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醫護罷工全面啟動 員工感嘆:經歷沙士慘劇,我們本應站在巨人肩膊上抗疫

05/02/2020 - 11:54am
Share

【惟工新聞】蘊釀多時的醫務人員罷工踏入第三天。據醫管局員工陣線估計,這次醫護罷工昨天約有7000人參與,當中有4500名護士、360名醫生,以及2000多名專職醫療人員及行政人員。據仍然上班的醫生表示,一些病房昨天只剩下經理級護士應付前線工作,勉強維持運作,部分治療則要延期進行。

自武漢肺炎於2019年12月爆發後,中國確診人數已達24324人,死亡491人,香港至昨天則有17宗確診個案,錄得首宗死亡個案。工會要求政府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落實確切方案確保口罩供應充足,同時要求醫管局提供足夠隔離病房,暫停非緊急服務;提供足夠配套予照顧隔離病人的醫護;及絕不秋後算賬。《惟工新聞》走訪了醫護罷工現場,探討這些訴求背後的爭議及醫療系統當前的巨大危機。

醫管局的失職:防疫制度改善,人手資源卻跟不上

由工會號召罷工起,不少醫務人員冒著「逃兵」、「自私」、「激進」等罵名,仍然義無反顧罷工。受訪的醫務人員直指,公營醫療系統人手壓力龐大,醫院物資又嚴重短缺,擔心在武漢肺炎疫情下能否保障病人及自身的安全。

「平情而論,2003年沙士一疫後,公立醫院的防疫措施有所改善。當年N95口罩和保護衣會重用,懷疑個案亦會與一般病人置於同一個病房,現在已經不會這樣做,亦設立了隔離病房。Clean Team/Dirty Team制度及衛生防護中心亦是經沙士發展出來。」公立醫院的陳醫生表示。

「另一方面,相較沙士,這次在辨認病源體上已有極大進步。當年沙士出現時大家都難以理降,起初無人想過冠狀病毒,花了一段時間才辨認出來。這次有了沙士、中東呼吸綜合症的經驗,病原體相對容易辨認很多。沙士後又有不少文獻,研究傳播方式、致病機制、當時治療方式效果等。所以說,面對武漢肺炎,我們本來應該是站在巨人的肩膊上。」陳醫生感嘆。

然而,防疫措施和規章上的改進,卻反而暴露了資源和人手嚴重落後的情況。以隔離病房的問題為例,雖然當局表明將增加病房數目,卻迴避討論病房的分配方式。在威爾斯親王醫院工作的護士梁先生表示︰「不是所有隔離病房都會用來處理懷疑武漢肺炎的個案,有些會預留給其他疾病,例如肺癆、水痘,因此只說數字沒有意思。另外,由於處理懷疑個案會單獨隔離,變相令可用的病房減少,醫管局需要給予一個完整的計劃。」

另外,醫管局設立的Dirty Team制度亦使原本緊拙的人手問題更為緊張。「局方抽調部分人員做Dirty Team,變相使一些恆常工作空了出來。Dirty team的醫務人員每工作一個月要自我隔離兩星期,需要新人替換,屆時一般人員的工作量又會增加。因此應該暫停非緊急服務,使更多人能處理空出來的工作。」梁先生續說。


醫務人員在瑪麗醫院外呼籲更多人參與罷工

配套不足是置醫護人員於危險之中

資源嚴重不足的問題亦在一般醫護人員的裝備問題上表現出來。最多醫護人員談及的是N95口罩的問題。「醫院的N95口罩非常不足。N95有不同面型,醫護人員一般需要先做fit test再決定適合的口罩。不過,現在有一些面型的口罩缺貨,沒有適合面型口罩的醫護人員只能先以最接近面型的口罩替代。」梁先生對此表示擔憂。

另一名在伊莉沙伯醫院擔任物理治療師的受訪者則說道︰「物理治療的工作其實也有高風險的環節。例如幫患有肺炎的病人抽痰,插喉時會有霧化現象,治療師會受分泌物污染。正常情況下,每完成一個病人的工序應該換一次全身裝備,但現在只能將就著辦了。」

由於N95不足,一般醫護人員只配戴外科口罩,但這些口罩亦好不到哪裡去。一名葵涌醫院的醫生便表示,雖然張建宗聲稱已購置3200萬個口罩,但不知道口罩的類型和規格亦令他擔心。事實上,早前香港專職醫療人員及護士協會已批評一般員工只獲配Level 1口罩,在血液穿透阻力、細菌及顆粒過濾效率上明顯低於Level 2口罩,不符合世衛標準。特別是現在懷疑開始有本地傳染,防不勝防,Level 1的口罩予人的保障和安全感便更為不足了。

提高現時急症室的保護衣規格(只能防水和寄生蟲)至level 2(防顆粒、病菌)、增加眼罩的供應等亦是受訪醫護人員一致的訴求。公立醫院的陳醫生提到︰「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固然要全套裝備,但也不應忽略健康醫務助理(HCA)和病人服務助理(PCA)。他們與病人的接觸更加緊密,例如餵飯、換片,病人咳嗽的話他們都會中招。以我觀察,大部分HCA和PCA現在只是用普通口罩。雖然入隔離病房的都是全副裝備,但只要有漏網之魚,他們中招的風險非常大。」


醫管局文件對個人保護衣的規定 (圖片來源:眾新聞報道

何謂「封關」、怎樣「封關」? 工會與會員的理解

面對如此緊張的公立醫院環境,醫務人員無不大為緊張,使他們相當堅持所謂「堵截源頭」的訴求。一位瑪麗的外科護士指過去幾天親身接觸到一個個案,那位病人隱瞞了自己曾到訪湖北,而之前已有跟醫護和他接觸過,當時只戴一個口罩和手套。「最後甚至無法完全追蹤到哪些醫護接觸過那位病人,雖然林鄭說之後有系統可以追蹤到病人的旅遊記錄,但如果不全面封關,醫護的壓力會不堪負苛。」

不過,甚麼是全面封關則可說是眾說紛紜。根據工會的宣傳單張,封關的實際訴求是「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而政府在星期一傍晚宣布關閉多個口岸後,工會的訴求依然是暫停所有非本地居民經由中國入境,並指香港居民經中國入境應予以隔離。

罷工現場的受訪醫務人員均一致認同工會對封關的理解方式,但對於如何處理經中國入境的香港居民便有一些分歧。醫管局員工陣線曾在一次記者會提出其初步標準︰發燒者轉介入院,到過高風險地方如内地醫院的人士則進入隔離營,其他自我隔離,每天到隔離站報到探熱。

有些醫護認為香港是有足夠資源為所有經由內地返港的香港人作14天的隔離,但問題是政府施政失當,加上近半年市民越加不信任政府,令隔離工作更困難。

一位在葵涌醫院的醫生則指,若所有經由內地入境的港人都要進入隔離營,短期實在不太可行。「你看現在只處理本地需隔離的人,連隔離營選址也不順利,除了有徵狀的港人,大部份都只能家居隔離14天,那成效當然有限。」

另一位瑪麗醫院的護士指,其實最好應停止所有人經由內地入境,但的確有些香港人有需要來往兩地,例如照顧長者或小孩等。「我覺得應在關口設立臨時的檢疫站,讓經由內地回港的港人確認沒有患病,才讓他們入境。」


醫務人員展示「全面封關」標語

罷工第二天後 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

這次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的罷工行動,一方面承接了上年1月護協在政總前的「做爆、不如鬧爆」集會,另一方面狠批政府和醫管局在防疫上的種種亂象,展現了醫務人員解決公營醫療系統問題的決心。

然而,考察工會和會員對封關的具體想法時,卻可以察覺各人對日常需要往返中國內地的本地人口接近束手無策。事實上,根據2月3日入境處提供的出入境旅客人次,經深圳灣和港珠澳大橋入境等各個口岸進入香港的本地居民均大幅高於內地旅客。從帶病機率而言,兩者並無二致。工會要求人數較多的本地居民自我隔離,在防疫角度而言效用確實成疑。

在政府和醫管局連番出錯,展露其極度無能的一面時,指出以上問題並非意在指責工會。而是要提出︰當坊間高呼要保障「香港人」時,對因為家庭、物流和商務原因往來中國內地,而又為數不少的一部分香港人,社會大眾的認識可謂空白。當這些香港人口仍然需在武漢肺炎肆虐時出入口岸,他們的日常生活處境、需要頻繁往返中國背後的原因等,均極需了解和思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