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樓比到澳門賭場賭一鋪更快」 玩具鄭賣樓套現 深圳廠倒閉千人遭欠薪

06/09/2018 - 12:39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曾經的玩具大王賣樓破產,對於樂於睇人仆街的網民好像是一宗可以食花生的新聞,不過對於被欠薪同時失業的工人來說,就完全不有趣了。

玩具大王鄭躬洪,行內稱「玩具鄭」,是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 (Toy State)的主席,90年代回大陸開廠,設立深圳南嶺玩具製品有限公司,以生產電子電動塑膠玩具為主,是當時其中一間大型港資企業。該公司全盛時期擁有4000多名員工,產品銷路遍佈世界各大零售商,包括Walmart、玩具反斗城等大型百貨公司。

但近年來,南嶺玩具廠不但面對訂單減少、工資上漲等問題,亦面臨國內愈來愈嚴厲的環保規管,令利潤下降不少。經營條件的轉變不但使該廠倒閉,同時亦令其於香港的母公司宣告結業。據稱,「玩具鄭」早前已逐步沽出物業,變賣家當應對危機。

工人上班知悉工廠停產 追討欠薪被警方打傷

8月27日,玩具大王在深圳的南嶺玩具廠宣布倒閉,並陸續截斷工廠宿舍的電力,禁止工人回到宿舍居住。據工人在微博表示,工廠一直未有處理已拖欠兩個月的工資,亦未有給予適當的補償金安排。員工嘗試到街道辦事處和市政府請求幫助,但卻得不到具體答覆,部分工人更被扣留。有工人報稱被打傷。

據龍崗區人力資源局及南灣區街道辦事處的清盤公告顯示,政府將先行墊付欠薪,同時要求工人通過法律渠道申請法院財產保全,通過法院拍賣財產以支付經濟補償金。然而,工人並不接納政府的建議,情緒相當鼓譟。他們不滿老闆即使坐擁鉅額身家,卻不處理工廠工人面臨的生計問題,而是要等政府協調解決。

部分工人認為,政府的行政程序太過漫長。一般而言,工人申請勞動訟裁所需的時間最高可達三個月,一審需時最多六個月,二審最多三個月。長時間的訴訟實在難解燃眉之急。工人在網上表示,兩個月的欠薪已令他們生活捉襟見肘,特別是臨近開學要支付子女的學費,對他們造成很大困難。為此,過百名工人在兩日後包圍工廠,要求工廠支付欠薪,並發放經濟補償金,與防暴警察對峙良久。

關廠工人理應得到的保障

按照《企業破產法》規定,破產財產在優先清償破產費用(例如破產案件的訴訟費用)和共益債務(例如因無法完成合約而令雙方負債)後,需優先償還拖欠工人款項,當中包括破產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養老及醫療保險供款,以及因無故失去工作而可得到,金額相等於年資×工資的經濟補償金等。可是在「玩具鄭」連物業也要出售套現的情況下,工人追討欠薪恐怕凍過水。

是次工人的欠薪得到政府墊支,是因為深圳早年設立了企業欠薪基金。早在1997年,《深圳經濟特區企業欠薪保障條例》便開始實施,用以保障那些因為工廠倒閉,老闆失蹤而面臨欠薪的工人。其概念與香港的破產欠薪保障基金相似,由政府每年向老闆徵收400元人民幣作為基金供款,在老闆破產,無力支付員工的工資、經濟補償金的時候,先代為支付(上限為6個月,不得超過深圳市平均工資的60%,因此目前标准为7480元× 60%:4488元),然後再由勞動部門向老闆追討欠款。截至2017年,基金預支了1199宗欠薪案件的款項,當中涉及10.55萬工人及3.44億人民幣——即平均每人3260.7元人民幣。可是在2018年,深圳市以基金尚有9.38億盈餘為由,決定停止徵收基金供款5年。然而不少被欠薪的工人並不清楚有這樣的保障,要證明老闆已經破產的過程亦很漫長。可以推斷10.55萬並非整個深圳因老闆破產而遭欠薪的工人實際數字。

另一方面,「五險一金」當中的失業保險亦可讓關廠工人在短時間內解決燃眉之急。目前廣東省的失業工人每供滿一年失業保險,一旦失業就可得到一個月的補助。供滿超過四年的話,每供滿半年即可得到一個月補助。目前一個月的補助金額為當地最低工資的90%,在深圳即為1917元人民幣。

相關報導

全球分工下被犧牲的水谷工廠工人
福昌電子倒閉 老闆潛水 深圳千人追欠薪遭圍捕
拖欠36億 廢罷工權 職工盟抗議港商欺壓內地工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