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大學城清潔工維權四周年 罷工時序全紀錄

27/10/2018 - 4:47pm
Share

編按:近年,從浸大到海麗邨到廣州到倫敦,各地的清潔工紛紛行動起來,反抗刻薄的外判商。四年前,廣州大學城更換物業管理公司,200位清潔工罷工,抗議舊外判商違法勞法,同時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補繳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亦要求新外判商聘請全數清潔工。工人無懼政府的打壓,以及資方分化本地外地工人的詭計,最終得到勝利。在一個多月的抗爭中,有不少大學生關注及參與行動,惟工新聞特此轉載當年積極參與行動的大學生祥子的文章,回顧清潔工人罷工過程。

物業公司變換
8月4日:大學城清潔工人(內地稱環衛工)得知大學城將更換物業公司。《廣州大學城市政管理所採購小谷圍島市政清潔服務項目》中標結果在網絡公佈,原物業公司廣電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電」)沒有中標,將於8月31日撤出,將由隧成建業物業公司(以下簡稱「隧成」)接手。工人得知消息之後便等待廣電下發通知。
 
2004年廣州大學城正式啟用,多間大學進駐,經過不到一年的過渡之後,外判清潔工作由「番禺區環衛局」移交給廣電物業。在過去的九年裡,廣電物業一直承包大學城的清潔工作。
 
工人意識到合同終止,多次反映意見未果
8月8日:等待4日後,廣電公司方面沒有動靜。於是清潔工人便到公司詢問,公司管理人員稱不知情,對於工人的疑問置之不理。
 
8月9日至20日期間:工人們利用休息時間多次向公司、街道愛衛辦以及勞監等相關部門反映情況,希望獲得相關回覆,輾轉各個部門之間,沒有得到回應。其中,8月12日上午,近200名大學城清潔工聚集在小谷圍街道辦,為繼續累積年資,爭取留在大學城,與小谷圍街道辦商討,並無結果,廣州青年報、新聞日日睇等媒體《大學城換物業,清潔工何去何從》為題報導。
 
8月20日,在清潔工連續幾日表達訴求的壓力下,廣電物業召集部分清潔工開會。會上,廣電物業堅持「要麼跟著走,要麼自動離職,不予賠償」的立場。工人認為公司根本聽不進勞方的意見,會議的性質根本不是協商,而是下通知下命令。有工人代表現場表示,如果公司不拿出協商的誠意,那麼工人從明天(21日)停工。對此,公司置之不理。
 
工人集體行動醞釀
8月21日,首次罷工:無奈之下,200多位清潔工選擇中山大學開學日在大學城GOGO新天地罷工維權,拉出橫幅「日曬雨淋九年合同終止,不承認年資,清政府幫幫我們」,期待引起學生以及更多人的關注。這次維權引起了一群學生的關注,中山大學祥子和其他學生前往現場了解事件始末以及工人訴求,並將這一事件撰寫成文《開學日,大學城清潔工罷工維權!》發在網絡上,號召更多的學生和社會人士關注;此文獲得多家校媒和大學城的公眾賬號轉載,約近20萬閱讀,次日大學城清潔工罷工事件引發廣泛關注。
 
同日媒體採訪中,廣電首次向媒體發出「三不改變」的媒體通稿,意圖反駁工人訴求。但同日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和公司管理人員都出現在現場,但並未與工人形成實質性的協商,街道辦勞監、市勞監部門現場勸工人停止罷工,向法院提訴(勞動仲裁需時數月到數年),工人並未採納。
 
8月22日,正式遞交書面訴求信。工人上午停工,向廣電物業、街道辦及勞動部門提交訴求書(《大學城清潔工人訴求書》),表達了清潔工們的四大訴求:1、去向問題; 2、合同問題;3、工作量問題;4、工作內容和待遇。清潔工下「最後通牒」,希望公司在三日之內(最遲8月25日下午)工人的去向問題給予明確的答覆;對於將來的工作安排,工人應當有參與決策和協商的權利,不能接受公司單方面強加的工作安排,否則繼續行動。期間遞交給廣電公司時遭遇拒絕接收,後將訴求書放置廣電辦公室,工人離去。
 
在微信和微博等新媒體上,大學城清潔工人維權的消息繼續擴散。祥子的文章以《我是大學城學生,我希望更多人關注大學城清潔工罷工》、《大學城清潔工的冰桶挑戰》、《緊急關注|大學城清潔工九年年資不予承認,無奈上街抗議》等題目在大學生們的微信圈中不斷洗板。同時,在網絡信息傳播和聲援之外,同日有十多位大學生自發到現場,走近維權中的清潔工,訪談詢問爭議和主要訴求、了解工人們的家庭和生活狀況,表達對工人們的同情和支持。
 
8月22日下午到25日:工人回到工作崗位,等待公司的答覆。在此期間,廣電員工微博賬號@青箭R發出「三不變」規定意圖反駁工人訴求,而針對工人的疑問和要求始終沒有明確答覆。
 
8月23日,工人選出工人代表。上午,全體200餘位清潔工人組織開會。會上明確了工人將集體談判的方式維權,並(在NGO幫助下)以工作組別和部門為單位,全體清潔工人選舉選出18名工人代表。下午,工人代表按集體行動需要分工,由相應代表負責組織、談判、對外宣傳和聯絡、後勤與財務等若干小組。
 
8月25日下午,回覆無果。下午3點,全體清潔工人來到大學城商業北區廣電物業公司的辦公室,等待關於員工安置的答覆,全體員工一致要求留在大學城做市政清潔工作。工人於公司辦事處外面待整整一下午,公司副總經理等高層出現,但敷衍、搪塞一直不肯回應,多次藉口去街道辦藉機躲開工人,而沒有任何誠意回應工人提出的訴求。工人決定第二天發起正式罷工!
 
8月25日晚上,公司騷擾:廣電物業公司人員私下到其中三位工人代表家中想要私了,並威脅工人代表要其退出,否則報復,甚至跟蹤到凌晨四點鐘。幾個工人代表沒有妥協。工人代表表態,「就算拿個十萬八萬來我面前,我也不會收,否則我對不起信任我的工友」!
 
大學生聯名:同時,祥子在網上發出公開信《大學城清潔工人集體維權,大學生該做些什麼?》發起大學生聯名支持清潔工維權,號召大學生聲援清潔工。公開信戳破廣電「三不改變」陰謀,並呼籲大學生關注大學城清潔工的群體命運,以聯名的方式支持他們合理合法的訴求和抗爭,要求他們留在大學城。
 
正式罷工,集體維權
8月26日,全體清潔工第一天正式罷工抗議:由於25日公司沒有給出答覆,工人正式在大學城罷工,舉牌抗議,現場有廣電公司代表出現,但是該代表「一問三不知」 ,對於工人的訴求,都是迴避轉移的態度,公司見記者到場就假裝拿水發放給清潔工,清潔工堅持不要,接受各大媒體的採訪,堅持「三不變原則」。同時,昨晚幾個工人代表通宵被恐嚇,今天有一些身體狀況出問題在休息;有一個代表家人受驚過度高血壓發作進醫院。據悉,大多數清潔工都是本地人,十年前田地被政府徵收後成為清潔工,之後十年以此謀生,十年前為維護自己的田地利益也爭取過,現在又為自己的勞動權益而爭取。維權的代表表示:「如果我們不爭取,下一批歸他們管的清潔工又會遭到不平等的對待。」
 
同日,部分工人代表前往番禺區總工會,廣州市總工會遞交訴求信,希望工會協助工人處理勞資糾紛。暫無回應。
8 月26日下午,微博@講掂物業發表長微博《給廣電物業點十個贊》:據了解,《講掂物業》是由廣電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廣州廣播電視台飛揚88頻道和廣州市物協聯合製作的,全國首個物業服務欄目。也就是說,廣電物業在給自己點讚,這似乎也表明了廣電物業的態度:我沒錯!
 
8月26日晚上,工人微博@大學城清潔工維權針對廣電自我點讚做出十二點回應,譴責公司連同工人集體談判的誠意都沒有,工人連續兩天要求集體談判卻遭到公司持續的敷衍、內容毫無實質意義。罷工白天不表態,晚上卻到工人代表家中恐嚇、騷擾,直到凌晨四五點鐘,這是公司光明磊落的做法嗎?
同日,大學生公開信的效果持續發酵。截止到中午12點,已有122名同學簽名。同時,越來越多的大學生在微博和微信中關注這些「離我們很近又很遠的隱形人」。各個學生媒體公共賬號和微博賬號持續發問關注事件進程,支持清潔工人。
 
8月27日,罷工第二天,200多名清潔工轉場至小谷圍街道辦繼續維權抗議。上午,工人代表與省總工會通電話,省總回覆代表,番禺區總工會明確下午派人過來對話。下午三點,省總會和區總會仍未見踪影。代表多次催問,省總會市總會竟說不知情,導致全體工人對「娘家人」的徹底失望。罷工數天,大學城現在各村子裡面的垃圾成山沒人處理。工人表示,也希望盡快回到崗位上清掃垃圾,可是公司沒有誠意進行集體談判,她們根本無法安心回到崗位上啊!
 
同日,工友開始陸續收到社會人士及學生捐贈的飲用水,支持維權。
 
同日,東莞被打清潔工住院舉牌支持廣州大學城清潔工維權:「我們是東莞清潔工人,請為我們伸張正義!廣州大學城的清潔工友們也要團結起來,堅持到底!」「我們是東莞清潔工人,我們撐廣州大學城清潔工人,團結起來維權到底!」「希望我們和廣州大學城清潔工友都拿到合理的賠償」
 
8月27日晚上,祥子等大學生也發起了#一人一瓶水#贈清潔工捐款倡議——支持清潔工維權 呼籲社會人士捐贈一瓶水金額支持清潔工,並由負責基金的工友小組統一買水給集體工友。當天,工人代表開通對外捐款銀行賬戶,接受捐款。
截止到中午,有207個大學生在公開信上簽名。微信公眾號「高校資訊」發文《繼續支持大學城清潔工人》,中大學生阿牛的公共賬號「阿牛工作室」發文追蹤了事件最近兩天的發展。
 
8 月28日,罷工第三天,清潔工們再次聚集在中大GOGO新天地,衝突升級。工人們席地而坐,一度唱起國歌。社會人士、工人請來的律師、大學生皆有到達現場支持,許多大學生聲援圍觀並妁創意行為藝術為罷工加油,發標語「廣電物業,停止作孽」「撐清潔工」。今天工人請律師來現場普及維權法律知識,讓工友知道哪些權利受侵犯。上午10點多,律師被派出所警察強行帶走,警察還要帶走現場支持的大學生,工友則圍著大學生一直跟警察對峙,在工友的團團保護之下,大學生並未被現場警方帶走。現場一度發生混亂,在爭執中,一名環衛女工被警員022018打傷手部。下午,律師被警察帶走後,工人到派出所門口要求放人,直至下午約4點吳律師才被放出。
 
接近中午,區總工會終於來了!工人提出四項訴求:1,放了吳律師,2,支付被打傷的清潔工代表的醫療費。3,要求委託第三方談判顧問,4,確定集體談判時間地點。區工會的人連同街道辦人員表示:1、選出5-10名工人代表,不需要那麼多人來談話;2、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不要在這裡坐著;3、區總工會有免費的律師給大家做法律援助,大家應該來申請,不要自己請律師。工人拒絕並強烈要求放出剛剛被帶走的律師,表示要用自己的律師!要求盡快放出吳律師,盡快談判!
 
同日,中大學生發文《中大學生:我們為何應該聲援清潔工人?》指出:如果連我們這些接受著高等教育而且擁有大量空閒時間的個體都不去嘗試改變社會不公,那麼我們還能指望其他什麼人呢?
 
同日,暨大學子發文《支援廣州大學城清潔工維權:暨南大學師生校友動員書》呼籲師生校友動員,呼籲廣電物業不要逃避對清潔工人的法律義務,保障清潔工人的合法權益,與工人進行平等的集體協商,有誠意、認真的回應工人的訴求,為工人九年的辛勞和汗水支付經濟賠償金,給辛勞的勞動者一個交代!
 
截止28日,工人仍然沒有接受到任何回覆。當晚現場青年學子撰文《看!有力女人在抗爭:大學城清潔工維權罷工紀事》,引發關注。8月28日網易等多家媒體對該事件進行了客觀報導,稱工人的訴求合理合法。
 
中大逸仙時報報導了當天警察的暴力行為,並回顧了大學城的拆遷歷史。網絡上,疑似廣電物業員工的賬號(約五六個)對大學生的不斷挑釁、抹黑和污名化。
截至28日晚上,已經收集了725個聯名,他們來自國內外124所高校及機構。他們中有來自大學城的十所高校,也有的來自省內外各高校及社會人士,更有來自國外大學如早稻田大學、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北海道大學、慕尼黑大學等在國外求學的學子!
 
8月29日,罷工第四天:工人代表等十人上午去廣州市政府情願並遞交工人訴求信,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下午去省總工會遞交訴求信,並拿到了回覆信,但省總方面並無明確回覆;其餘清潔工留守在新天地靜坐,大學生持續去現場,帶工人一起學唱《團結就是力量》;因為擔心歌聲太大影響到中大至善園學生的休息,清潔工人在微博上向中大學生致歉,希望能寬容。
 
工人打電話給「工人在線」,對方稱不是工會的人,不能解決問題。後聯繫上省工會主席黃業斌,稱「支持工人訴求」。廣電未出現,暫無回應。
 
同日,大學生發文回應廣電「霸道維權說」——《究竟是誰「霸道」?》指出:事件解決的有效方法無非是廣電物業放下身段,不再傲慢和「霸道」,坐下來與工人進行平等的協商和談判,解決問題。
 
同日,深大學子發文《深大學生:我們為什麼要關注清潔工人罷工》聲援清潔工維權,指出:在這裡,我們聽不到明裡暗裡的聲援,看不到像廣州大學生們舉牌捐款的實際行動。是歷史排除了深大的學生,還是我們選擇自動離場。是時候清一清自己的身體和心靈,重新進場。這座走在全國民主和法治前列、最有公民性的特區城市,培養出來的青年理應最具有參與公共領域的能力和擔當。
 
29日起,現場大學生開始教工人唱歌,以及與工人訪談。截止同日中午13點,清潔工共收到社會各界熱心人士捐給清潔工人買水的善款達3387元(人民幣,下同)。由此同時,島志、高校資訊等媒體發文指出大學城已經垃圾圍城。
 
8月30日,罷工第五天。清潔工們繼續在新天地靜坐。有消息稱政府相關部門正在協調,廣電物業比較頑固。學生對工人的支持也不斷升級。烈日炎炎,先後有5批大學生來送水,有學生組織工人唱勞動者讚歌。清潔工坦言:真的很激動,我們晚上被騷擾,白天還要靜坐抗爭維權,感謝所有人給予我們的支持!我們工人有力量!
 
8月30凌晨5點左右,工人代表再次遭遇公司跟蹤、騷擾,全體工人緊急集中前往支援,公司的人於6點半左右離去。同日爆出,有代表在鄉下的家屬親戚同樣遭遇騷擾,威脅代表退出維權行動,工人並沒有妥協。
 
同日,網友@KMPlayers爆出猛料:廣州番禺區政府網顯示近年大學城所在地小谷圍街道的環衛成本測算表,2004年成立小谷圍街道辦清潔工核定426人,清潔工說只有200多個工人幹活,那麼,剩下200多個空頭名額的工資、按照十年計算高達近億元的財政撥款去向就成了謎。廣電公司員工@帥鍋序列發表微博說「服務行業吃人頭很正常。」
 
同日,中山大學教授何高潮發表評論:大學城清潔工維權事件,這個偶然事件後面是一個大問題,即如何在市場化的條件下保護清潔工人這一類技術含量不高、工作崗位分散、被替代性大的勞動者的權益問題。現有的製度和做法不利於他們,需要找新的機制和製度。
 
同日,廣東石油化工學院學子發文《呼籲廣東石油化工學院師生關注並支持大學城清潔工罷工》,呼籲:老師、同學們,我們作為知識分子應當走在時代的前線,首先擔負起社會的責任,廣州大學城的清潔工的權利得不到保障,維權之路如此艱難……發出你的聲音吧,工人需要你們!
 
大學生「一人一句撐清潔工」的活動繼續,不斷有大學生在網絡發表照片,並標註相關職能部門,呼籲其盡快出面解決問題。
 
同日,由大學生幫助工人整理最近的工人維權新聞、材料《掃街》第一期,第一次發放給工人了解外界對工人維權的支持。
 
8月31日,罷工第六天,是合同到期的最後一天。工人表示,今天是我們合同到期的日子,公司至今還沒給出安置方案,我們將堅持同無良公司廣電物業抗爭。同時,物業公司晚上老是派人派車跟蹤員工,騷擾員工的家屬,搞得工人的家屬人心不安,造成了很大影響。清潔工依然在新天地靜坐維權,下午大學城突下大暴雨,所有工友靜坐淋了一身,在旁邊躲雨,也堅決不回家。時至今日,大學城已垃圾圍城。
 
同日,有學生前往廣電於大學城承包的其他項目——廣州檔案館了解,意外發現廣電違法用工情況,同日與廣電發生少許矛盾。
 
同日,中大學生祥子申請公開大學城清潔工用工情況:致信番禺區政府及城管局,要求公開大學城小谷圍街清潔工作財政撥款及僱傭清潔工人數、工資組成等,並公開對廣電物業清潔工合法權益保障的調查情況。
 
同日,大學生發布工人訪談報告,揭露無良廣電剋扣工人工資,拖欠社保,工人工傷無人管現象。
 
同日,西北政法大學學子發文《支持廣州大學城清潔工人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呼籲聯名信》指出:我們不是冷漠的群體,「法治信仰,平民情懷」也不是隨口說說,她們不求以享受國家「主人」的待遇,只求按照法律法規實現她們的合法權益,做一位有尊嚴的勞動者。
 
同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學子發文《廣外從未缺席:呼籲並支持大學城清潔工維權》呼籲:發出我們當代大學生的聲音,發出當代90後的聲音!簽署聯名信、捐款給清潔工人買水,行動雖小,對於清潔工人確是巨大的支持。
 
近兩日,中大學子針對此事引發網絡論戰。麥子林夕針對《中大學生:我們為何應該聲援清潔工人?》一文發出反駁《我為什麼不簽名》,中大學子陸涼、逸仙高海波等次日發文反駁麥文《客觀不是藉口-回應麥子林夕》、《我為什麼支持清潔工維權》。
 
9月1日,罷工第七天,清潔工人繼續在GOGO新天地靜坐維權。廣大、廣外、中大的學生以及其他社會人士僅有到場給工友送水送支持,新工人藝術團的孫恆給工友們寄了18箱同心桃表示支持,寓意同心協力、堅持到底。下午工友們接到通知,確定廣電物業在第二天會與工人代表在小谷圍街道辦進行談判。
 
同日,人民政協報發表香港理工大學的博士生文章《清潔工人勞動權益如何保障》,發出思考:在當前提倡給予清潔工人更多人文關懷的背景下,他們連法律規定的權益都無法完全得到保障,這種現狀值得我們思考———讓清潔工人有尊嚴、有保障的工作,究竟應該從哪些方面著手?
 
同日,一社工工作者發文《社工,你在哪裡?——來自廣州市大學城清潔工維權事件的呼喚》聲援清潔工,指出社會公義是社會工作的核心價值,「社工需要在維護社會公義的事件中表達自己的關注,勇敢踐行自己的使命,實踐自己對社會的承諾!」
 
廣外學生「胡說」發文《遠在他鄉的聲音》,繼續回應前日中大學子的辯論,指出:學生努力的方向是事實的最大可能呈現,真相的最大可能公開,而廣電的行為是欺騙、拖延夾雜暴力,不是致力於用有力證據證偽學生的信息,而是用社會資源企圖閉上工人的嘴巴,切斷學生調查的途徑。
 
同日,由大學生幫助工人整理最近的工人維權新聞、材料《掃街》第二期,發放給工人了解外界對工人維權的支持。
 
截至9月1日凌晨,共收到超過1000名來自全國大學生及海外留學生簽名支持清潔工維權(聯署截止),清潔工捐水賬號已收到4098元社會捐款。
 
開啟集體談判進程
9月2日,罷工第八天。早上七點工人全體於新天地集合,中大學生送來八寶粥、麵包和蛋糕,到現場關心和支持我們。十點鐘,全體清潔工來到小谷圍街道辦與資方作第一次談判。
 
第一、二輪談判過程:上午的第一輪談判過程中,廣電物業一直不接受工人的談判顧問參與談判,資政雙方就勞方談判顧問是否出席或發言反覆糾纏,導致上午的談判未能進入實質程序。中午,最終在政府協調下接受。
 
下午三點進行第二輪談判。工人代表與街道辦和市勞動局的工作人員繼續談判,廣電物業始終沒有出現。廣電物業通過政府部門提出「按照年資每年給予1000元經濟補償金」的提議,工人代表在與全體工人商量後拒絕了該提議並提出了工人自己的方案。最終,街道辦工作人員表示將就工人的立場與廣電物業溝通,並擇日再作下一輪談判。工人感謝談判過程中,工會同工人坐在一起,工人立場。工人強調:我們要爭取自己合法權益,讓我們的勞動價值得到承認與尊重!堅持呼籲廣電與我們共同平等、有誠意的談判。
 
同日,由北京寄來的同心桃已經寄到,工人備受鼓舞,工人齊舉同心桃,表必勝決心。截止同日,工人已收到社會捐款已達4548元。
 
同日,獨立作者黎學文在《東網即時》發表評論文章《勞工維權與社會聯合》指出,只有勞工維權實現了社會聯合,才會為未來勞工運動實現劇目升級奠定堅實的基礎。
 
9月3日,罷工第九天。氣溫高達35度,大學城全體清潔工繼續集結在GOGO新天地維權靜坐,希望早日談判成功,解決訴求。工人表示,「我們很希望早點能回到崗位,昨天談判巳經起了一個很好的開頭,我們會繼續努力。」今天廣電打電話表示能和兩個工人代表談,被工人代表拒絕。工人代表說「我不會離開大家和公司私下談的。」工人多次表示,我們始終相信勞資雙方坐下來談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途徑,希望廣電可以有誠意、平等同我們進一步談判。截止六點,公司沒有出現,今天未有談判。
 
同日晚上,中大學子訪談廣電物業其他項目再次發現違法用工情況,發文《再曝廣電違法用工檔案館工人曾欲集體辭工》,再一次讓公眾了解廣電無良企業的用工情況,指出:廣州市檔案館的清潔工(隸屬廣電物業)每月工資1900元,公司不包他們吃住,也不給他們買社保和公積金。29號,受到大學城清潔工人罷工的影響,檔案館的清潔工人也遞了一份集體辭工書,不過後來公司給每個人補了600元,事情被平息下來。
 
同日,網友接輿發文《清潔工罷工,要的不是金錢》,指出:清潔工們需要的是在此次行動契機中尋找一種凝聚力,一種可以長期保持清潔工以團結、民主的方式來應對問題的凝聚力,或許爭取組建一個規範的工會是獲得這種凝聚力的方式之一。
截至目前,清潔工人已收到社會各界熱心人士捐助買水錢已達4548元。今天兩批大學生捐水到現場。
 
9月4日,罷工第十天。大學城清潔工維權已接近一個月,網友@羊駝青拍照展現大學城垃圾堆積情況,曝光大學城已經垃圾圍城:城市的微妙變化之於我們,卻是生存之於她/他們。
 
工人收到街道辦通知,下午1點將與全體工人開展第三輪集體談判,工人表示已經準備好了。期盼廣電能好好、平等的同我們對話談判,一同把問題解決,保障所有工人的權益。
 
第三輪談判過程:同日下午1點,工人代表及其顧問與政府部門進行第三輪談判,勞政雙方都表示願意盡快促進協議達成。當天共進行了三個多小時的談判,廣電物業並未派代表出席同日下午談判。@大學城清潔工維權:今天在街道辦進行了第三次集體談判,街道辦介紹了小谷圍街道辦與廣電物業公司溝通協調的情況,轉告了廣電物業公司願意給每個工人按照年資每年支付2000元安置費的方案。工人跟街道辦重申了我們希望公司支付我們年資經濟補償金及停工期間的工資,以及主動為我們工人補繳欠的社保和公積金。我們全體工人感謝政府的積極協調,我們同樣希望早日回到崗位服務大學城,希望廣電能同我們友好協商。希望我們的訴求早日得到解決。
 
同日,由大學生幫助工人整理最近的工人維權新聞、材料《掃街》第三期,發放給工人了解外界對工人維權的支持。
 
附:[同心桃背後的故事] 「阿姨,你昨天吃同心桃了麼?」 「我拿回家,家裡有四個人,兩個小孩,一個桃子分開四塊,小的說我要大的! 」 「我告訴她這個桃子是從北京寄過來給媽媽我加油的!」
 
9月5日,罷工第十一天。工人繼續在大學城新天地罷工。上午廣州下起雷陣雨,維權的清潔工人們轉移陣地避雨。下午三點,清潔工集體與街道同政府部門進行第4次談判。
 
第四輪談判過程:工人同於街道辦同政府進行第四次集體協商談判,廣電物業依舊未派代表出席。街道辦轉達廣電協商結果,表示廣電物業願意支付按照職年資每年支付2500元,及支付停工期間工資和為沒有補繳社保的30多名職工補齊社保。雙方在多個方面達成共識,但針對補繳公積金方面還存在很大分歧。工人同時表示希望廣電能同工人對話,共同處理、協商糾紛。
 
同日,南都刊發街道辦關於網絡針對「426人頭費」的質疑回應:「除了現在合同到期的清潔工220人外,還有另外一部分合同未到期的144人,加上管理層、司機等崗位人數,總人數與核定的426人吻合。」工人對此回應反應強烈,並指街道辦、廣電欺騙公眾。
 
截至目前,中秋假期前一天,勞資談判並未達成一致。
 
9月6日,罷工第十二天。中秋假期,全體清潔工繼續在大學城新天地靜坐維權。清潔工們在維權現場收到來自學生們的愛心月餅與西瓜及現金捐款,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段主任、北京工友之家及向陽花女工中心捐贈的飲用水。當天下午3點,工人同街道辦開展第五輪集體談判。
 
第五輪談判過程:工人第五次同街道辦協商,至晚八點,清潔工與廣電物業原則上達成勞資集體協議。工人談判代表和談判顧問據理力爭,艱難地爭取到工人的權利和尊嚴。工人終於實現了集體談判並在年資、社保公積金等成功達成協議,並以打包形式一次性3000元安置費按照年資補償清潔工,部分未補繳社保工友同意補繳。全體工人當晚舉手錶決通過。
 
當夜20點32分,@大學城清潔工維權(清潔工官方微博,現改名:大學城清潔工人)發表了「成功了!」。但在簽署集體談判協議的時候發生分歧:資方不同意把簽署的協議書文本原件給工人,說要在9號簽署所有附件後才給勞方一份完整的協議書。工人代表要求今夜給協議書原件,對方不同意只同意給複印件。在這種情況下,談判代表及談判顧問就沒有簽署由全體清潔工人表決通過的協議書。故全體工人將與9月9日待確認各自年資後再統一簽署協議書。
 
9月7日-8日,工人集體休息。工人確認年資,在家休息等待9日簽署集體協議書。
 
9月9日,正式簽署集體協議。下午4點,所有大學城清潔工與資方正式簽署完協議後,發布維權最終勝利的公告以及感謝社會關注的消息。「我們全體工人簽署集體談判協議書,我們持續長達一個月的維權和為期15天的靜坐罷工終於實現了集體談判並在年資、社保公積金等成功達成協議,終於爭取到一個滿意的結果。協議五個工作日拿到我們的賠償。」工人表示:在這過程中,勞、資、政在我們的維權行動當中均中以理性、諒解和務實精神互相妥協並達成共識,我們感激政府對我們的支持。因集體談判協議有保密條款,故協議內容不再對外公開。
按照計劃,第二天所有工人將同新公司和愛衛辦開會,討論清潔工工作安置問題。
 
分化、打擊報復開始,工人繼續抗爭
9月10日,分化、打擊報復開始。「維權成功」的第二天,就在清潔工人滿心歡喜地前往街道辦與新東家「隧成」公司簽約的時候,卻被告知:「本地」工人,男60歲和女50歲以下的,可以與新公司立即簽約,下午就可以開工;而「外地」工人則「等候進一步通知」。而這明顯違背招標書中規定「中標人應無條件全部接受本項目原有的全部員工並按照番府辦〔2013〕46號文規定清潔工人用工標準,保證用工合法性。」新公司隧成建業違反招標書,並可疑企圖分化全體清潔工。工人代表集體向愛衛辦反映,未得到積極回應,只回應會協調,而對隧成違反標書行為沒有做出任何說法。
 
同日,除少部分工人(30餘人)選擇與新公司簽訂合同外,工友們召開會議表示外地本地清潔工要一起開工、同進同退,當天下午超過160名清潔工未復工,明確表示將繼續以停工抗議,要求全體清潔工復工,一個不落下。工人發出呼籲,表明工人問題並沒有完全解決,呼籲媒體及社會繼續關注。
 
同日,大學生發文《維權「成功了」,工作卻「丟了」 ——廣州大學城清潔工集體維權後續》,揭露新東家的「等候進一步通知」極有可能是想方設法將維權的積極分子剔除出去(外地工人多為維權積極分子),維權尚未真正成功,「打擊報復」就來了,並無視招標書規定。同時,隧成公司之所以區別對待「外地」工人,除了「剔除刺頭」,「消除不穩定因素」,「打擊報復工人代表」之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減人」,為其利潤肆意剝奪工人的工作機會。
 
9月11日,要求全體復工抗爭第二天。上午,160多名清潔工繼續聚集街道辦,工人代表及組長等組織工人繼續向愛衛辦反映,要求回應工人安置問題,工人再次沒有得到回應,工人表態繼續抗爭。由於找到了有力的文件支持,街道辦和新公司無法解釋,只好採用躲避的方法拒絕給予工人正面回答。「一整天的時間都找不到領導。」
 
下午,工人轉至「大本營」大學城新天地繼續抗爭,並集體統一拉起橫幅,喊口號:「我們要復工,我們要生活,我們要工作,我們要吃飯!我們都是清潔工,我們全部要復工,我們都是一家人,外地本地都是一家人,一個都不能少!反對無良企業,反對黑心老闆,反對就業歧視,反對打擊報復!隧成公司阻撓復工,惡意刁難清潔工,工人要求復工,工人團結萬歲!」工人發出吶喊:「我們要復工!新公司隧成公司違反標書約定,拒不安排工人復工。大學城垃圾圍城,登革熱爆發,隧成公司沒有公德心,沒有任何信譽,導致嚴重後果,隧成公司責任難討!工人要求馬上復工,還大學城一個清潔美麗的環境!」
 
當晚,所有維權清潔工人收到安置費補償,於此時間節點發放安置費,街道辦等有繼續分化工人嫌疑,但 晚諸多工人表態,將同外地工人共進退,不落下任何一人!
 
同日,祥子於微博、微信發起「一人一信」呼籲大學城管委會關注清潔工,支持清潔工,用溫和的力量給工友們力量,讓我們的清潔工阿姨叔叔全部復工,讓我們生活的大學城回歸美麗清潔!
 
同日,@廣州大學城工人權益監督小組首開微博發布大學生公開信,發出大學生的聲音:1、要求隧成物業遵守中標書,接收全部工人,對於集體維權中的積極分子不得打擊報復,不得歧視外地工人;2、要求政府找出來解決工人的問題,滿足工人的需求,「為人民服務」難道只是口號?
 
9月12日,要求全體復工抗爭第三天。今天一整天仍然有150多位工人繼續堅守大學城新天地抗爭,捍衛集體利益。所有清潔工都很清楚,如果被公司開除掉四五十個工人,那麼繼續增加的工作量將加到本地的工人身上,未來工人的權益受損將是必然的結局。所以,絕大多數清潔工繼續要求全體復工!同日下午四點半左右,全體工人們來到小谷圍街道辦,愛衛辦工作人員從後門準備溜走,被工人們發現並截住要說法,愛衛辦不得已叫來隧成公司女經理,迫於工人團結的壓力,經理被迫答應接受全部工人,工人將於明日8點簽入職表!廣州大學城清潔工集體行動再次取得勝利!
 
同日,廣外學子繼續為清潔工送水支持,長洲島的居民送來書法「無懼挑撥離間,團結就是力量」。廣外學生發文《「我們」的魅力—堅持與團結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致敬清潔工力量,呼籲更多學生同工人一道爭取最後勝利。
 
同日,眾多大學生參與「一人一信致大學城管委會」呼籲街道辦盡快處理清潔工復工問題,支持清潔工;同時大學生再次發起「一人一電話,急call街道辦」,頓時街道辦電話時刻處於打不通的狀態,諸多大學生致電街道辦要說法以及致電市長熱線反映清潔工問題。
 
當晚,廣州市總工會前副主席劉小鋼微博評論:大學城清潔工停工維權問題再次凸顯政府購買服務的盲點,說明之前一攬子解決方案還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應該科學制定清潔工的勞動標準、應該重新評估政府購買清潔服務的機制、應該強化主管部門和工會對勞動者權益的監察和保護,在清潔公司更換之前半年就應該啟動職工合同調整等。
 
截至維權成功,工人共收到4598元社會捐款,日後將作為清潔工人愛心基金。
同日,由大學生幫助工人整理最近的工人維權新聞、材料《掃街》第四期,發放給工人了解外界對工人維權的支持。
 
抗爭勝利,全體復工!
9月13日,全體清潔工復工!早上8點,全體工人前往新公司隧成簽入職表登記,並同日全部復工,工人發出「我們大學城集體維權的清潔工人今天正式為這個美麗的小島打掃衛生」。至此持續一月餘的抗爭、罷工抗議長達半月的清潔工集體維權正式成功!
 
後抗爭時代
工人慶功宴遇阻: 9月28日,大學城清潔工人舉行維權成功慶功宴,包括清潔工及關注工人的公益人士等近三百人參加。在晚宴開始前的一個小時,原先預定的飯店突然接到通知,因為消防檢查原因被暫時查封。清潔工人只得緊急聯繫飯店,臨時更換場地。工人邀請學生未能參與,精心製作的「感謝大學生支持維權」的錦旗也未能現場遞交給支持的高校大學生。
 
勞動合同談判:自9月13日全體清潔工人不分本地工外地工人統一複工後,9月22日工人收到新公司隧成公司下發的勞動合同,發現新公司再次將本地外地工人區別對待,其中本地工人勞動合同工作地點規定為:南亭、北亭、貝崗、穗石及谷圍新村的小谷圍項目,而外地工人則為:廣州市公司業務範圍內項目,這不得不讓人想起前公司廣電模糊工人工作地點的做法,以圖逃避合約責任,對此工人拒簽合同。
 
9月23日,廣州大學城清潔工推選出新的談判代表,與新物業公司隧成物業代表開展了首次合同集體談判,工友現場遞交了訴求書,就即將簽訂的勞動合同內容提出了八條訴求,包括:工作地點,工作時間,合同期限,加班費用,工資待遇,同工同酬,勞動保護,年度體檢等。
 
9月24日,資方代表已經口頭答應了其中七條訴求,關於年度體檢一項,資方代表說這條需要回公司內部商議後再作回覆,並承諾與10月12日之前予以回覆!────大學城清潔工人最近依靠工人的團結,已經可以熟練地使用集體談判的手段去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她們讀書雖然不多,但是她們的團結精神卻令人刮目相看。
 
10月16日,大學城全體清潔工(本地、外地)與新公司隧成物業正式簽訂為期三年的勞動合同,工人維權平穩過渡,全心全力共同繼續服務大學城,為大學城學子營造美好的環境!

工人致函感謝高校大學生:青年學子,關注底層。
廣州大學城二百一十二位清潔工感謝各高校大學生支持清潔工維權:
「我們全體大學城清潔工深深感謝所有支持過我們的大學生,沒有你們一直的關注和支持就沒有我們今日的維權成功。種種原因,我們沒能親自把這感謝的錦旗送給你們,但你們用簽名聯署、送水、捐款,甚至現場帶我們唱歌鼓勁這些行動,鼓舞了我們維權堅持到底的信心!
近一個月的集體維權抗爭,跟廣電公司作五輪集體談判,我們最終獲得成功,並要求公司按照法律等規定給我們將近350萬作安置補償;而在復工階段,由於新公司隧成物業歧視外地工人,不予我們同時復工的要求,意圖分化我們,我們抗爭數日,多次與新公司、街道辦對話、溝通、談判,最終於9月13日我們全體工人,不分本地外地工一起復工,繼續為我們美麗的大學城打掃衛生,服務校園 ;後來隧成公司同我們簽訂合同的時候再次想將我們本地外地區別對待,我們整理訴求再次同隧成公司談判,希望公司嚴格按照廣州市清潔工的規定制定合同,不能有歧視,9月24日我們針對合同方面提出的8項意見再次同公司集體談判,包括工作地點應具體為:小谷圍街等意見,均得到公司具體回應(除了每年一次的體檢沒有確定外)。雖然現在我們的合同還沒簽訂,但我們已經取得階段性的成功,接下來公司將等待公司同我們簽訂合同。
 
我們全體清潔工,一路走來波波折折,沒有大家尤其是大學生同學的支持,就沒有現在的成功。我們懂得瞭如何去爭取自己的權益,以後的我們將會更加團結,更將我們的汗水繼續灑在大學城的土地上,這是我們的家,也是我們和大學生同學們的家,我們都是一家人!」

相關報導:
聯同工友爭取合理待遇 你也做得到——以浸大學生的經驗為例
https://wknews.org/node/1663
威爾斯醫院逾百清潔工罷工 揭五大外判剝削
https://wknews.org/node/992
【圖輯】海麗邨清潔工罷工第二日 非人勞動逐個捉
https://wknews.org/node/1621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取消清潔外判 少數族裔工人成功爭取同等待遇
https://wknews.org/node/1613
惟工新聞 外判制相關文章一覽
https://wknews.org/node/1635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