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多國移工參與同志遊行 菲女同志拒中介「女性化」要求

23/11/2018 - 2:41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剛過去的星期日(11月18日)是第四屆移工同志遊行,主題為「Pride Change Freedom 」。中午一點起,遊行的隊伍從愛丁堡廣場起行。移工朋友們穿著六種不同顏色的衣服,隨著隊伍排列構成一面彩虹旗。不用工作的星期日,她們都精心打扮,臉上綻放自信真誠的笑容。遊行過後,遮打道成了表演的舞台,移工朋友隨著音樂起舞,自由舞動的樣子彷彿是一種驕傲的自我宣示。面對移工和同志的雙重邊緣身分,她們團結地向公眾大聲喊出平等的訴求。

拒絕中介僱主「女性化」要求  女同志忠於自我
Filipino Lesbians Organization的主席Ivan披著黑西裝外套登場表演時,周圍姊妹的尖叫歡呼不絕於耳。清爽俐落的短髮,男性化的衣裝,Ivan的年輕外表讓人看不出來港工作已13年。此前的5個僱主都不接納她的性傾向,合約到期後便不再續約。也有案例,有同志移工因為性傾向而遭僱主終止合約。料理家務的能力,與性別特質並無關係,僱主擔憂的是同志移工「教壞細路」,隱含同性戀與社會上偏見與污名的角力。

不少男性化的女同志移工找工作時都有類似經歷。在接觸僱主之前,中介公司已要求她們留長頭髮、換上女裝,展現傳統的女性形象,迎合社會主流的目光,受聘的機會才比較大。但Ivan不曾打算隱瞞自己的身份。她很早以前就開始中性打扮,即使遭到中介勸說,仍堅持貫徹自己的性別表達。「就算第一次成功假裝了,也無法永遠裝下去。」Ivan的語氣堅定,「誠實很重要。」忠於自我,並非徒勞之舉。Ivan終於遇上了現在的僱主,他們是一對同志伴侶,十分支持她參與性別運動。


Filipino Lesbians Organization主席Ivan

歧視無處不在  弱勢只得啞忍
不僅在職場上僱主對於「女性特質」有刻板要求,移工們週末出行時也會遇到不同程度的歧視。Ivan表示, 她不時會因為自己的打扮而受到他人異樣的目光,搭地鐵時被人盯著看、說閒話是常有的事,去女廁所也曾因被當作男性而被罵,甚至被要求去男廁。除了Ivan外,許多受訪者也表示自己曾面對歧視,因較為男性化的打扮而受到人們言語上的攻擊。

陌生人的誤會已令人難過,在移工的社區裡,性小眾也同樣面臨不被理解的困境。有受訪者表示自己因為出櫃而被同鄉排擠,同鄉知道她是同性戀後刻意疏遠和避開她。也有人說自己之前常常參加教會活動,喜歡在教會和大家一起唱歌、跳舞,但性傾向被發現後不被同鄉接納,只好放棄再去教會。部分受訪者因其性傾向而受到社交群體的壓力,她們大都只能沈默以對,或是刻意忽視。

同運工運共生  直面雙重困境
遊行中不乏最低工資和最高工時等改善勞工條件的訴求,連結了工人與同志。現今全港約有35萬名家務移工,佔整體就業人口的9%。Ivan指出,家務移工對經濟和社會有不少貢獻,她們的權益卻常常受到忽視。菲律賓和印尼是香港移工家務工的兩大來源,兩個國家分別盛行天主教和伊斯蘭教,對同志並不友善。同志移工來港工作,雖然可以暫時離開家鄉的傳統信仰,但香港社會風氣偏向保守,家務工的工作規定又設下另一重限制,讓她們面對著雙重困境。

與其他面向公眾的工種不同,家務工的的職場就是僱傭雙方的私生活,工作範疇演變成生活限制。在現行法例下,家務工必須與僱主同住,對同志而言,這會造成諸多不便。同志移工未必想向僱主出櫃,強制同住卻令她們的一言一行曝露於僱主目光下,難有私隱。如果遇上恐同僱主而遭解僱,移工只有14天時間去尋找新僱主,如果未能獲聘,就需立刻回國,負擔極高成本。在「強制留宿條例」和「兩星期規定」的限制之下,不少人只好把自我隱藏在衣櫃裡。即使是已公開性傾向的同志移工,也希望保有個人的生活空間,簡單如跟女友談電話,瑣碎如穿著和晾曬男裝內褲,當與僱主同住,都難免有所顧忌。

“Solidarity forever!” 支持不分性向族裔
在九十年代,菲律賓移工稱得上大主流,佔香港家務移工人口整體84%,到了現在已下降至54%。印尼成為第二大移工來源地,佔整體44%。前幾屆移工同志遊行,參與者幾乎全是菲律賓人,這一屆則多了不同國籍移工的身影。印尼移工聯盟(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和Asosiasi Buruh Migran Indonesia (ATKI-HK)表演了印尼版的“One Billion Rising Dance”;尼泊爾工人協會(Nepali Workers Association)則演出了傳統舞蹈。本地組織自治八樓是本屆主辦方之一,藉遊戲活動打破「本地 VS 移民」的對立。正如Ivan所指,移工和本地的同志一樣受到歧視,對不同組織合作參與遊行感到十分高興。

很多異性戀的移工姊妹跟隨組織參與遊行,不分性傾向共同爭取平權。來港15年的Jantte已在此結婚生子,每個星期日都會帶同兩個小女兒來中環,這天依然不例外。兩個小女兒雖然未必明白什麼是同志,但她們在場內自由嬉戲,與移工們親密共處,本就是「無分攣直」的最佳證明。

女同志Bedh十分幸運,29年來一直為同一個家庭工作,直到最近一年才開始參與運動;為自己、為他人發聲,從來不會太遲。一頭短髮灰白瀟灑的Bong,來到香港工作已經26年,經歷四分一世紀,見證時代變得開放了嗎?「還未,」她說,「香港在慢慢進步,但還未完全成功。」不同性傾向、不同族裔的人走在一起,正是為了推動社會邁向開放。就如遊行中一再響起的工運歌曲《永遠團結》(Solidarity Forever),隊伍揮著彩虹旗穿過隧道時,歌聲迴盪四壁,引來眾人的和應。

相關報道

籲關注同志處境 移工與本地團體合辦遊行
https://wknews.org/node/1870

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https://wknews.org/node/1285

20張照片帶你看第二屆外傭同志遊行
https://wknews.org/node/1295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