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跨國服裝品牌新樂園:調查揭埃塞俄比亞女工工資僅中國工人十二分一

12/05/2019 - 10:18am
Share

國族身分的問題,經常成為阻礙工人團結的重要原因。近年來,歐美興起不少極端政黨和政治人物,將經濟陷入衰退的問題怪罪於移民工和外國工人身上,得到不少工人支持。美國總統特朗普便多次揚言,要美國企業將生產線搬回本國,實行「美國製造」,為經濟發展注入活力。

然而,資本根本不跟你來這一套:它們深明廉價和便於壓榨的勞工無分國界的道理。最近,工人權益聯盟(Workers Right Consortium)及紐約大學的報告分別指出,跨國服裝品牌開始到埃塞俄比亞採購成衣,因為該國工人的工資全球最低。只需0.12美元(約為港幣9毫),企業便可以僱用工人工作一小時,經理還可設定各種罰則,扣減工人低無可低的工資。埃國工人的工資約為中國工人的十二分一,孟加拉工人的四分一。後者的工資早已被當地工會稱為「笑話」和「對工人的掌摑」。

少數不設最低工資國家 埃國保證工人工資為中國七分一

由2011至2017年,埃塞俄比亞的製衣業增長了51%。自從該國政府訂立增長及改造計劃(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打算以紡織製衣業推動成衣出口和經濟增長,在2025年爬升至中低收入地位後,H&M、GAP、Calvin Klein、Tommy Hilfiger等跨國品牌便陸續到該國採購成衣。直至2017年,該國約有4萬名製衣工人,集中在布爾里米(Bole Lemi)和阿瓦薩工業園(Hawassa),後者的建立得到中國援助。

為了吸引外資,埃塞俄比亞投資委員會在網站承諾,該國工人的工資將會是中國的七分一,孟加拉工人的二分一。但對當地企業和國際品牌而言,這樣的工資水平可能還不夠吸引,要壓得更低。由於埃國是少數沒有在私營部門訂立最低工資保障的發展中國家,企業不但可肆意壓價,更可以設立各種罰款來敲詐工人的工資。

參考該地工廠的廠規,工人只要遲到、發生生產錯誤,以至在走廊交談、在崗位喝水,都會被立即扣除整天的工資,有時罰款更可達3至5天的工資,遠超埃塞俄比亞法律的容許範圍(各種罰款不可超過工人月薪1/3)。

工人權益聯盟的報告更顯示,工人私下記錄的工時中,有56小時的超時工作完全沒有被算在工資單上。加上工人被迫在吃飯時間額外工作,進一步拉低平均工資。

不少原本來自農村的女工被招攬進廠時,都被中介口中的高工資所吸引,但開始工作後卻發覺被騙。工資不但沒有想像中高,難以承擔食物、交通和住屋的日常開支,外來工人的遷入更拉高當地物價,使生活成本上升。一間小房間的租金便由400至500比爾(約港幣110至133元),攀升3倍至1500比爾(約港幣408元)。這些居所沒有廁所、廚房,下雨時房間會滲水,但往往要4名工人合租才負擔得起。

企業主管驚慌失措:守時、缺勤非工人「常識」

即使工人的工作條件已是全球最差,但紐約大學的報告指出,企業主管對埃塞俄比亞工人仍然相當不滿。箇中原因,是該國女工對僱傭勞動所要求的工業紀律聞所未聞。外藉工廠經理發現,守時、缺勤和個人衛生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通曉的觀念,並非該國農村婦女的「常識」。

當農村女工來到製衣廠,通常都要接受為期兩週的訓練。然而,不少員工仍然難以適應工廠的節奏。一名退休美國服裝品牌行政總裁向調查人員坦言:「我們徹底低估了培養工人『軟能力』所需的訓練。」報告引述的問卷調查也證實,工人普遍不認為缺勤和遲到有甚麼問題。文化觀念加上語言溝通的障礙,使外籍監工經常勃然大怒,不斷指罵工人工作。這在該國文化而言是極端侮辱性的行為。

針對病人孕婦 工人做到昏迷被懷疑是存心偷懶

另一方面,製衣廠主管也對女工懷孕感到厭煩。由於該國法例要求僱主提供90天的有薪產假,工廠往往千方百計地規避懷孕女工所帶來的額外成本。除了公開指責懷孕員工存心偷懶和騙取福利,一些工廠明文規定不會僱用懷孕員工,又或阻礙員工申請產假等。有製衣廠經理更在面試其間直接伸手觸摸女工來驗孕,有身材肥胖的女工則因被懷疑有孕差點被開除。

各種各樣的工廠紀律規定,已經直接威脅到埃塞俄比亞工人的健康。由於製衣廠普遍禁止工人在工作期間喝水,導致工人長期脫水,加上過勞、缺乏休息和高溫工作,使工人接連昏厥。然而,工廠對工人昏倒的問題卻充滿質疑。工人權益聯盟的報告提到,一家製衣廠因為懷疑工人詐病脫勤,因此在2017年中宣布所有在工作期間昏倒的女工一律予以開除,連上前幫忙的人也會遭到連坐。這種荒謬的政策充分反映了企業管理的無情和暴力,以及因文化差異造成的懷疑心理。

流失率100% 農村文化及政治形勢暫助工人抵抗企業

惡劣的工作條件,以及農村女工難以適應工廠紀律,已造成大量經營問題。以阿瓦薩工業園為例,2017至2018年間,該區工人流失率達到100%,亦即製衣廠12個月來都在不斷替換工人。工廠的培訓成本因此不斷提高,造成利潤流失,令外國投資者憂心忡忡。

另一方面,位於布爾里米工業園的製衣工人則在2018年5月發起5天罷工,要求提高工資及改善工作待遇。同時,不少埃塞俄比亞的錫達馬人(Sidama)也反對政府建設工業園。錫達馬人除了反對國家的政策,也要求建立自己的國家,曾發動罷工暫停工業園區的營運。跨國服裝品牌要持續剝削埃塞俄比亞的人民,以及政府以廉價勞動力換取商機的大計,看來仍然要面對工人(積極或消極)的反抗,以至該國複雜的政治問題。

 

報告原文:

Ethiopia is a North Star: Grim Conditions and Miserable Wages Guide Apparel Brands in their Race to the Bottom

Made in Ethiopia: Challenges in the Garment Industry’s New Frontier

 

相關報導:

【惟工解密】追蹤每日使用的東西的來源,你會發現......

2星期轉新款 製衣工人生死時速

一年逾千人暈倒 人權機構揭柬埔寨代工廠現代奴隸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