變跟帝國主義的關係。


美國帝國主義勢力及其全球各地的犬牙們,正積極支持委內瑞拉右翼反對派的政變努力。帝國主義勢力企圖推翻尼古拉斯.馬杜羅領導之委內瑞拉政府及摧毀玻利瓦爾革命的計劃,正在升級並進入新的階段。美國帝國主義甚至可能會不惜一切在這個全球最大石油儲存國複製另一個“敘利亞”。

 

得到美國支撐的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胡安.瓜伊多,於2019年1月23日在右翼反對派舉行的集會上“宣誓”成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馬上就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總統。

編按:不論畫上句號與否,六四廿七週年將至。若說八九民運一大成因是官僚利用價格管制私自包攬物資向黑市倒賣圖利,讓臭名遠播的「官倒」與瘋狂通脹齊飛,今時今日的委內瑞拉資本家亦在重演相似戲碼。與出售公屋商場強推領匯上市的香港政府相反,1998年上台的查維斯政權逐步落實產業公有化,改善人民生活,令商界及跨國財團恨之入骨。但隨著近年油價暴瀉,作為產油國的委內瑞拉不再有足夠收入支撐改革,繼任的馬杜羅政府欲振乏力,商界乘機大反撲。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分析時局,揭示資本家左手藉黑市倒賣發財,右手藉黑市囤積居奇抬高物價以製造民怨打擊政府方便奪權。
 

委內瑞拉的玻利瓦爾省革命進程正處於最凶險最嚴峻的時刻。過去數星期,委內瑞拉的經濟困境日益惡化,而總統馬杜羅領導的政府,也正不斷面對來自國內外右翼勢力的兇猛攻擊。

羅馬帝國皇帝尼祿於公元64年派人縱火焚毀羅馬城的大面積地方,指控那是基督徒所做的,並以此為由逼害基督徒;美國報業大王威廉‧赫斯特於1898年利用緬因號戰艦爆炸沉沒事件炒作那是西班牙一手策劃的攻擊,為美國爭奪西班牙在加勒比海殖民地而發動的美西戰爭鋪路;德國納粹黨領袖希特勒製造「國會縱火案」,嫁禍共產黨人,並為納粹一黨專政掃清障礙;美國於1964年虛構並誇大北部灣事件,趁機對北越展開大規模戰略轟炸……控資訊傳播的統治階級,往往都會通過製造暴力事端並指控那些威脅其權力的人,以此去打擊政敵並實現其鞏固權力的野心。如此的事情,在歷史上不斷重演。

控制傳媒  打造和平虛像

委內瑞拉自玻利瓦爾革命開展以來,舊有統治階級中的寡頭集團,在過去15年來總是樂此不疲地使用這種手段去力圖挫敗威脅其利益的革命進程。其中最「經典」的例子,就是2002年4月11日的政變,當時右翼政治勢力得到美國的支持,利用狙擊手向支持與反對查韋斯政府的示威者開槍事件,作為發動政變推翻當時查韋斯總統的借口。寡頭集團所控制的私營媒體不斷利用扭曲的報導和畫面,抹黑玻利瓦爾革命政府並製造政治緊張氣氛,旨在製造動亂干擾玻利瓦爾革命的努力,並恢復國內寡頭集團與跨國資本攜手剝削普羅人民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