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荃灣催淚彈放題後做例行清潔 署方受追問下認對化學品認識不清楚

03/09/2019 - 5:58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昨天早上(9月2日),勞工組、朱凱迪荃葵青團隊及一些關心清潔工權益的人士,到楊屋道市政大廈抗議,要求食環署回應於8月25日要求清潔工處理催淚彈殘餘物一事。

當天,警察在荃灣楊屋道一帶以催淚彈攻擊示威者,共發射了145發催淚彈,令楊屋道街市沾滿催淚彈殘餘物,對該建築和街市內的食物均構成威脅。而民建聯區議員林琳則在當晚馬上發文,提到「食環署從今天晚上7時,已開始在楊屋道街市內進行大清潔」,又指「已聯絡街巿諮詢委員會主席及商戶」,「會在明早開店前,處理好店舖清潔工作」。該帖文的圖片顯示清潔工人只配備了一般口罩,有人更沒戴口罩,引起網民炮轟做法罔顧清潔工安全。

抗議人士的標語

署方、清潔工對催淚彈認識不足 代表:工人覺得侷所以除咗口罩

荃灣區衛生辦事處代表回應抗議人士的質詢時,表示從未與林琳協調清潔催淚單事宜,並指當天實際清潔時間為8時的恆常時段,有向清潔工提供眼罩、口罩及手套。不過,區衞生總督察巫小姐在被追問時,則提到有工人因覺得侷而除下口罩,始出現沒有防護裝備的情況。

對此,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認為反映工人根本不清楚催淚彈殘餘物對身體的傷害,而負責管理的同事亦未有確保他們得到足夠的資訊,他質疑:「假如係沙士嘅時候大家怕傳染,會否單純覺得侷就除咗個口罩?」

有示威者亦詢問代表是否理解催淚彈對人體的傷害原理,代表在追問下表示不清楚。事實上,催淚煙並非氣體,而是細小粉末,可黏附在電梯扶手甚至通風系統及冷氣系統。有研究指出,催淚煙物質可以殘留在戶外環境達一年,而清水未必可以徹底去除,吸入催淚煙的症狀包括鼻及氣管灼傷、胸痛及咳嗽,更會造成肚瀉、肚痛及嘔吐等情況。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代表李美笑展示署方提供的化學品清潔安全守則

最少應配有全身保護衣 合約外清潔應聘請專業人員

食環署職工權益工會代表李美笑表示自己曾向署方詢問,並獲回覆指清理催淚煙殘餘物時應按《一般工作環境的基本職業安全及健康規則》中「化學品」一章所列之指示處理。該守則的第一項寫明:「必須穿著個人防護裝備,例如穿著保護衣物、戴上眼罩、口罩、防護手套、穿上防滑水靴」。

李美笑認為清潔人員應至少配備白色全副保護衣,避免引致呼吸道受傷和皮膚過敏,才符合最基本條件開工。不過,她亦提到,假如承辦商的外判合約本身不包括處理催淚彈殘餘物,署方應該聘請專業人員清理,而非將責任推給一般清潔工。勞工組成員阿花同樣指一般清潔工沒有接受適當培訓,根本不應負責處理催淚煙殘留物,呼籲停止這種違反職業安全的清潔任務。

對於如何處理警察亂寫催淚彈後造成的遺害,食環署代表透露,警方從未作出任何跨部門的協調,只是通知該區會有活動。據區衞生總督察表示,當天安排確實混亂,例如有商販希望賣完海鮮才收檔,即使外面有遊行亦有營業;街市其後落閘又引起示威者恐慌,因為該處街道狹窄,害怕發生危險時難以走避。事實上,即使是督察在巡視環境時亦只得N95口罩,根本難以應對各種衝突情況,可見各區公務員同樣受警方暴力問題所苦。

另外,警方上週開始以水砲車噴射藍色水來標記街頭示威者,藍色顏料殘留在衣物及皮膚表面,極難清洗。雖然警方表示顏料無害,但噴灑於地上後要清潔工人清洗將造成額外工作量。隨著警察武力不斷升級,警方曾威脅以水炮車噴射催淚溶液,此舉不但會危害清潔工人安全,更會同時造成更大規模的環境污染。署方在沒有為清潔工人提供適當訓練及充足的安全裝備下,不應繼續使工人暴露於危險之中。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