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

編按:劏房呎價比一般房屋費,窮人卻不得不租;電費是海鮮價,四面圍墻之下夏天不得不開冷氣。深圳河以北的城中村租屋工人,面對同樣的困境。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尖椒部落文章
 

 

編按:買樓不可能,租金吃掉近半收入,公屋輪候數十年,政府一手導演「土地供應問題」,早已是港人的常識。在這種無奈的狀況下,不時會有報導將新加坡的公共房屋政策拿來與香港作一對比,不論在售價、面積和輪候時間等各方面,香港都遠遠落後,很容易就得出「應該仿效新加坡」的結論。惟工新聞翻譯這篇講述新加坡房屋政策問題的文章,說明事情不一定那麼美好,因為這種房屋政策背後不但同樣隱藏逼人置業的目的,更是鼓勵組織異性戀家庭的手段,將單身、單親和性小眾拒諸門外。
 
37歲的瑪蓮娜(Rena Marlina)在一睡房單位與五人同住——她的雙親、她兩個分別為8歲和9歲的兒子,以及22歲的外甥。
 
「我媽睡在廚房旁,為我和孩子騰出多點空間。」她告訴亞洲時報(Asia Times)。「我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容身。」
 

【惟工新聞】現時香港,不論樓價、租金,還是公屋輪候人數都屢創新高。房屋自然成為市民最關注的問題。雖然梁振英自參選特首以來一直強調房屋問題是「重中之重」,但2014年發表的《長遠房屋策略》並未提出任何具體解決辦法,卻一直企圖削減出租公屋單位數量,要求市民自行設法置業。然而在輪候公屋和投放畢生財產用以供樓之外,還有沒有別的出路?

昨日,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青年拒當樓奴運動、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合辦社會房屋研討會,探討公營和私營房屋以外的「社會房屋」(social housing)的各種可能性。「社會房屋」是什麼?較公營及私營房屋有什麼優點?有沒有過去的案例可以參考?以下為你逐一拆解。

不是商品 合作房屋為解決需要

社會房屋的一種重要類別稱為「合作房屋」(housing cooperative)。自1861年在英國出現以來,合作房屋有以下定義:

由一群有共同目標,以互助形式共同解決住屋需要的人組成。

【惟工新聞】施政報告上星期出爐,地產商即時接波,恒基地產主席李兆基(四叔)宣稱將大坑西邨拆卸,興建5,000伙「勤奮青年創業居所」,全城譁然。輿論紛紛計算四叔新摟是否抵買,卻未必知道大坑西邨的傳奇來歷,也未必留意邨民面臨逼遷的辛酸。由「香港平民屋宇有限公司」營運的大坑西邨歷史曲折離奇,造成居民身份分殊,有人以業主身份購入單位,不滿被「捐」走了自己的家;有人以公屋戶身份被編配入住,卻因房委會置身事外而喪失重獲安置的權利。事件之複雜,無法被單純理解為「業主四叔與租戶的糾紛」,居民紛紛不滿李兆基聲稱每戶僅賠償20萬元的方案,「俾200萬都唔制!」,又認為事件是利用全港青年施壓逼遷,煽動市民打市民。
 
 
以租代供 老居民「被捐地」
 

【惟工新聞】樓貴租貴的,不只香港。因「平靚正」而成為不少港人外遊熱點的台灣,近年亦飽受房價越炒越高之苦,多數受薪階級、青年、弱勢者面臨「買不起、租不起」的困境。承繼1989年的「無殼蝸牛運動」,台灣住屋運動再起,計劃於10月4日晚上在全台最貴的仁愛路露宿,「用具體行動警告政商金權」。

「居住正義」成空 民眾不信政府

雖然台灣政府聲言「居住正義」、「要讓青年住得起台灣」,著手興建「社會房屋」(只租不賣、租金低於市價的房屋),但至今成效甚微,「社會房屋」僅佔台灣房屋總量的0.08%(歐盟國家平均超過10%),期間更爆出不少利益輸送的案件,如桃園縣政府以平價強徵民地,讓建造商投標起樓,估計建造商可獲利超過200億台幣(約50多億港幣),令民眾質疑政府解決房屋問題的決心。

歷經25年 無殼蝸牛重返台北街頭

1989年的「無殼蝸牛運動」,近5萬人夜宿忠孝東路抗議高房價,逼使政府承諾要解決房屋問題。適逢今天是25周年,60多個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宣佈發起「巢運」,並提出「五大居住改革」:「居住人權入憲,終結強拆迫遷」、「改革房產稅制,杜絕投機炒作」、「檢討公地法令,停建合宜住宅」、「廣建社宅達5%,成立住宅法人」、「擴大租屋市場,制訂租賃專法」。

【惟工新聞】房屋不為居住,為了甚麼?英國《衛報》統計發現,全歐洲有超過1,100萬間空置房屋,這數字足夠給歐洲所有無家者的兩倍人數入住。

西班牙340萬間 不少投資者買下

在英國,超過70萬間房屋被空置、在西班牙,有340萬間空置房屋,法國和意大利,200萬間空置屋;德國180萬,英國70萬。而在愛爾蘭、希臘、葡萄牙和其他幾個國家有更多的空置房屋。有房屋運動者指這是一個驚人的浪費。

這些空置的房屋,許多都是由一些從未想過入住的投資者買下,更成千上萬正在興建中的房屋為了提高樓價而被剷平。

「房屋是用來居住」

一些住屋運動發起人指,在幾百萬的窮人無住屋的情況下,竟然有這麼多的房屋被空置,是令人震驚的浪費。「這個數字令人非常驚訝,」空家(Empty Homes charity)的行政總裁大衛‧艾爾蘭(David Ireland)說,「房屋是用來居住。如果它們並非用來居住,那麼房屋市場就發生了很嚴重的問題。」

團體倡處理富人亂炒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