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香港工運縱橫】龍少與Ming Chan的師友情

01/12/2018 - 9:21am
Share

標籤

編按:香港工運研究先鋒陳明銶教授今年10月逝世。陳教授曾任教於香港大學歷史系,其後於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中心繼續研究工作,精研中港關係,尤擅華南工運史。香港工運史研究者梁寶龍青年時受其啓發走上歷史研究之路,特此撰文紀念,我們亦可從中一窺只有中學學歷的工人如何憑努力在八十年代大學校園摸索出學問。陳明銶教授追思會明天(12月2日)下午2時將於香港大學王賡武講堂舉行。

 


 

陳明銶敎授為人隨和樂觀,朋輩和學生者Ming Chan稱呼,但他的原則很強。上世紀八十年代反日氣氛濃烈,某天學生駕駛一部日本車到機場接他,他堅持不上車自乘公車離去。Ming Chan也曾講授日本史,對日本有深入認識。這只是小軼聞一則,民主路上他的堅持更強,出力不少。

Ming Chan是著名歷史學家,研究重點在中國近代史,在這範疇內他更集中在工人運動史上,而華南地區的工運史更是他的研究重心。

上世紀七十年代,大部份中文書刊的工運史以論述安源大罷工、二七大罷工、香港海員大罷工和省港大罷工等為主,中心點是中國共產黨如何領導這些罷工。Ming Chan卻著文指出國民黨曾在華南組織工人運動,開啟全國革命高潮,擴大了工運史的視野和研究範疇。香港是華南工運史的一個重點,在這方面他的研究成果貢獻尤大。

七十年代初龍少入讀九龍塘培聖中學,課餘翻閱兄長梁寶霖的《工人週報》、《七十年代》、托派《戰訊》及有關工運和政治書刊,亦隨兄長出席基督敎工業委員會的活動,直接觀察工人運動。當時每月都讀四人幫的《學習與批判》,在深受極左教條主義思潮影響下開始研究工人運動史,閱讀中共如何組組工運的書刊。有趣的是培聖大份老師思想右傾,近年才知道有同學是親國民黨的港九工團聯合總會領導的兒子,經有關老師推薦入讀,同時校內卻又出現了如龍少等極少數的極左分子。那時候校內有一不尋常事件發生,前《信報》總編輯練乙錚到來任教,在校園掀起了一些微瀾。另一方面托派成為新聞話題之一,同學之間也有談論,龍少則帶《戰訊》回校傳閱。教師工潮展開時,培聖也擔當了一定角色。

中學畢業後在報館當植字員,四人幫剛被打倒,震撼整個左派陣營,但龍少仍堅持自學馬克思主義。研究工人運動史期間,偶見一段文字闡述五四運動中的工人罷工,其時仍受教條主義影響因而內心雀躍,實質對這歷事的認知只是浮光掠影,朦朧中思索如何表達工人階級的高大形象。不久就閱讀了陳明銶教授的〈五四與工運〉一文,茅塞頓開,了解工運史不只是讚誦工人階級的偉大形象而已。

八十年代初認識了陳明銶博士,我的人生來了個大轉變,擺脫極左教條主義。因報館工作是在晚上,早午我都有空到香港大學旁聽Ming Chan的課,課後或課前與他在教員餐廳午飯,又結識了伍錫康博士。Ming Chan也曾為我張羅進入港大圖書館看書的許可權,一名中學生就如此混進了大學校園自修,頗有毛澤東在北大旁聽的快感。

稍後更能與Ming Chan一起編撰《香港與中國工運回顧》和《中國與香港工運縱橫》兩書,龍少學歷有限,文章主要是將別人的成果歸納抄錄整理下來。Ming Chan鼓勵我說:「現在是你研究歷史的起步點,慢慢地琢磨找出自己的前路。」如此龍少就埋首工運史中,直至現今。

十年前大病稍復之後與Ming Chan重會,呈上一篇談香港中共成立史的文章給他看,他再度循循善誘我繼續研究和寫文章,並要朝向出書的路邁進。上年終於出版了第一部個人著作《汗血維城》,並得陳明銶賜序,深感榮幸。

編輯《香港與中國工運回顧》和《中國與香港工運縱橫》兩書時,除了撰寫了重大的罷工外,Ming Chan還安排學生撰寫上海青年會的工人教育活動,繼續擴大工運史的視野和範疇,使兩書內容既有宏觀歷史,也有微觀歷史。我們又把重點放在香港上,安排學生撰文深入研究香港華人機器會,更初步進行口述史,到訪香港工會聯合會、港九工團聯合總會、洋務工會和五金工會等,為它們撰寫會史,亦編寫旺角勞工子弟學校校史,更訪問立法局勞工界議員,撰寫他們的故事。Ming Chan與單瑞蓮合寫的〈戰前香港勞工調查—─畢特報告書(Butters Report)簡介〉一文,展示了一份影響勞工政策的重要報告。現今重閱兩書覺得十分粗糙,但它卻是香港工運史開山之作品,在中國近代史研究上有一定的地位,Ming Chan在研究香港工運史上開山之功勞,永載史冊。

《汗血維城》出版後,Ming Chan在史丹福大學內向各學者推介,更安排入藏圖書館內。Ming Chan每次回港都會搜羅香港資料入藏圖書館,平常我會為他網羅香港工會資料,以待他回港時帶回史丹福圖書館收藏。Ming Chan回港時更不忘開講座為《汗血維城》作宣傳。

2016年在伍錫康博士倡議下,龍少和梁寶霖聯絡周奕,部署舉行《省港大罷工九十週年研討會》,並得陳敬慈教授協助,研討會順利召開。不同政治背境的現行工會組織者、前輩、歷史研究者、出版界朋友、學者、評論員和政治組織成員等,聚首一堂緬懷先烈的事業。研究會中Ming Chan越洋發言,緃論香港與中國大革命。會後我們將討論會文章結集成《粵港工人大融合──省港大罷工九十週年回顧論文集》一書,Ming Chan更張羅具學術地位出版社出版,惜未能成功。Ming Chan一直安排我擠身學術圈,稍後應有機會償他遺願。

五年前龍少接着當年Ming Chan部署的口述史工作,進行公務員工運口述史,完成了《政府內部的吶喊──香港公務員工運口述史》一書第一稿,並在出版了徵求意見稿作內部發行。因面對種種困難,未能正式出版發行。這事吸收了以前缺失的經驗,訪問絶大部份都進行了錄音,又搜羅了一些歷史文獻,以利其他有興趣者使用。在進行訪問期間,Ming Chan更建議同時進行錄像,成效會更大。惜未能找到有關人手協助,無法將這工作推上一層樓。

Ming Chan安息吧,龍少會繼續在你開拓的歷史園地繼續耕耘。

Share

梁寶龍,筆名「龍少爺」,中五畢業,八十年代開始業餘研究中國工運史,現因病退休全身投入,以香港資料為主研究香港工運史和二十年代國際工運史。若有興趣進一步研討交流,歡迎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