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進佳

【左言起行】巴黎恐襲:誰來買單?

2015年11月13日黑色星期五的巴黎,遭遇到一年內第二次舉世矚目的恐怖襲擊,而這次比2015年1月17日發生在《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總部造成12人死亡的襲擊來得更加嚴重,發生在巴黎市內多處的襲擊已造成129人喪命,另有352人受傷。

生命無價  無辜平民先被犧牲

目前主要活躍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的極端主義武裝勢力「伊斯蘭國」(ISIS)聲稱對此恐襲屠殺事件負責。該組織把法國列為攻擊的主要目標,並恫言會發動更多攻擊。法國自2014年9月開始就加入美國為首的攻擊ISIS之軍事行動,對伊拉克境內的ISIS目標進行空襲,而2015年10月首次攻擊在敘利亞境內的目標,是ISIS對法國進行恐襲的「契機」。ISIS目前在敘利亞的戰情「告急」,除了多個國家的空襲,包括最近俄羅斯也加入圍剿ISIS戰圍,還有就是在敘利亞北部羅賈瓦地區面對著庫爾德左翼武裝「人民保衛軍」、「女子保衛軍」的頑強抵抗而日益失去原本控制的領土。(關於羅賈瓦的反抗武裝,可參見筆者寫的〈羅賈瓦:戰火中的革命〉。)

【左言起行】羅賈瓦:戰火中的革命

編按:中東人民皆父權?全錯。中東人民皆宗教狂熱?全錯。中東人民不能自己建立民主?大錯特錯。當香港人剛嘗試「傘落社區」,遠在敘利亞北部的羅賈瓦已在當地多個社區建立公社;當香港人爭取多年仍未有普選,會爭取的又鮮有理會性別平等,羅賈瓦卻已經實現普選,而且規定議會內沒有任何性別可擁有超過60%代表權。以庫爾德人為主的羅賈瓦地區,一面組織女兵部隊有效壓制ISIS(「伊斯蘭國」)在北約成員國土耳其暗中包庇下擴張,一面接納難民並提供生活保障,融和多個民族,不以建立庫爾德民族國家為鬥爭目標。危難之中如何培養出正義和堅忍?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深入剖析庫爾德人掙扎求存的歷史,揭示烽火大地上體現的真正勇武與包容。

 


敘利亞經歷了數年的戰火蹂躪,已經變成了人間煉獄。戰亂、殺戮、教派惡鬥、恐怖主義籠罩了這塊古老文明的發源地。在這片前途茫茫近乎絕望的土地上,卻點燃了似乎在指引著中東人民一條解放出路的幽洞微燭——羅賈瓦。

羅賈瓦在哪裡?

位於土耳其國境以南、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族為主的「解放區」——羅賈瓦 (Rojava),正經歷著一場獨特的草根參與式民主革命實驗。

【左言起行】英國工黨的重生?

編按:1984年,英國煤礦工人大罷工,時任首相的保守黨人戴卓爾力主打擊工潮,斥工人為「國家內敵(The enemy within)」。事隔31年,又是保守黨出身的首相卡梅倫近日辱罵新出爐工黨黨魁科爾賓威脅「國家安全」,修辭彷如時光倒流。到底科爾賓當選工黨黨魁意義何在?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拆解時局,為大家剖析這個新轉變帶來的政治可能性。
 


英國工黨黨魁選舉結果2015年9月12日揭曉,當初提名時被認為無望勝出的北伊斯靈頓區(Islington North)國會議員傑瑞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不僅在黨選期間聲勢持續上漲,最終更憑59.5%得票率,以壓倒性優勢擊敗另外三名候選人,當選為工黨新一任黨魁。

科爾賓得票251,417張,遠遠拋離其餘的對手。其中被認為是貝理雅主義中堅分子的黨魁候選人麗茲‧肯德爾(Liz Kendall)只獲得區區4.5%的票數,排名第四。儘管黨選期間,工黨右翼不斷想盡方法去破壞科爾賓的競選,包括前首相貝理雅高調批評科爾賓、大批新黨員被取消投票資格,甚至有國會議員威脅會發動黨內「政變」,但仍然無法阻撓科爾賓勝出。

這是自1932-35年喬治‧蘭斯伯里(George Lansbury)以來,工黨選出了最左翼的黨魁。

編按:香港去年雨傘運動未竟全功,今年輪到馬來西亞人民穿起黃衣,佔領街頭爭民主!「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Bersih)昨日(8月29日)起第四度上街集會,挑戰首相納吉所代表的國陣政權。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撰文簡介淨選盟1.0至3.0的歷史,並展示當地二十多款抗爭海報,讓各位讀者感受民間此時此刻的熱情。
 


納吉領導的國陣政權正陷入嚴重的危機。納吉因層出不窮的貪腐醜聞而已經名譽掃地,現在看來只能靠國家暴力機器去保住其政權。

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淨選盟)號召於2015年8月29至30日在首都吉隆坡、砂拉越州古晉和沙巴州亞庇舉行大集會,提出了五大訴求:

  1. 乾淨選舉
  2. 廉潔政府
  3. 拯救經濟
  4. 抗議的權利
  5. 鞏固議會民主

2007年11月10日,淨選盟第一次大集會,推波助瀾促成後來2008年大選308政治海嘯。

2011年7月9日,儘管遭到警方以高壓手段阻撓,5萬民眾無懼鎮壓上街參加淨選盟的第二次大集會,逼使納吉政府後來宣布一系列的門面功夫「改革」,包括廢除惡名昭彰的《內安法令》。

2012年4月28日,逾10萬人參與淨選盟第三次大集會,有助為後來2013年505大選國陣政權帶來激烈衝擊。

【左言起行】這是一場歐元政變

希臘正經歷一場政變,一場沒有坦克的政變、用銀行推翻民主的政變……希臘的民主與社會正義,正被歐元霸權蹂躪。一個文明古國再度淪為外來勢力的殖民地,一個國際金融資本接管一切的債務殖民地。
 
公投說了不 總理向三頭馬車屈膝
 
2015年7月5日,希臘人民通過全民公投以61.3%的壓倒性票數,強烈向三頭馬車(歐洲委員會、歐洲中央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緊縮政策掛帥的「紓困」方案說「不」(OXI)。但是不到一個星期,希臘執政黨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為了避免希臘被趕出歐元區而提出更加苛刻的緊縮措施,以換取自2010年債務危機以來的第三次紓困貸款。
 

編按:繼大量北非難民在航向歐洲途中死在海上,東南亞目前出現更大規模的人道危機。生活在緬甸和孟加拉邊境接壤地區的羅興亞人(Rohingya),不被兩國政府承認國民身份。為了逃離當地政府逼害,數千人投奔怒海到他國尋求庇護。然而馬來西亞、泰國和印尼政府已經拒絕接收這批難民。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狠批政府不負責任,並一一駁斥拒絕接收難民的理由。

 

 

英國於2015年5月7日舉行全國大選,選舉該國第56屆國會下議院全部650個議席。開票成績跟選前民調預計完全相反,選舉結果並沒有產生幾乎所有選前民調及政治分析家所預測那樣的「懸浮國會」。大衛‧卡梅倫(David Cameron)領導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拿下331席,以超過半數議席可以單獨繼續執政,毋須跟其他小黨組成聯合政府。這意味著英國人民在未來五年,將面對一個更頑固地削減福利緊縮以維護大財團利益的政府。

保守黨奪過半議席 獨攬大權

英國國會下議院的選舉仍然沿用得票最多者當選的小選區制,一個選區無論多少個候選人參選,只要票數最多,不管有沒有超過半數就在該選區勝出。這次英國大選的投票率是66%,比2010年微升約1%,是1997年以來投票率最高的一次。

保守黨上屆大選僅贏得306席,無法取得議會多數而必須跟自民黨組成聯合政府,到了這屆選舉卻贏得331席,超過單獨組閣所需的最低326席,毋須看其他政黨臉色,自行執政。比起上屆大選的306席,雖然保守黨議席增加了25席,其得票率卻為36.9%,僅較上屆的36.1%增加0.8%。這次保守黨的總得票是11,334,920張,較上屆增加了63萬張票。

編按:亞投行計劃成立的消息早前備受國際關注,輿論卻遺忘了上月正是萬隆會議六十週年,甚至連知道萬隆會議是甚麼的人也所剩不多。曾幾何時,第三世界國家以「不結盟運動」力拒美蘇雙方,嘗試尋求自主自決,萬隆會議在其中功不可沒。相比如今鼓吹「一路一帶」的亞投行,當年萬隆會議的願景到底與此有多巨大的分別,「萬隆十原則」有幾多真的落實,不結盟運動最後又何以功敗垂成?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回顧這個上世紀左翼三大實驗之一,點出為跨國資本效力的結盟與各國底層人民結盟的分別。


萬隆60年:蜿蜒曲折的解放之路

六十年前,1955年4月18日至4月24日,來自亞洲和非洲的29個獨立國家的政府首腦,聚集在印度尼西亞爪哇島上的萬隆,熱情商討如何在冷戰氛圍下尋求和平共存、反帝解殖及發展各自國家的經濟,讓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可以享有真正意義上的解放。

「萬隆精神」隨著這場具有重大歷史意義的「第一次亞非會議」而誕生。「萬隆精神」是二戰後第三世界脫離殖民統治而獨立的國家在當時所向往之願景:

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領導的激進左翼聯盟(Synaspismos Rizospastikis Aristeras,縮寫SYRIZA)於2015年1月25日的希臘國會大選中取得歷史性勝利,贏得149席成為議會第一大黨。這場勝利只是一個艱險挑戰的開端。

由於激進左翼聯盟所贏得議席沒有過半,而與從新民主黨成員分裂而出建立的右翼政黨——「獨立希臘人」(ANEL)組建「反緊縮聯合政府」。

打著反緊縮政策主張在大選中贏得眾多選民支持的激進左翼聯盟,勝出執政後所接管的國家,已經是一個深陷經濟危機多年的債務殖民地。希臘新政府上台後的第一個重大挑戰就是要怎麼應付咄咄逼人的「債主」——由歐洲委員會、歐洲中央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所組成的「三頭馬車」(Troika),但卻同時又不背棄其對選民堅持反緊縮的承諾。目前希臘的國債已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75%。

三頭馬車自2010年開始就向深陷債務危機的希臘提供財務援助,也就是貸款給希臘政府拯救其千瘡百孔的資本主義經濟。但是自2010年開始獲得的救市貸款當中,有92%流入希臘與歐洲金融機構的口袋中,只有區區8%真正去到希臘人民那裡,讓希臘普羅人民繼續活在高失業率、福利不斷被腐蝕、貧困的惡劣環境中。

希臘於2015年1月25日舉行國會大選,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領導的激進左翼聯盟(Synaspismos Rizospastikis Aristeras,縮寫SYRIZA)取得漂亮戰績,以近乎半數議席成為國會第一大黨,不僅撼動了歐洲,也震驚了世界。激進左翼聯盟在希臘大選的歷史性勝利,為歐洲人民反抗緊縮攻勢的抗爭打了一劑強心針。

五年內國會議席激增十倍

由於無法在2014年12月29日在議會的第三輪投票中選出希臘新總統,薩馬拉斯領導的「新民主黨—社會黨」聯合政府惟有提出解散國會,提早舉行選舉。

成立於2004年的激進左翼聯盟,聯合了希臘國內各流派的左翼,從歐洲共產主義者、社會民主主義者、生態主義者到托派、毛派都有。激進左翼聯盟成立那年,僅在國會選舉中贏得區區6個議席,所得選票也才不過24萬張,佔得票率僅3.20%。到希臘開始陷入嚴重經濟危機,激進左翼聯盟在2009年10月的大選中,也只贏得14席,得票也才不過315,627張,佔得票率4.60%。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