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進佳

愛爾蘭人民反對政府收取水費的抗議浪潮正洶湧澎湃。2014年12月10日,逾10萬人走上街頭,癱瘓首都都柏林的市中心。這場由捍衛水權運動(Right2Water)所號召的抗議行動,是短短兩個月內愛爾蘭人民反對政府徵收水費的第三次大規模示威。

選票換走政府 肥上瘦下依然

在這之前,2014年10月11日,逾10萬人走上都柏林街頭游行抗議,而2014年11月1日在愛爾蘭各大小城鎮有逾20萬人上街抗議。最新這波的捍衛水權抗爭,挑戰著愛爾蘭政府所推行的緊縮政策,並讓恩達‧肯尼(Enda Kenny)領導的聯合政府陷入深重政治危機。

右翼政黨愛爾蘭統一黨(Fine Gael)於2011年2月25日全國大選中贏得下議院166個議席中的76席,取代當時遭遇慘敗的愛爾蘭共和黨(Fianna Fail)成為議會第一大黨,跟愛爾蘭共黨成立了「左右一家親」聯合政府。愛爾蘭統一黨之所以會在2011年大選中勝出,主要是拜當時選民極度不滿愛爾蘭共和黨為首聯合政府所行的緊縮政策所賜。但是,愛爾蘭統一黨為首的聯合政府上台後,繼續通過緊縮政策去打救危機纏身的資本主義經濟,以拯救國際金融。收取水費正式愛爾蘭政府拯救金融化資本主義經濟的其中一項緊縮措施。

編按:上月29日梁振英出席扶貧委員會會議,宣稱去年香港貧窮人口(加入政府補助政策介入後才計算的話)首次跌破100萬,當作扶貧政績以此邀功。特首的同類在馬來西亞也找得到,大馬健筆朱進佳對照聯合國資料,供稿惟工新聞,揭示該國政府扶貧政績之虛妄,點出只看收入卻不看物價、樓價、人民積蓄與負債的篤數方法殊不可靠——而這正是梁振英政府的做法。高樓價與樓奴現象已逐步蔓延至馬來西亞,另一邊廂馬來西亞富豪卻又竟是新加坡房屋最大的外資買家炒起樓市,既證貧富懸殊,復證資本跨越國界輸出禍患。若不先問師爺教路,有幾多高官知道街市一斤豬肉賣幾錢?
 


馬來西亞政府除貧「聖戰」驚人成果
貧富懸殊惡化!

編按:香港人佔領街頭爭取普選之際,印尼卻正面臨民主倒退。上星期日在金鐘與旺角之外,中環也有家務勞工上街抗議印尼取消地方政府直選,此番倒行逆施,是建制派對廣受歡迎的新總統佐科威的一大反撲。佐科威於昨日宣誓就任總統,等待他和印尼人民的未來會是甚麼?他是實現改革的先鋒,抑或民粹主義的幻覺?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走訪印尼社運界與政界人物,為大家解讀箇中關鍵。

 


續前文

【左言起行】2014年印尼總統大選訪談錄
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下)

2014年10月20日,佐科威(Joko Widodo)正式宣誓就任印度尼西亞的第7任總統。佐科威於2014年7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中,險勝聲勢同樣逼人的對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成為第一位不是出身軍方或傳統政治精英圈子的總統。

蘇格蘭於2014年9月18日舉行一場歷史性的公投,讓蘇格蘭選民決定是否脫離英國獨立。儘管公投結果是反對獨立的一方勝出,但是這場公投所激起的政治參與和討論是前所未有的,而支持獨立的激進政治更對倫敦西敏寺建制帶來了極大衝擊。公投後的蘇格蘭,儘管仍然留在聯合王國內,但是很多事情已經無法回復原狀,這已是個不一樣的蘇格蘭。

八成半投票率創歷史紀錄 16歲可參與

蘇格蘭人民積極參與在這場決定蘇格蘭命運的公投,共有3,623,344人出來投票,投票率高達84.59%,創下歷史紀錄,這不僅是蘇格蘭歷來最高投票率,也是英國選舉史上最高投票率。英國全國大選的最高投票率是1950年的83.9%,過去60年來的15場大選投票率不曾高過80%,而進入21世紀更不曾超出70%。至於蘇格蘭在全國大選的投票率,最高也是1951年的81.2%;自1999年開始舉行的蘇格蘭國會選舉,最高投票率是1999年的59%,最後一次2011年蘇格蘭國會選舉的投票率只有50.4%。高投票率反映著蘇格蘭人民對蘇格蘭前途的關注以及積極參與政治辯論的結果。

編按:最近讓全球band友為之聳動的國際新聞,大概少不了本月初印尼大選選出了史上首位重金屬愛好者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除此以外,佐科威上台又為寡頭壟斷、官僚貪腐的印尼政局帶來了怎樣的改變與不變?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走訪印尼社運界與政界人物,為大家解讀箇中關鍵。
 


【左言起行】2014年印尼總統大選訪談錄
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上)

印尼於2014年7月9日舉行了該國的第三屆總統直選。印尼選舉委員會於2014年7月22日宣布佐科威(Joko Widodo,又稱Jokowi)以得票70,997,833張(得票率53.15%),擊敗其對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當選為第七任印尼總統。

深受平民歡迎、沒有過去建制統治精英包袱的佐科威,擊敗代表蘇哈圖「新秩序」勢力的普拉博沃,被不少人認為是延續印尼未完成之民主改革運動的希望。

筆者跟幾位印尼社運朋友做了訪談,這裡就先貼出其中三人的看法。

問:朱進佳

一名來自加沙的巴勒斯坦友人,曾經這麼告訴筆者:「當我離開加沙地帶時,感覺就好像逃出了一座大監獄。」

加沙地帶是位於西奈半島東北部的一條狹長地帶,沿著地中海長度約41公里,寬度為6至12公里,其面積只有360平方公里,約相等於半個威省(編按:或三分之一個香港)。這個目前居住約180萬人口的地區,由於以色列的封鎖,加上跟埃及接壤的拉法口岸也受到埃及軍方的嚴厲控制,的確可算是全球最大的監獄。這座大監獄除了「囚禁」生活條件極為糟糕的平民,還要不斷遭到以色列炮火殘酷蹂躪。

奪走上百條人命為三人復仇?

2014年7月8日,以色列軍方再度向加沙地帶狂轟濫炸,到目前(2014年7月12日)已經造成逾120人喪命,另外近千人受傷。這是自2012年12月的「雲柱行動」以來,以色列向加沙發動的最大規模軍事攻擊。以色列政府在聖潔的穆斯林齋戒月期間向加沙發動殘酷攻勢,其藉口(又)是為了自衛,反擊哈馬斯的火箭攻勢,以及報復三名以色列少年被殺。

紅色為ISIS控制的地區,黃色為ISIS活動或意圖控制的地區,白色為敘利亞及伊拉克的其他地區。

遜尼派極端主義聖戰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the Levant,或稱「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縮寫ISIL或ISIS),於2014年6月5日向伊拉克北部撒拉丁省的薩邁拉(Sāmarrā)發動武裝攻勢。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武裝於2014年6月10日攻佔尼尼微省全境,並控制了該省首府——伊拉克境內第二大城市摩蘇爾(Mosul)。「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武裝還對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步步逼近,讓飽受戰火蹂躪的伊拉克陷入新一輪內戰衝突。伊拉克這場內戰還有可能升級成波及伊拉克以外中東地區的嚴重教派衝突。

伊拉克北部的內戰,赤裸裸地暴露了境內民族與教派矛盾的嚴重程度,這是美國軍事佔領伊拉克近8年多(2003-2011年)所遺留下的後遺症,更在近年美國煽風點火的敘利亞內戰中進一步惡化。

伊拉克當前的戰火蔓延,並不是因為美軍於2011年撤出所造成,其禍源是美軍於2003年發動侵略戰並軍事佔領伊拉克長達8年多所遺留下來的結構性問題。

2014年印度全國大選
國大黨歷史性慘敗,印度教沙文主義右翼勢力狂勝

奉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混合印度教沙文主義政治路線的印度人民黨(BJP,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野十年後,於2014年印度全國大選中橫掃國會下議院超過半數議席,擊敗飽受貪腐醜聞纏身的印度國民大會黨(INC,Indian National Congress)再次上台執政,成為未來五年為印度大資本勢力開路的強勢先鋒。

印度於2014年4月7日至5月12日分9個階段舉行全國大選,以選出第16屆印度人民院(Lok Sabha)的543名議員。擁有12.5億人口的印度,共有8.145億人有資格在這次大選中投票,比2009年大選增加了1億新選民,堪稱是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選舉。這次大選投票率為66.38%,也就是說有5.4億人出來投票。

2008年4月6日,埃及重要工業城市大邁哈萊(El-Mahalla El-Kubra)紡織廠工人展開罷工,抗議低工資及糧食價格上漲。當時穆巴拉克領導的政府以高壓手段制止並對付罷工工人。為了支援大邁哈萊罷工行動而成立的社運組織「四月六日青年運動」,是積極號召埃及民眾於2011年1月25日上街抗議的團體。爆發於2011年1月25日的埃及革命,在18天內推翻穆巴拉克政權,工人運動在這場革命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埃及於2011年革命後三年來經歷了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掌權、穆爾西大選勝出執政、軍方通過政變再次掌控大權,及群眾示威此起彼伏與當權者殘酷鎮壓等持續不斷的動蕩。埃及工人階級與底層人民爭取真正民主與社會正義的抗爭不曾停歇,無論是穆巴拉克、穆爾西,還是軍方,掌控政治經濟實權的統治集團不斷以種種手段壓制革命力量發展,社會矛盾卻也不曾減緩過……

埃及中北部明亞省(Minya)的一個法庭,僅用了短短兩天時間的審訊,在沒有聽取被告的辯護詞下,於2014年3月24日宣判529名前總統莫爾西支持者死刑,罪名是謀殺一名警員。

529 名被告被指控於2013年8月軍方鎮壓穆斯林兄弟會期間,攻擊一間警察局導致一名警員被殺害。埃及軍方於2013年8月對穆斯林兄弟會及莫爾西支持者的鎮壓,造成超過600人喪命,但是沒有一名軍警在鎮壓示威民眾時犯下殺人暴行而被懲罰。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名警員因用毒氣致死37名被拘留者而被判監10 年,現在卻有529人要為一名警員的死而賠命。

死了一人也是性命,殺人者必須得到法律制裁,但是處死殺人者並不表示正義就此得到伸張,更何況判處死刑的審訊是在不公平的情況下進行。殺害529條人命去補償一條人命,這樣的判決不是曠世奇聞,就是社會悲劇。

儘管被判處死刑人士仍然可以提出上訴及有可能改判刑罰,但是明亞省法庭的倉促審訊與判刑,突顯出埃及司法制度完全淪為當權者打壓政治異己的工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