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耀忠炒資深勞工幹事 揭NGO僱傭不平等問題

01/05/2018 - 8:47pm
Share

【惟工新聞】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發起五一遊行,逾百位市民在遊行前於遮打花園集會。過去一個月,不斷有消息指街工勞工組將被解散,惟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並無正面回應是否解僱三位勞工組的勞工幹事。街工勞工組今日在集會中,引述梁耀忠表示,5月31日之後,將不會向勞工組三名勞工幹事支薪。逾60名參與集會的市民身穿黑衣,聲援勞工組,並多次喊出「工人唔係話炒就炒」口號。

梁耀忠聲稱街工財困  冀將勞工組「連根拔起」

過去一個月,街工傳出「解散勞工組」消息,在街工任職16年的譚亮英(阿英)、各任職9年的黎治甫(Billy)和王曉君(阿花)疑將被解僱,消息惹來街工內外嘩然。

阿花解釋事件來龍去脈,要由去年三月說起。一直以來,勞工組以葵芳為基地。慢慢發展下來,勞工組希望專注發展勞工工作,和街工執委商議並達到共識後,決定於去年三月搬到旺角辦公室運作。到今年二、三月,阿花指,從非街工人士口中得知,梁耀忠表示希望為「搞選舉」保留資源,打算「收返勞工組三位人手」,消息傳出後隨即遇到反彈。其後梁又「轉口風」指因為街工財困,需要削減資源,並聲稱街工每月赤字六萬元,而該數字約等如勞工組三位職員所需的開支。對於梁耀忠「財困」說法,有街工會員表示,在九名執委當中,只有梁耀忠和另一位執委知道街工實際財政狀況,而其餘七位都看不到財政資料。

阿花續說,日前收到訊息,5月31日後街工不再承擔勞工組開支。如果在日期前無會員以捐款方式承擔,三人就不會獲發薪金。她強調,梁耀忠沒有說明此舉是解僱、遣散抑或是停止支薪。

阿花認為「財困」說法是藉口,推測梁耀忠背後原因是想將勞工組連根拔起,因認為勞工組和他在理念和工作手法有不合之處,早已產生磨擦。例如,勞工組未必同意梁參與2020年立法會選舉,推測梁耀忠認為勞工組不會為他助選。此外,去年五一,街工發起的遊行,其中一站為到中銀大廈抗議漢莎天廚無理解僱香港廚師聯盟(廚盟)主席吳志輝,惟梁耀忠不認同爭取不公平解僱法和保障工友復職權,拒絕現身遊行。

阿花指,梁耀忠沒有在正式場合,包括全體職員大會,回應過相關事宜。她並無辦法在正式渠道了解事件,她批評梁耀忠對各種質疑避而不見。梁耀忠直至上周五(27日)才與公屋被迫遷戶關注組、廚盟等受影響的工友開會,但阿花形容梁耀忠會內態度相當惡劣。

梁耀忠語出驚人:你哋鍾意可返嚟做義工

會員熱切關注勞工組去向,遂發起臨時會員大會,議程為「要求保留勞工組」。大會於昨晚(4月30日)舉行。廚盟主席吳志輝指,約有50多人出席會議,是他見過最多人的會員大會。勞工幹事阿英就轉述梁耀忠當晚說,5月31日之後街工不會再支薪予勞工組,而不支付薪金並不等於解僱,更直言:「你哋(三位勞工幹事)鍾意可以返嚟做義工。」

大部分出席的會員都希望通過保留勞工組的議案,然而,個別會員卻轉移話題,不直接討論三名勞工幹事的去留,僅僅討論章則及財政問題,指如要保留勞工組就要街工會員籌錢。阿花直言,覺得自己與其他兩位同事變成人質,5月31日前不交贖金就會「撕票」,但對於揀選三人作人質的「歹徒」,在會上就沒被聲討,而昨晚會議亦沒有明確議決。

街工事件揭示NGO組織權力不平等、財政不透明的結構問題

近年有不少關注NGO工作待遇的組織出現,包括fb專頁「社運覺醒」及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前者觀察到社運團體內部有不少問題,希望引起討論,推動改進團體的勞動條件待遇。後者則希望為從業員爭取及維持公平與合理的工資比率、工作時間及其他僱傭條件。

「社運覺醒」成員到場支持勞工組,他們表示街工的事件顯示的是制度性問題。當團體出現問題,很多人怕影響運動而沉默,但無助改善問題,成員亦期望,老闆身為領導人,應實踐組織理念。員工入行大都是想追求理念,如果管理層惡待前線員工,會令人失望甚至離開,是社運的損失。

他們指出,梁耀忠無視會員異議一意孤行解僱勞工組幹事一事,反映出NGO中的權力不平等會傷害勞工權益。財政不透明的問題讓會員及職員無從監察,壟斷資訊的人可掌握大權,獨行獨斷,當中並無民主可言。因此,機構有內部民主,內部資訊流通,使會員、員工可以平等決策,是員工獲得合理待遇的理想方法。尤其是當街工以「為勞工出頭」為首要宗旨時,更應該在內部實踐良好的僱傭關係,成為社會參照的榜樣。

「社會及政治組織從業員工會」理事長林正軒指,不少NGO、倡議組織、政黨和議員辦事處有財政不透明的問題,變相令組織高層容易以資源不足作藉口,開除不合意的員工。但組織又會在解僱員工後,再聘請新員工,可見並非資源不足的問題。他又指,今次並非首宗同類事件,只是以往事件的主角因「知遇之恩」和「家醜不出外傳」的想法等,而沒有公開事件。

NGO勞動待遇問題並不鮮見。上年九月,鄰舍輔導會高層計錯數,連累數十前線員工遭解僱。有到場的支援者亦在其他機構遇上不公平對待的問題,Doris Lee曾在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AMRC)工作,2011年機構遇上財務困難,當時的主任排除其他方案,包括無薪假及搬到租金較便宜的辦公室,力推以裁員為解決方法,最終她在壓力下同意離職。

面對財政危機,裁員並非唯一解決方案。勞工團體幹事杜振豪指提到,當社民連議員梁國雄被取消議員資格,議員辦事處職員生計隨即受影響,當時議辦職員共同決策,最後方案為自願共同承擔減薪方案,如果不願意承擔也可選擇離職。

杜亦表示,對今次街工事件感到疑惑,不明白為何只是針對三位勞工幹事。他又說,街工是勞工團體,本身實踐勞工信念,遇上財政困難時有人事變動,理應諮詢同事意見,讓同事討論如何解決。他又指,和街工內部人士討論後,發現街工內部有不民主情況,是有少數人掌權,並凌駕大多數會員的聲音。 他又呼籲,不論是為了三位勞工幹事,還是為了街工整體聲譽,甚至為了香港工運大局,對於裁員須三思,亦期望財困問題可放到會員大會上一起討論,而不是從上而下作出決定。

勞工組與工友同行 廚盟主席:永遠站在工友前面,從不退縮

除了會員,多個工會亦關注勞工組面對的危機,主動約見梁耀忠。廚盟主席吳志輝指,在2014年認識街工,於15年年初決定要為廚師組織工會,當時勞工組三位幹事協助他組成工會,處理文書和走訪職工會登記局,令廚盟至今有50多名會員。他又強調三人總是能為工友帶來安心和信心,當工友被老闆恐嚇時或收到律師信時,三位幹事都會向工友解釋法律,告訴他們不用懼怕,又指三人永遠站在工友的前面,從來不會退縮。

吳志輝形容今次街工事件「荒謬」,批評「財困」之說是偽名題,更斥「停止承擔薪金」的講法屬語言偽術。他指,即使是商家遇上財困,首先會找更多收入,如行不通會再想其他辦法,而裁員是最後手段,「裁員之前可以是凍薪、減薪和放無薪假等」,他又質疑是否每次遇上困難都要以裁員方法解決。他說,身為工人團體是為工人爭取權益,更加不應這樣做。

相關報導:
【議辦助理訪問系列二】 勞工團體打滾十四載 反思工作性質
「當有僱傭關係,工人隨時被犧牲」

高層預算出錯 員工與服務對象受罰 關注組狠批鄰舍輔導會裁員

逼兼職營地導師轉自僱合約 YMCA高層:一係簽一係唔簽
 

相關文章:
紀念亡者,為生命而戰鬥到底 致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AMRC)的信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