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移工要有政治權利 移工盟將舉辦公投

24/08/2017 - 7:38pm
Share
編按:有的人即使為地方貢獻良多,仍然無法獲得政治權利。每逢選舉之時,民主派或建街派都一致對「外」,攻擊外傭來撈取選票。台灣的移工同樣沒有投票權,在台民間團體提倡「非公民也要有政治決定權」,為移工發起「政策公投」,讓移工對他們切身的政策表達意見。
 

文:公庫特約記者洪與成

 
台灣移工聯盟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群眾服務協會等團體今(8月21日)在立法院前召開記者會,表示將發起為期約3個月的「移工政策公投」,希望刺激社會思考,如何讓「非公民」也能參與政治決策。
 
本次移民公投題目包括「同意/不同意家務勞工應有勞動法令保障」、「同意/不同意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與政府直接引進」、「同意/不同意移工應可自由轉換雇主」。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成員許淳淮指出,過去25年來,移工對台灣的家庭照護、國家建設、產業發展有諸多貢獻,卻被排除在大部分的政治權利之外,各種移工相關法規如禁止自由轉換雇主、家務工不受勞動法規保障、縱容仲介高額剝削等,更讓移工處境形同奴隸。
 
來自菲律賓的移工瑞德表示,他的阿姨、表妹都在台灣工作,完全沒有《勞基法》保障,家務工基本薪資只有大約1萬7000元;而他自己在工廠工作,薪水約2萬1000元,每個月要繳1800元給仲介,他與家人來台之前也支付大筆金額給仲介。瑞德也說,他與其他移工遇到惡質雇主,卻因無法自由轉換雇主,目前只能待在庇護中心無法工作,因此他希望能讓家務移工納入《勞基法》、改革仲介制度與開放自由轉換雇主。
 
許淳淮強調,這次的3項公投題目剛好是長期對移工箝制最深的政策,從瑞德的經驗也能知道,許多移工對這些政策都感同身受,因此他們希望能藉由公投,讓移工直接表達親身感受。
 
而這次行動公布之後,網路上出現不少批評聲浪,質疑「移工為何可以擁有政治權利?」對此,TIWA成員莊舒晴表示,移工與一般公民一樣,在台灣生活與貢獻,為何要用「公民/非公民」框架決定是否有資格享有基本權利?
 
莊舒晴指出,也有人認為「移工也可以上街遊行、辦活動或批評政府」,但比起台灣人或白領移工,警察可以隨便要求來自東南亞的藍領移工出示居留證,質疑他們是不是逃跑外勞,甚至將他們逮捕、抓進收容所。莊舒晴強調,移工的政治權、言論自由是被限縮的,行使這些權利的風險也大過有公民身分者。
 
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也說,讓不具有公民身分的住民享有政治權利並非過分要求,早就是國際趨勢。他指出,歐洲國家如瑞典、丹麥、挪威、芬蘭等,早在20年前開放在當地居住3年以上的非住民參與選舉,其他國家如紐西蘭,甚至是鄰近台灣的南韓也有類似制度。
 
公投將從9月17日至12月10日的每個星期日,於各縣市舉行,除了移工,也開放台灣公民與其他非台灣公民投票。許淳淮強調,許多政策如長照都與移工息息相關,移工卻完全沒有表達意見的權利,這次公投行動最主要的目的是表達「非公民也要有政治決定權」,希望突破目前移工政治權不平等的困境。
 
Share

公庫是資料庫,也是另類媒體,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視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公庫的報導極其冗長,那是希望讓公民團體有更充分的媒體空間闡述理念與關懷。7年來,公庫已累積2,000餘則影音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