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黑名單三年終失效 韓國Hydis工人來台向聲援者報告勝利

31/08/2018 - 3:07pm
Share

標籤

編按:被解僱、到台灣向老闆抗議反被驅逐出境、被列入黑名單拒絕入境,面對種種令人絕望的打壓,韓國Hydis的工人仍然堅持下來,抗爭三年後最終迎來勝利。法庭宣佈資方解僱無效,Hydis工會要求資方賠償解僱至今的全額工資,勞資雙方最後達成和解。本周,Hydis工人成功入境,到台灣報告抗爭的勝利。惟工新聞特此轉載台灣公庫報導


文:許詩愷(公庫記者)

韓國Hydis面板廠工人在2015年遭到資方解僱,接著來台向母企業永豐餘集團陳情,隨後因多起抗爭遭驅逐出境。但他們在今年2月因韓國地方法院介入調解,終於成功向資方爭回被不當解雇期間積欠的薪資,並於拒絕入境台灣3年的禁令到期後,重返台灣和聲援者們聚會,說明這段期間的抗爭歷程。

台灣永豐餘集團旗下的元太科技公司在2008年收購韓國Hydis面板廠,2015年初關閉生產線且大量解僱員工,引發工會激烈反彈,Hydis工人和韓國勞團六度來台向Hydis母集團永豐餘陳情,近40人被列進入境「黑名單」,前工會會長裴宰炯更為了抗爭自殺明志。

而在2015年5月31發起的第三次遠征中,10餘名韓國成員直接露宿永豐餘總裁何壽川家門口,並前往總統府要求時任總統馬英九協助;但6月9日晚間,台北市警方以靜坐營地違反《廢棄物清理法》與《社會秩序維護法》為由,拆除裴宰炯的臨時靈堂、逮捕8名韓國抗爭者,移民署依《入出國及移民法》將眾人驅逐出境、限制入境3年。

「搭飛機只要兩個多小時,但我們等了三年才能重新來台灣。」當時已絕食4天的Hydis工人李尚彥逃過一劫,接著於6月12日參加永豐金股東會陳情,警方仍在現場將他強行帶上警車。後經台灣人權促進會、義務律師團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提審,法院裁定警方違法逮捕,當庭釋放李尚彥,成為《提審法》2014年上路後,台灣第一起成功案例。

今日見面會中,Hydis工人便列出他們在台發起數十場記者會、抗議的照片,以及遭遣返回國後,前往首爾長期露宿,成功邀請韓國國會議員來台關切,甚至爭到當時仍在打選戰的現任總統文在寅簽下「妥善解決Hydis爭議」的承諾書。

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說明,韓國的勞工抗爭會先向雇傭勞動部轄下的地方勞動委員會申請救濟,Hydis工人當時向官方控告資方「不當解僱」卻未獲政府承認;他們再前往中央勞動委員會、行政法院申請救濟,花了近3年時間皆敗訴。

不過在民事途徑上,京畿道水原地方法庭在2017年6月宣判Hydis資方「解僱無效」,當時韓國民主勞總、永登浦產業宣教會等團體曾來台,再度向永豐餘集團抗議,但資方不服提起上訴,於是法院在二審期間介入調解,要求雙方談判條件。

李相穆表示,Hydis工會要求Hydis資方必須賠償2015年4月、2016年2月兩次大量解僱的受害者們,至今年2月為止的全額薪資,並撤回資方在抗爭期間控告工會成員妨礙名譽等,近三十億韓元的求償金,最後雙方成功和解。

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陳秀蓮也透露,他們在整理照片時發現,Hydis工人這三年在台灣發起超過50場活動,創下許多法律紀錄,幸好最後成功爭取了權益,這段期間遭提告違反《集會遊行法》、《刑法》第135條妨害公務執行等罪名的台灣聲援者們,也全數在8月7日獲得不起訴處分。

李相穆強調,資方解僱工人時往往違反相關法令「先開除了再說」,由於韓國工會系統嚴密,擁有較多資源的組織會協助小工會進行抗爭,他們清楚意識到「如果今天不團結,下一個受害者可能就是自己。」Hydis抗爭才能取得部份勝利。

而李尚彥目前則任職韓國起亞(KIA)汽車,起亞汽車也曾因薪水問題傳出勞資爭議,且有許多外包員工遭資方解僱,即使首爾地方法院已在2014年一審判決資方違法外包勞務、違法解雇,但資方仍繼續提起上訴,現場聲援者則和Hydis工人一同合照後,也留影聲援起亞汽車工會。

 

Hydis抗爭三年全記錄詳見公庫網站
 

相關報導:

港團體抗議台資公司逼死韓國工人 警方:拍攝警員將遭追究
韓Hydis工會三度來台抗議 財團治國 靜坐絕食遭遣返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