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勞動

【惟工新聞】7歲的爛漫女孩在天水圍公共屋邨一個公園中活蹦亂跳,母親葉太(化名)數算著自己同時做的幾份工作:「屋企一份工、湊小朋友一份工、清潔自己家居又一份、酒樓傳菜又一份、推銷奶粉一份,總共五份工。」家務佔了葉太一半的工作時間。

家庭主婦要花不少時間照顧家庭和子女,但家務勞動並無報酬,如果要幫補家計,選擇或只剩下上班時間較彈性的零散工。葉太有三個子女,靠丈夫一人的收入難以負擔所有開支,想工作賺錢「幫輕下」,「做長工的話,個小朋友讀小學,未必日日畀請假,小朋友有家長日呀、唔舒服,唔係話隨時請到假,我哋啲主婦都係做兼職㗎啫」葉太坦言,家庭人數多,開支必然不少,「電費千幾二千蚊,食又貴,40蚊一個餐,好貴㗎」。

送贈品邀新手媽媽入「媽咪會」 散工跑數一日最少開10單

編按: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的這篇文章討論一個大馬與香港共通的問題——女性負擔大部份家務勞動的責任,卻得不到任何報酬,亦不被社會認可,甚至視這種付出為理所當然。趁著馬來西亞新政府上台,提出為家庭主婦繳納公積金作退休只用的政策,朱進佳詳細釋述家務勞動的價值,以及為家務勞動者提供報酬和退休保障的可能方向。

稿於2018年6月20日(刊載於《當今大馬》2018/6/21《星星之火》專欄,刊出題為《家務也是經濟勞動:從保障主婦權益到性別平等》

世上有一種工作——長工時、沒假期、沒有升職機會,而且也沒有任何薪金,你會願意做嗎?這種工作叫家庭主婦。

【惟工新聞】今日(5月10日),外勞事工中心(Mission For Migrant Worker, MFMW)發佈一項關於在港移民家務工(外傭)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大部份移工都被安排於不合宜的環境中居住。
 
外勞事工中心發表研究報告
 
半數人沒自己房間 休息不足影響健康
 

退休保障諮詢期將於6月21日結束,多個支持全民退保的民間團體趁今日父親節,從中環行人專用區遊行至特首辦請願,要求政府接受民意,推行免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

遊行隊伍人數眾多達5,000多人。惟工記者在隊伍中找到不同人士接受訪問,了解他們對全民退休保障的看法。

視障人士:受歧視難找工作  望全民退保可保障家人

有一群人,即使辛勞工作,其退保生活仍毫無保障。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指出,現時香港有約5萬家務助理,64萬家務料理者,由於家務助理絕大部份是零散工,家務料理者更是無償勞動,他們被排拒在現時退休保障的制度之外。

於2月至3月期間,工會就著「如何計劃退休生活」的主題,訪問了143位會員。今日(4月9日)下午,工會舉行了調查結果的發佈會。

近半人儲蓄少於十萬 退休生活無以為繼

從事家務助理的工人,大部份是雙職婦女,外出工作的同時需照顧家庭,所以其收入並不高,難以儲蓄足夠的金錢應付退休生活。擔任工會司庫的林順玉指出,近一半受訪者每月收入為5千至1萬元,超過三成的受訪者每月收入不足5千。近半受訪者表示,預計到65歲時,個人積蓄不足10萬元。同時,九成受訪者預計,退休後每月基本生活開支至少3千元,近4分1人指每月開支超過7千元。

【惟工新聞】「希望個仔快啲大,我就可以解放。」曾經營兩間店舖,因為照顧兒子而放棄個人發展,被困於家庭的馮女士,如此吶喊。

今日是三八婦女節,有人改稱為女生節、女神節。無論如何,平等並非口號,自立需要物質基礎,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2015年10至12月期間,女性勞動參與率是54.8%,而男性則為68.8%。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今日發表調查結果,300位受訪基層婦女中逾7成人沒有儲蓄,大部份受訪者每月儲蓄少於1,000元。

婦女缺乏支援 無法發展自我

在記者會上,馮女士甫發言便忍不住哽咽,她形容,婚後生活是前所未有的大改變。馮女士原於深圳經營兩間服裝店,與在港的丈夫拍拖7年,在老爺(丈夫父親)的逼令下,3年前放棄事業,來港與丈夫成婚。

馮女士一家6口中,只有丈夫在職。丈夫從事服務行業,收入不高。要是馮女士外出打工,家庭經濟將大大改善。然而老爺奶奶認為「女人的責任」就是照顧小孩,亦不相信她有能力賺錢,他們都不願幫她照顧兒子好讓她出外工作。

【惟工新聞】今天是母親節,政府有多孝敬全港母親?民間團體今日(5月10日)上演街頭劇,諷政府忽視香港母親,導致她們陷入「無託兒」、「無假期」、「無保障」、「無發展」、「無選擇」、「無奈」的「百無」困局,要求政府效法鄰近地區改善託兒服務,並設立育兒補助金。團體又指即使撤除針對家庭照顧者的措施,香港連一般打工仔女的勞工保障也跑輸亞洲各國,全年假日奇少,甚至連標準工時也未能立法,「喺香港做阿媽特別慘,假期少、工時長,點樣照顧到小朋友?」

子女出生開支增收入跌 促設育兒補助金

「兒童照顧者聯席」今晨在政府總部外設「百無宴」,斥政府忽視香港母親,家庭照顧方面的保障不及台灣、日本、南韓、新加坡等地,導致她們淪為「樣樣都無」的「百無(伯母)」。

聯席發言人指打工女性因照顧家庭而放棄工作,30歲後女性勞動參與率下跌近15%,家庭開支雖隨著子女出生大增,收入卻可能大不如前。香港政府地區對此無動於衷,但鄰近地區不少已設立育兒補助金支援同類家庭。新加坡規定父母可就子女出生獲現金獎勵,以第一至第二名子女為例,每名可獲6,000新加坡元(約港幣34,282元)。台灣亦有類似措施,若家長為照顧兩歲以下幼兒而未能就業,可申領「父母未就業家庭育兒津貼」,金額根據家庭收入水平而定。

【惟工新聞】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簡稱社協)去年訪問120名在職的新移民婦女,調查關於新移民婦女在港工作的情況。調查發現她們主要從事長工時、待遇差的基層工作,如樓面、清潔等。有受訪者表示其實她們也很努力工作,指不明白為何被醜化為蝗蟲,望港人不要再歧視新移民。聯合國指亞洲地區婦女家務負擔沉重,香港基層婦女難兼顧工作與家庭的情況並非偶然。

日做14小時 每月放1日假

調查發現新移民婦女的工作主要為餐飲樓面、掃街、清潔、地盤和家務助理。這些工作許多都是長工時、待遇差。有40.8%受訪者的僱主並沒有放足勞工法例所規定的假期,亦有受訪者指自己遭到僱主歧視、剝削,工作一個月只有一天假日,甚至是沒有假期。另有從事洗碗工的受訪者指每日要工作14個小時。即使面對剝削,她們亦要硬著頭皮工作,因為她們需要幫補家計,亦不希望依賴政府。

社協幹事施麗珊認為新移民亦想自力更生,不過被人誤以為是蝗蟲,建議政府應主動協助她們融入社會。

託兒服務不足 難兼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