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中國快遞外賣騎手工作極危險 上海上半年324人受傷5死

06/09/2019 - 10:25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上月底,於香港上市、主要經營中國內地餐飲外賣平台的美團點評公布了次季業績,首次錄得純利,由去年勁蝕77億轉為賺8.77億人民幣,馬上受到不少財經報道吹捧。這些報道指美團的「餐飲外賣業務具有強大的規模經濟效益」,「降低每張訂單的平均配送成本,加上人工智能提高配送效率,餐飲外賣分部的毛利率按年及按季得以大幅提高」。

然而,真實的情況恐怕跟規模效益沒甚麼關係。美團這類外賣和速遞平台的盈利來自增加對運輸工人的剝削。透過降低工人的單價、壓縮配送時間等各種手段,外賣平台得以減少訂單配送成本。而平台的各種措施使工人鋌而走險,產生大量交通事故。

中國外賣行業擴張 死傷數字同步飆升

今年7月6日,上海市政府發布了一份《2019年上半年全市快遞外賣行業交通事故情況公布》。數據顯示,上海市於2019年上半年共發生了325宗涉及快遞、外賣行業的道路交通事故,造成5人死亡、324人受傷,平均每天有1.8宗意外。當中,被阿里巴巴收購的外賣快遞平台「餓了麼」佔111宗,佔整體34.2%,有2名送餐員死亡;騰訊控股達兩成的美團則發生109宗意外,佔整體33.5%。

外賣員送餐受傷甚至枉死的情況不只發生於上海一地。蘇州日報6月的一篇報道引述姑蘇區一名交通警,提到「蘇州市區每月都有近百起涉外賣騎手的交通事故发生」,「據統計,在總體交通事故上,涉及電動自行車的道路交通事故大約佔事故總數的25%」。由此可見,外賣行業在全國各地擴張的過程中,對工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30分鐘送三、四單外賣 工人:太危險想辭職

自從美團、餓了麼兩間外賣平台成功搶奪並瓜分中國的市場後,兩間公司均開始調低外賣員的單價,以減低人力成本,將資本投入開發酒店、共享單車等新行業,又或給予消費者更多優惠,以求在新一輪的競爭中取勝。

大幅壓低外賣騎手的單價,卻變相令工人要以更高的強度工作。上年5月,重慶南坪一百多位美團眾包騎手因為單價下調發起罷工,其間一位騎手清楚地解釋了降低單價跟交通意外之間的關係︰

「36分鐘(每單速遞的時間要求)看著不少,但若果送一單耗時36分鐘,一天12小時不吃不休只能送20單,這個數量只能喝風。所以騎手一般都是兩三單同時送,一般從接單到商家手裡接過餐盒,要花20分鐘,送這兩三單路上就只有16分鐘,(…)哪怕超一秒,一半的配送費就要被扣掉。為了趕時間,騎手們闖紅燈、逆行幾乎成為常態,導致交通事故高發。」

一年過後,中國外賣員面對的問題仍未改變。上月,美國媒體《The Nation》訪問了一位於貴陽工作的美團騎手,他表示為了維生,自己需要於30分鐘內完成三至四單外賣速遞。雖然只是工作了10天,但已經因為工作過於危險而想離職。

極端天氣強迫開工 一騎手上月車輛漏電致死

每逢遇上颱風及暴雨等極端天氣,外賣員更需要冒雨工作,簡直是以生命值來送外賣。剛過去的一個月,中國沿海城市有多個颱風吹襲。由於颱風等極端天氣正正是外賣訂單飆升的時期,外賣員往往被上司強制開工,以消化急增的訂單。有餓了麼外賣員便於社交網絡上載自己的工作記錄,顯示主管要求工人「未來三天不準請假」,「頭盔、雨衣、防水套隨車帶好,別到下雨時說沒有」,「未來三天找不到人直接雙賠曠工處罰」。該名外賣員表示,由於天氣補貼只得每單0.8元,工作環境又極度危險,因此同事根本不想開工。

上月10日,上海便有一名外賣員於狂風暴雨下送外賣時,因趕時間強行駛入道路的積水引起電動單車漏電,不幸觸電身亡。 8月26日,廣東揭陽市亦有一名外賣員在颱風天下被轉彎的車輛撞倒死亡。

車禍之後:公司以非僱傭關係逃避責任

遭遇車禍使外賣騎手陷於巨大的困境。 《中國青年報》7月一篇報道講述一名在甘肅蘭州工作的外賣騎手被撞傷後的情況。該名騎手魚先生於2018年5月被一架大車撞至重傷,並一直昏迷不醒。

事故發生後,車主的保險公司付出10多萬元賠償,車主本人亦墊付了1萬多元。然而,對於情況嚴重的魚先生根本是杯水車薪。騎手父母因此希望對當天派發最後一筆訂單的外賣平台餓了麼索償。然而,平台以魚先生只簽訂「非全日制勞動合同」,拒絕理賠要求,只給出1萬元醫藥費。魚先生的協議寫明,他僅與人力資源公司建立勞務關係,適用於《合同法》、《民法通則》和其他民事法律法規,但《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則一概不適用,意味不僅是索償,即使是欠薪、欠繳社保費等情況亦追討無門。

事實上,魚先生的例子已非最誇張的個案。魚先生被指在非機動車道路行駛,且沒有靠車行道右側,因此被判定為事故傷亡。然而,很多外賣騎手卻因為受龐大的工作壓力所迫,違反交通規則,因此發生交通意外。這些個案中,騎手即使自己受傷,也很大可能需要負擔全部責任,自行治理傷勢,變相喪失以往甚至未來數個月的收入。

罷工數字急升 美團聲稱已花大量精力保障騎手

由於中國外賣和速遞行業各種剝削車手的情況極為嚴重,外賣員為了保障收入而發起的罷工自2016年起便不斷爆發。據《中國勞工通訊》罷工地圖統計,由2016至2018年間,外賣騎手的罷工事件由8宗上升至24宗,直至2019年9月,罷工和相關抗議事件更增至39宗。工人主要的訴求包括薪酬過低、拖欠工資和單量不足。

對於平台的各種問題,美國媒體《The Nation》曾向美團及餓了麼發信要求回應。美團回應指自己已經提供安全訓練及強制工人投保,又有提供「智能摩托車」和頭盔,「已經花了大量精力來保障騎手的福利和安全(has made substantial effort to ensure the welfare and safety of delivery drivers in its network)」。而餓了麼則未有作出任何回覆。

 

綜合報道。

 

參考文章:

外賣小哥因車禍一病不起:一場車禍撞垮一個家庭

China’s Delivery Drivers Rage Against the Algorith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