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長篇連載】麥德正:2007年紮鐵工潮日誌(8月19至22日)

22/08/2017 - 3:06pm
Share

編按:10年前的今日,關心紮鐵工人的各界人士終於成立支援陣線,並籌募善款支持罷工工人的生計,奠定了日後支援曠日持久大型罷工的模式。另一邊廂,工人亦越戰越勇,組隊遠赴澳門的威尼斯人地盤呼籲同業加入罷工,從中揭示無論香港紮鐵商的生意亦或香港紮鐵佬的工作範圍都絕不局限於本土。麥德正當年寫下的工潮日誌連載到第六集,到底工會幹事計劃用以喚起傳媒正面報導的大遊行是否真的振奮了工人士氣?紮鐵業內的「蛇頭」動向又如何成為工潮暗湧?今回自有分解。
 


文:麥德正

續前文

8月19日(星期日):罷工第十二天

中環 遮打花園

早上,約1,500名工人在遮打花園集合,準備遊行到政府總部。當中包括了一些其他工種的工人,紮鐵工人的妻兒,及廿多個民間團體的代表。


1,500名紮鐵工人大集會(無線新聞截圖)

「幹事小組」準備了的橫額,「深水埗社區協會」借出了舞獅用的大鼓,又帶來了剛趕製好的逾千條印上白字「罷工」及「工人大團結」的紅頭巾,亦有工人自備銅鑼和標語牌,以壯聲勢。

紮鐵工潮進入第十二天,這段日子裡,雖然傳媒正面反映紮鐵工人訴求的漸多,但對於工潮的負面報道也不少。「幹事小組」希望這次遊行能搶佔各媒體的篇幅,為紮鐵工潮的正面形象造勢。

「幹事小組」安排了一些噱頭,昨天好不容易找到店鋪,買了一條建築用的鐵支,讓兩名穿戴頭盔、手套和安全背心的工人抬起來,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面。走在第一的,就是工人代表阿Man,他把「幹事小組」準備好的「擔得起條鐵,擔唔起頭家」的標語貼在身上,成為工人心聲的寫照,獲媒體廣泛報道。


工人托鐵遊行,以示「擔得起條鐵,擔唔起頭家!」

「擔得起條鐵,擔唔起頭家」這一句口號,其實是出自8月15日《蘋果日報》的特稿標題「擔得起鐵枝擔唔起頭家」。

遊行隊伍出發了,1,500名繫著紅頭巾的工人,一邊走,一邊喊口號︰「還我合理工資!還我八小時!」伴著鼓聲和銅鑼聲,十分壯觀。

中環 政府總部

到達政府總部,臨時被推舉出來的大約十名工人代表站到旗檯上發言,亦有其他工人及聲援團體上台,朗讀工人創作的詩及唱歌打氣。尼泊爾工人代表及香港尼泊爾籍人士組織「FEONPA」(Far East Oversea Nepalese People Association)則以其語言發言,呼籲所有尼泊爾紮鐵工人罷工抗爭。

令人感動的,是十多位紮鐵工人的妻兒家屬,給旗檯上的工人代表送上玫瑰花,以示工人家屬支持罷工,這感人的一幕成為了媒體的亮點。這點子,是聲援工潮的婦女團體昨天想出來的,玫瑰花也是她們準備的,真行!鐵漢柔情的形象真夠溫馨動人,帶動了整個集會的氣氛,以至媒體的取向,效果甚好。

當標叔代表工人宣讀了宣言。集會接近尾聲的時候,李卓人突然脫下了他穿的衣服,像紮鐵工人開工時一樣,赤著身子,站在他身旁的梁國雄也一起脫衣服,而站在另一邊的梁耀忠就顯得有些腼腆,沒有跟隨。李卓人說,要把他的衣服送給工人,這件衣服是美國工會的出品,上面的文字的意思是「瞄準工賊」,就是希望所有紮鐵工人不要出賣全體的利益,一起參加罷工。

集會在下午1點半完結。在場戒備的數以百名警察派不上用場,工人已決心以罷工作為鬥爭手段,不會再堵塞馬路了。

遊行之後,勞工及福利局發言一改日前口風,表示高度關注紮鐵工人的工業行動,盡力斡旋,不再說「成功機會不大」了。
 

工潮壯大(8月20日-29日):
罷工的紮鐵工人數佔全體約四成,鬥志昂揚。工潮獲社會各界共鳴,獲得金錢、物資、輿論及精神上的支持。工人除了針對紮鐵商會,亦將矛頭指向作為商會後台的建築商和地產商。

8月20日(星期一):罷工第十三天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幹事小組」如常工作,早上10時來到天光道的罷工集會現場,給嚇了一跳。

不知為何,天光道參加罷工集會的紮鐵工人數少了,而且沒有之前那般起勁,叫口號也沒有力氣似的。媒體對昨天的遊行都有大幅很正面的報道,為何如此?

「幹事小組」感到很擔心,因為罷工就是靠意志去堅持,詢問在場的紮鐵工人又問不出個所以然。「幹事小組」估計這個現象可能有能是因為昨天的紮鐵工人遊行,屬行業內規模最大的一次,而且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和支持,紮鐵商會在這樣的壓力下還沒有任何讓步,令工人有點失望。

另外,對於很多打工仔女來說,星期一,而不是星期日,是一周之始。紮鐵工人踏入另一個星期,工潮仍要繼續,不知何時才終止,心裡感到失望和茫然。加上紮鐵工人在昨天情緒激昂地遊行之後,情緒需要舒緩一下。

雖然有上述估計,但「幹事小組」除了帶領工人喊口號之外,又想不出什麼激發情緒的好點子,只希望明天不會如此。

紮鐵工人罷工接近兩星期,經過昨天的大遊行之後,市民已習慣了工潮的存在,了解工潮的內容,很多人知道「950元日薪,八小時工作」的訴求。聽說有老師向學生列舉香港的重要行業的時候,說︰「香港的重要行業有︰金融、地產、紮鐵……」

工人也開始適應罷工的生活,有些事務開始成為每天的「常規」︰

罷工工人每天早上10時前到天光道,或在附近吃早餐,之後到集會場地。

一些罷工工人天天清晨自發行動,到一些大地盤外,包括:荃灣如心廣場旁、觀塘巧明街、鰂魚涌華蘭路等,或紮鐵工人聚集的酒樓、茶餐廳或車站,呼籲工人罷工。傳說有工人組成了裝備私家車的「突擊隊」,他們神出鬼沒,每天一大清早在各地盤外埋伏,毆打欲進場開工的工人,令想開工的紮鐵工人風聲鶴唳。


其中一個受罷工影響的地盤(無線新聞截圖)


紮鐵工人呼籲天光道地盤內開工的同業參加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不少媒體轉為同情紮鐵工人,記者天天問他們會否因為罷工而生計困難,紮鐵工人則一定表示要省吃省用,無論如何也要堅持到底。

紮鐵工人對「四眼明」感到熟悉,他天天唱歌,朗讀詩詞為紮鐵工人所熟悉。除了「四眼明」,紮鐵詩人和歌手「新人輩出」,有「陳生」、「標仔」、冼翔等……

「工人糾察宣傳隊」天天出動,也天天發現有紮鐵工人仍在開工。

「幹事小組」天天早上到「地盤工會」大角咀培訓中心搬運物資,下午集會完結後搬運回去,雖說是習以為常,但也真的很辛苦。從今天起,可以向告別這種生涯,因為「保釣行動委員會」借出客貨車寄存物資,天天送來運走。

雖然有很多天天如是的事務,但工潮的形勢卻不會停滯。今天的新事情就是「支援紮鐵工人基金」的成立,商業電台開始在大氣廣播中連續一星期為基金作宣傳。


李卓人表示在構思罷工基金(無線新聞截圖)

今天「工聯會」邀請四批,每批約30名的工人到土瓜環的「工聯會」總部,與陳婉嫻會面。「工聯會」此舉不知是想了解工人的想法,還是想培養一些親「工聯會」的工人代表。

罷工帶來的影響繼續被報道,有媒體謂,持續的罷工已令在全港二百多個大小地盤中的大約十個政府工程受影響,而且有其他工種工人表示會加入罷工。事實上,其他工種的工人很多都同情和支持紮鐵工人,但始終其他工種的行業結構跟紮鐵業不同,沒有共同的勞資矛盾,罷工擴展至其他建築行業的可能性不大。


有其他工種的建築工人響應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天光道 某茶餐廳

一些在紮鐵業內較有號召力的「蛇頭」與李卓人、梁國雄和工盟幹事在集會後開會,討論最新形勢,及工人內部的士氣等問題。「蛇頭」是業內的中堅份子,其意見頗有價值。

這群「蛇頭」近日總愛在罷工集會後抓住李卓人等開會。他們在工潮中作為「幕後玩家」,現在看定形勢,冒出頭來,希望進一步發揮其影響力。

他們雖然一直沒有在集會中拋頭露面,但其實早在7月下旬,他們就構思及鼓吹罷工。罷工初期,他們動員了不少工人。

「蛇頭」在工潮中扮演獨特的角色。要了解他們的特性,得從紮鐵工人的成份說起。

一個普通的紮鐵工人,可選擇當「長散工」或「散工」。現時全港紮鐵工人約有5,000人,其中約3,000人是直接為紮鐵工程公司服務的「長散工」,另外約2,000人是「散工」。

「長散工」受紮鐵公司長期聘用,主要是行業內最大的幾間公司,其薪酬因公司而異。

「散工」的開工率比「長散工」更少,一般是一個地盤的「長散工」不足以應付工作時,就透過「蛇頭」聘請「散工」,但他們的日薪較高。

「蛇頭」也是紮鐵工人,作為一群工人的組長,在工地工作。「蛇頭」們工作能力高,而且人脈關係良好,有責任心。每當工程公司或紮鐵判頭需要紮鐵工人開工,就會聘用「蛇頭」,而「蛇頭」則會找來工程所需數目的紮鐵工人。「散工」跟「蛇頭」打工,「蛇頭」向工程公司或紮鐵判頭按他屬下的「散工」人數,每人每工作天收取約20元的「蛇頭費」。

跟其他的地盤工種一樣,紮鐵業的基層從業員的身份可以是浮動的,一個熟練的工人可以是「散工」或「長散工」,他在某些時候可以成為「蛇頭」,甚至承包工程成為「判頭」。昨日的從屬的關係,可以隨著特定的工作環境和人事關係而顛倒過來。然而這樣的身份浮動性只存在於基層從業員,而一些有雄厚實力的「蛇頭」或「判頭」的身份和地位則是固定的,除非遇到重大變故,否則不輕易再成為「散工」或「長散工」。

身份固定的「蛇頭」大約有30-40人,他們作為工人精英,是介乎基層工人與僱主之間的利益集團。他們與資方的關係千絲萬縷,但他們也是工人,有一般基層工人的境遇和情感。

基於個人的價值觀念和利益關係,部份「蛇頭」繼續找工人開工,部份則參與罷工。

現時參與罷工的「蛇頭」們有廣大的網絡,能發動工人參與鬥爭,也有可能受資方和各種利益關係的影響而改變態度,阻礙鬥爭,甚至成為工人口中的「奸細」。但無論如何,他們在工潮中是不可忽視的力量。

8月21日(星期二):罷工第十四天

澳門 港澳碼頭

早上大約7時,澳門「職工民心協進會」總幹事王沛林,還有一些記者,在港澳碼頭外等候著一班不尋常的客人。

不久12名繫上紅色頭巾及載上臂章的紮鐵工人和工會幹事步出碼頭,緊隨著幾名來自香港的報紙及電視台記者。工會幹事與澳門的勞工團體朋友們問好後,工人隨即拉起寫著「香港紮鐵工人糾察隊:澳門特派團」的橫額,在場的港澳記者連忙拍照。工人向記者解釋,他們這次到澳門,是為了呼籲在澳門工作的香港工人回港參加罷工。


「工人糾察宣傳隊」在澳門賭場地盤外,呼籲香港紮鐵工人罷工回港(無線新聞截圖)


「請大家回港,參加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澳門也有紮鐵工人,而且比香港的工資更低,何以有香港紮鐵工人到澳門工作呢?

香港工人勤快,技術好,有些澳門建築商願意支付更高工資聘用他們。加上承辦澳門地盤工程的香港紮鐵工程公司習慣了香港人的做事方法和效率,都喜歡聘用香港工人。所以在香港建築業淡靜的時候,香港工人都會打聽有沒有到澳門開工的機會。

在澳門工作的香港工人,十幾人擠在一間板間房作宿舍,一個月只有三兩天回港與家人團聚。

澳門 「威尼斯人」地盤外

「工人糾察宣傳隊」先乘幾輛的士,到「威尼斯人」地盤,拉起橫額,在地盤門口及圍繞地盤派發傳單,又大聲公叫喊口號,呼籲香港工人回港參加罷工。

「威尼斯人」地盤面積偌大,工會幹事把大聲公調到最高,叫老遠的工人也聽得到。一班走失了的工人糾察就是這個緣故而歸隊。

曾燈發近年投得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等多個地盤工程,亦一樣是壓低工資。在這些地盤工作的,有七成是日薪300元的內地及尼泊爾紮鐵工人,至香港工人的工資,就由日薪1,000元減至800元。

澳門 「美高梅金殿」地盤外

離開了「威尼斯人」地盤後,「工人糾察宣傳隊」又乘的士到「美高梅金殿」地盤,這是曾燈發在澳門的最大地盤,工人們都認為要針對性地加強宣傳。

「工人糾察宣傳隊」圍繞地盤遊行,並不斷用大聲公向地盤喊話呼籲,十多名在澳門工作的香港工人聞風加入。其實「工人糾察宣傳隊」還未踏足澳門,便在船上致電在澳門工作的香港工人,請他們現身,以表示響應。

不久,警察來了,他們對「工人糾察宣傳隊」的行動沒有阻礙,但很著緊地監視,沿途有便衣和軍裝警察十多人跟隨,光是便衣警察已有兩隊,每隊四、五人,一直在用攝錄機拍攝。

澳門 「永利澳門」地盤附近

「工人糾察宣傳隊」向永利澳門等地盤進發時,警察便干預,首先要工人糾察隊各人出示身份証,並加以記錄,然後逐步限制行動,先是不許用大聲公叫口號,之後不許展示橫額,最後在美高梅金殿旁截停,不許再遊行。

遊行受澳門警方阻撓,「工人糾察宣傳隊」中的工會幹事致電給澳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詢問處理方法。吳國昌是知名的澳門政治界民主派人士,多年來除了推動澳門政制民主化,亦關心澳門的人權和民生問題。

沒想到,吳國昌不久之後親身到場,聲援紮鐵工人,並與「工人糾察宣傳隊」討論港澳兩地關於公眾遊行的法例。原來,澳門法例不容警方反對遊行,但警方可以因交通理由,修改遊行路線,這樣與香港警方有權反對遊行,是完全相反的。然而,在澳門進行合法遊行,必須有澳門居民在指定日期前申請才可,所以澳門警察根據法例,是有權阻止「工人糾察宣傳隊」遊行的。

當時「工人糾察宣傳隊」的目的已達到,因為如此高調的行動,發出呼籲香港工人回港參加罷工的訊息,必然會被媒體報道,並在留澳工人之間散播。所以沒有必要堅持繼續遊行,以免與警方爭持,弄不好會被冠以非法遊行的罪名,或會被扣留,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於是,「工人糾察宣傳隊」一行人便在街角停下用膳,一邊吃飯盒,一邊向路經的香港工人作出呼籲,而「工人糾察宣傳隊」中的三名尼泊爾工人則到附近探訪同鄉工友,進行呼籲。

(註︰直至筆者執筆之時,曾參與糾察隊的工人欲到澳門工作,仍被拒入境。)

中環 遮打花園

「街工」的梁耀忠、「職工盟」的總幹事鄧燕娥,及幾位泛民立法會議員滿有興緻,小心翼翼地,幾個人一起抓起一支重三米長,四十毫米直徑,重量逾三十公斤的鐵枝,扛在肩上,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列。他們之前都沒想過,原來紮鐵工人搬動鐵枝是這麼費勁。他們這樣做是表示支持紮鐵工人罷工。


泛民議員托鐵聲援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這是「街工」發起的遊行,沒料到反應這般熱烈,除了泛民的立法會議員外,還有三十多個團體,合共百多人參加,幾位紮鐵工人亦出席發言。一眾從遮打花園遊行到禮賓府,要求政府繼續斡旋,叫商會與工人談判。


多個團體遊行聲援罷工(無線新聞截圖)

大概警方對有關工潮的事太敏感,遊行隊伍在禮賓府附近路上架設鐵馬阻撓,警員又宣讀警告聲明,不許遊行人士接近禮賓府門口。


警方阻止聲援團體接近禮賓府,雙方對峙(無線新聞截圖)

土瓜灣天光道 「半山壹號」建築地盤外

下午4時,罷工集會快完結了,這是每天的規律。每天集會完結之前,都有兩個壓軸節目。

第一個節目,是梁國雄向紮鐵工人鞠躬致意,他今天要鞠躬近二十次,工人都高興地給他算次數,齊聲說︰「一……二……三……」他表示每天會增加鞠躬次數,更聲稱鞠躬到三十次,工潮就會勝利。工人都很開心,承「你」貴言吧!

第二個節目,是歡迎「工人糾察宣傳隊」回來。每次「工人糾察宣傳隊」在地盤附近下了「宣傳車」之後,總會先整理好隊形,然後用大聲公喊著口號,在集會會場外遊行一周,之後向全體罷工工人匯報當天到各地盤宣傳的成果。每天的「歡迎和匯報儀式」氣氛都非常熱烈,掌聲和歡呼聲響徹雲霄。


「工人糾察宣傳隊」從澳門回港,前排為作者麥德正本人(無線新聞截圖)

今天的「歡迎和匯報儀式」更是來個雙喜臨門,首先,是「工人糾察宣傳隊」入場,之後,是「香港紮鐵工人糾察隊:澳門特派團」入場,而且,他們從澳門帶來了手順,這手順不是蛋卷或杏仁餅,而是四名隨糾察隊回港參加罷工的香港工人!


熱鬧歡迎從澳門回港的罷工工人(無線新聞截圖)


澳門回港的罷工工人成採訪焦點(無線新聞截圖)

其中一名歸港工人發表了簡單的講話︰「各位兄弟,咁大件事,梗係要返嚟香港支持啦!」全場即掌聲雷動。

罷工集會在一片歡樂和興奮的氣氛中結束,工人都懷著信心和希望。

8月22日(星期三):罷工第十五天

天光道 某茶餐廳

工潮進入第二周。

在每天「例行」的「蛇頭」與李卓人、梁國雄和工盟幹事的會議中,有「蛇頭」披露了傳說中的「突擊隊」的真面目。原來「突擊隊」最初是少數「蛇頭」與跟他們關係密切的工人所組成,每天清早分乘兩三輛私家車到各地盤進行「突擊」,勸籲企圖進行地盤開工的紮鐵工人參加罷工。現在,越來越多工人自發加入「突擊隊」,已發展至幾十人。

這些「蛇頭」表示,工潮一開始,他們就組織了「突擊隊」,因為天天都出動,私家車的燃油和隧道費所費不菲,他們希望可以從「支援紮鐵工人基金」中支取。另外,他們希望從基金中給「突擊隊」隊員每人每天50元早餐費,以作為慰勞。李卓人表示會將他們的要求向委員會反映。

灣仔 會議展覽中心

兩輛交通警察的摩托車帶頭,「護送」著一輛廿四座旅遊巴士。交通警察從紅磡海底隧道港島出入口,一路清空沿途交通,所有車輛路過的車輛都要停下,不得攔阻那旅遊巴士。沿路的司機感到氣氛好不緊張,心想旅遊巴士上的是什麼重要人物。

旅遊巴士在會展舊翼對面停下,「工人糾察宣傳隊」便下車,走進警方一早劃定的示威區,先上演一幕街頭劇︰一個看似瘦弱的紮鐵工人(「看似」瘦弱而已,紮鐵工人都是壯漢來的。),給一個寫著「壓價」的大箱壓得躺在地上,兩個扮演「曾燈發」和「建築商」的,雙雙腳踏「壓價」大箱,誓要壓搾工人的血汗,還擺出V字的勝利手勢,形象十分可恨。


工人以街頭劇諷刺建築商和曾燈發向他們的薪水壓價(無線新聞截圖)


在灣仔會展外面抗議的紮鐵工人(無線新聞截圖)

之後,「工人糾察宣傳隊」全體到會展門外遞信給商會代表,及接受媒體採訪。

今天「工人糾察宣傳隊」的行程有點特別,到過幾個地盤做了宣傳工作之後,就到油麻地「職工盟」帶上示威用品,然後到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向在場參加職業安全研討會的「建造業商會」抗議,指責分判制剝削工人。

其實,「幹事小組」上星期就建議要將矛頭指向建造商和地產商,因為它們對工人工資有關鍵性的影響,但上星期「節目」繁多,只得押後。

原本是打算到「建造業商會」在灣仔的會址抗議,適逢「建造業商會」在會議展覽中心開會,實在機不可失。這是因為會議展覽中心是商業重地,到該處示威,象徵意義重大。

「幹事小組」曾擔心紮鐵工人到會議展覽中心示威可能會出亂子,後來,想起他們幾天前遊行的表現,覺得擔心是多餘的。但考慮到警方一直懷疑紮鐵工人會失控搗亂,可能會諸多阻撓,甚至不許工人到會議展覽中心示威。為了令示威行動可以順利進行,以達到媒體戰和振奮士氣的目的,「幹事小組」昨晚就通知了警方警民關係組,作出事先知會,表明到那裡是為了和平示威。

這次警方對於工人的行動表現得十分合作。對於「幹事小組」來說,在某些事情上,以合法手段,與警方合作是必要的。然而,「幹事小組」並不是「合法主義」者。在一些事情上,踏進法例的灰色地帶,甚至明知違法,也得採取行動,例如「工人糾察宣傳隊」有時會闖進地盤,昨天到澳門遊行,也沒有向澳門政府申請,以防被當局事先阻撓。

「幹事小組」首先定下了清晰的目標,之後就策劃達到目標的手段,採取什麼手段,並不以合法與否為先決的考慮,而是要清楚計算效果和成本,風險太大,不利於團結工人和各界社會力量,以壯大工潮的,可不會幹。這需要有經驗和創造力,以確切的掌握和計算各種因素。

「工人糾察宣傳隊」回程時,又受交通警察的摩托車「護送」至海底隧道。這樣的「高規格」待遇可是政治大人物才可享有,宣傳隊員都說難能可貴,受寵若驚!

荃灣 街坊工友服務處

30多名關心勞工和基層權益的團體代表共聚一堂,大家好一陣子沒有這般熱鬧過,今晚來參加這個會議,是為了討論如何支援紮鐵工潮。

面對紮鐵工潮,大家既興奮又憂心,興奮是因為出現了過麼大型的工潮,好為陷於艱難境地的香港工運帶來動力;憂心是因為不知紮鐵工潮的前景如何,若這般大型而有社會影響力的工潮輸了,準會對香港工運帶來深遠的打擊。

為此,大家都認為要投入力量,加入戰團,令工潮勝利,不能再隔岸觀火。而社運團體「自治八樓」正在火速製作一本有關工潮的小冊子,希望在工潮完結前出版,以籌募「支援紮鐵工人基金」。

大家都蠢蠢欲動,但這麼多個團體,當扮演什麼角色,如何介入工潮呢?這得要大家一起跟工潮的核心工作人員商討,於是,幾個工運人士便籌備了這個會議。

阿Man和「幹事小組」派出的兩名工會幹事,代表了工潮的核心工作人員參加會議,他們對於各團體的踴躍反應都十分高興。

大家對紮鐵工人阿Man作英雄式的鼓掌歡迎之後,會議正式開始。來開會的人有不少是社會運動中的老戰友,說話直接,有與會者便直呼工潮的核心工作人員為「指揮中心」,請「指揮中心」先析述現時形勢。

被稱為「指揮中心」代表的「幹事小組」的工會幹事說,工潮處於關鍵時刻,雖然罷工對建築工程造成影響,社會輿論對於罷工的評價亦趨於正面和支持,然而紮鐵商會並未作出讓步;雖然罷工工人意志十分堅決,但沒有工資,只能憑著積蓄維生,不知可以堅持到什麼時候。所以,得加大力度向商會及政府繼續施壓,令罷工儘快得到成果而結束,同時,得支持罷工工人,令他們可以繼續罷工。

「幹事小組」的工會幹事指出,各支援罷工工人的民間團體有幾方面的工作可以開展,包括︰各團體兵分多路,分別向商會和政府抗議,每隔三數天就有一次示威行動,以示社會各界都支持罷工。另外,工人堅持罷工的意志,得靠精神力量來維持。所以各團體應當輪流不斷地,到罷工集會現場給工人打氣。工會幹事強調,不要小看這種行動,這對罷工工人的士氣有重大作用,再加上籌募款項和物資支持他們,效果更大。

工會幹事又說,工潮規模大,工作量很多,「幹事小組」的人手僅足以應付基本工作,不能開展更多工作,特別是發動民間的支援力量方面,亟需有人去填補空白。

根據「幹事小組」的分析,各團體熱烈地討論起來,決定成立「各界支援紮鐵工潮陣線」(下文簡稱為「支援陣線」),下分各小組,協調各團體的造勢、示威、聲援、籌款,及其他支援工作。而「支援陣線」與「指揮中心」將合作無間,隨時按形勢為罷工提供支援。

這是一種很有意義和價值的社會運動模式,各團體以支援罷工為主軸,動員民間力量參與和推展了一場爭取勞工權益的運動,這運動並不光是紮鐵工人的罷工,而且是更具社會性的,為了「合理工資、合理工時、集體談判權、罷工權」等基本勞工權益而打拚。

「支援陣線」將舉行記者會,高調地宣報成立。從今天起,「支援陣線」成為了罷工的強力後盾。

(未完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