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被平台當生意伙伴 因工受傷零賠償 日本外賣員破天荒組工會

15/10/2019 - 6:08pm
Share

【惟工新聞】17名日本Uber Eats員工在10月3日宣布組成工會以爭取更好的勞動待遇。Uber和共乘平台對手Lyft長期被批評不為員工提供意外保險和其他正式工待遇。這些外賣員被稱為平台用家(platformer)。工會主席前葉富雄(Tomio Maeba)在新聞發布會表示:「Uber拒絕與一般員工談判,我們希望能提供這個機會,藉集體談判改善Uber Eats外賣員的工作環境,保障平台工人有安全和穩定的工作。」工會也打算要求公司確保員工獲得公平待遇,並檢討現時以距離計算工資的方法。

被稱私人企業主 外賣員受傷需自掏腰包處理

Uber Eats 2016年進駐東京,一直擴張至全日本,現時在當地約有1萬5千名員工。外賣員以手機應用程式接受公司指示,再以單車或電單車在餐廳提取餐飲。跟一般有固定工作時間的兼職不同,很多白領以外賣工作幫補收入,因為這份工作相對能自行掌控工作時間。週末、下雪天和雨天的訂單增多更成為工作的額外動機。假如成為老手的話,一天或可賺到2萬日元(約1450港元)。

不過,外賣員工會被平台當成「私人企業家」,而且不受平台直接僱用,因此,外賣員不受工傷保險保障,遇到任何意外的話要自掏腰包處理。

一名日本前餐飲外賣員去年便不慎發生擦撞意外,造成右手骨折,但想申請賠償時才發現根本沒這回事。他在電視表示:「我不曾設想自己會遇到車禍,但當我沒收入時,才感受到這份風險。」 除了拿不到賠償,受傷也讓他無法返回本業,整整兩個月沒收入。

另一名外賣員則在騎電單車時因路面潮濕而滑倒受傷。這名外賣員不僅沒有得到平台的慰問,更因為便當變形而收到Uber Eats的電子郵件,告訴他「如果再次執行此操作,則您的帳戶可能會被永久停用」。

Uber Eats撇清對外賣員的僱傭責任,特別是工傷賠償,激起了大量投訴。該企業的問題在世界各地同步爆發,墨西哥今年上半年就有5名Uber Eats外賣員在車禍中喪生,數十名外賣員受傷。

就在工會召開記者會前兩天,估計Uber知道員工的行動,於是聯同三井住友海上保險公司推出一項給予日本外賣員的私人工傷賠償方案,稱為「傷害補償制度」。Uber指自己會承擔保費。員工假如因工死亡最高可獲賠1000萬日元(約72萬港元)。然而,這項私人保險承擔的最高治療費用只有25萬日元(約1萬8千港元),低於一般的全包保險。另外如果外賣員因自身的重大過失而造成自己傷亡,Uber Eats並不會提供補償。正確來說,Uber Eats這次推出的並非全額已付醫藥費的勞工保險,只是「慰問禮金」。

平台算法主宰員工生計 台灣已判定外賣員與平台為僱傭關係

外賣平台運作不透明也惹起不少Uber Eats員工不滿。協助外賣員組織工會的律師川上資人表示:「外賣員的帳號能隨意被平台禁止,並且往往單方面執行。」另外,應用程式上距離計算方法的準確性亦存疑。以往,一名30來歲的男性工人假如周末在東京送外賣的話,每月可以賺到15000日元(約1086港元)。今年這份收入的一部分卻被不知名的算法減少了,例如工人明明送了2.1公里,系統卻只付1.8公里的錢。推特上有人反映相似的個案,並聯絡了Uber,卻只是收到系統發出的電郵回覆。令人不解的是,扣減的部分後來又重新發到工人的帳戶裡。「最重要的問題並非那部分的收入,而是外賣員在此役中失去了對公司的信任。」川上資人說。

雖然外賣員擁有自己的電單車,但平台提供的資訊和運作方式主宰了他們的生計,使其處境跟一般工人無異。「Uber Eats的外賣工作已經成為工人收入的重要來源。假如你以中止帳戶來作出抗議,你根本難以生活。這個國家的很多人現在都有同樣的焦慮。」川上資人說。「當Uber透過外賣員的勞動賺取利潤時,他們有責任處理當中的風險,以及外賣員因工帶來的損失。」

近來,外賣員確立與平台僱傭關係的新聞愈來愈多,最新的消息來自台灣。10月14日,勞動部針對Foodpanda和Uber Eats發生的嚴重車禍身亡事件進行勞動檢查,判定企業與外賣員間為「僱傭關係」。職業安全衛生署指出,由於企業與死者所訂的合約內容,包括指定工作時段、缺勤須回報公司、服務期間需穿著制服、使用制式品牌圖樣的保溫箱、黏貼機車車身品牌圖樣貼紙等規定,均指向平台對外賣員有一定程度的指揮監督。因此,該署裁定兩者間存有組織從屬性,具有僱傭關係。

這項消息將有助帶動其他地區關於外賣員的工會和工人運動。據最新政府數據顯示,日本現時估計有超過300萬人是自由業者,包括從事合同工。政府正考慮明年向國會提交法案以保障自由業者的工作待遇。

綜合報道。

參考文章:

Uber Eats delivery staff in Japan form labor union
日本籌組Uber Eats工會,台灣的餐飲外送服務是否起而效尤?
「Uber Eats」將送餐員排除在交通事故理賠對象外,在日本引發工傷風波。
自己的工作自己救,日本UberEats送貨員成立工會
勞動部認定Foodpanda、Uber Eats與外送員為「僱傭關係」 將依法開罰!最高175萬元
日本Uber Eats工會Twitter

相關報導:

在催淚彈放題中送外賣 騎手:平台不提供資訊應對突發情況
中國快遞外賣騎手工作極危險 上海上半年324人受傷5死
逼人「自僱」惹出禍 deliveroo車手第二日罷工
誠實蜜蜂假自僱 車手:連請假都得你批准,咁都冇僱傭關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