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二屆移工同志遊行前,他們說...

17/11/2016 - 6:05pm
Share
 
【惟工新聞】身處弱勢不代表就只能硬食一切,移民家務工也可以驕傲遊行。上年菲律賓同志移工籌辦了第一屆屬於他們的移工驕傲遊行(Migrant Pride March),第二屆同志移工遊行即將在今年11月27日舉行。上星期日(11月13日),本地社運團體左翼21邀請舉辦遊行的其中一個同志移工組織FILO的成員Ivan、與及在相關社群做田野考察的研究者Franco,進行了一場分享會。
 
離鄉的鬆綁 制度與文化的再綁
 
開始分享之時,本來一臉靦腆還在擔心自己講不好的Ivan認真起來,由菲律賓的經濟狀況說起。他拿起臨開講前繪制的圖解釋道,除了少數地主、統治及資產階級外,七成人都是無地農民,因此很多人只能外出工作養活自己和家人。
 
在菲律賓,同志在教會、學校、家庭、大眾媒體各種場域,面對著恐同、經濟地位、錯誤觀念帶來的歧視。離開家鄉及當中的社會控制,香港的陌生環境雖有鬆綁,讓他們有更多的空間做自己,亦有另一重的控制--針對家務移工的規定,與及本地的保守文化。
 
Ivan在香港工作十二年,最低工資、標準工時把他們排除在外,還有強制與僱主同住、兩星期條例等規例一直沒有改善。還在菲律賓的時候,他就已經一副男性化裝扮,來到香港他也不情願改變自己的性別表達。中介惟恐港人無法接受,要求他戴耳環、穿裙子,作女性打扮。身為生理女性的他去到公共廁所,經常有奇異眼光注視甚至質問。直到遇上一對同性關係的老闆,他們才互相接納。
 
由一個家逃到另一個家 身體仍受管制
 
家務工的同性取向是雙面刃,有的媒體開始觸及這種說法,但事實是較為複雜的。Franco指出,工人在家中被女僱主視為性威脅,尤其是他研究的群體為印尼家務工,普遍較年輕。因此,被認為對異性較低吸引力的男性化家務工也有受歡迎的時候。不過這不代表移工就能安然自處,在僱傭關係之中很多工人仍然害怕,僱主不問他們便不會透露自己的性取向。可是在同住規定下,移工並無私人空間可言。
 
Franco認識有偏向男性化打扮的移工習慣穿男裝內褲、不戴胸圍,同一屋簷下的僱主發現之後,隨即以惡劣的態度逼問為何要穿這些。「香港嘅老闆成日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咩都可以問。其實咁樣係好冒犯。」Franco問移工會否覺得自己好慘,回答是:「都無辦法啦。」Franco認為,僱主一方面鼓勵外傭作中性打扮,但另一方面又設立限制,要求外傭當一個「正常」的女人。在如此狹小的空間裡,什麼都不可能掩飾,思想能出走,身體卻仍受控。
 
異地文化動搖宗教禁忌 自由短暫而不明確 
 
同性戀是「天生」的、抑或是一種「選擇」,同志運動、恐同宗教與及學術界都在為了不同目的而一直爭論著。這種二擇其一的歸邊分類當中充滿權力較勁,而實實在在發生的人和事卻被忽視。Franco說,他在印尼移工身上看到不只一類的性主體。
 
有的人對同性關係由憎惡轉變到接受,繼而與同性發生感情。有的人在印尼的對著丈夫是女性角色,在香港的對著同伴則是男性角色。有的人在家鄉時就發覺自己喜歡同性,但又不敢表達心意展開追求。「喜歡的是人而不是性別」這句說話用來形容印尼移工是再貼切不過。
 
遠離家鄉的這種鬆綁為移工製造了思考、做選擇的空間。印尼移工當中多數是穆斯林,Franco發現,印尼移工早在培訓中心就經歷去宗教化的過程。他們被告知,在香港要聽僱主話,很多時都要做違反宗教戒條的事,諸如觸碰甚至食用豬肉、禁止拜神及戴頭巾等。在培訓中心的教導及在港的實踐過程中,宗教的權威弱化,同性戀禁忌受到動搖。
 
但既然身體由不得自己話事,感情亦如是。Franco認識的移工當中,有一半人說回到印尼以後便要終止與同性伴侶的關係。他分析道,或許這與印尼移工「對家的想像」有關。很多人都沒想過可以在香港長期逗留,不論是香港政策的排斥還是家鄉的召喚,他們都很難以在香港作出長遠的生涯規劃。關於回鄉的打算,Ivan也沒有很多想法。「階級是重點,名人或有錢的同志很容易生活,但移工回去也很難找到工作,即使經驗豐富的工人也是。」
 
在過往的分享裡,Franco經常聽到同一個問題,印尼移工這樣到底算不算是「真正」的同志?Franco認為,更加應該關注的,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不能自由地選擇與什麼人發展關係。
 
同志討論缺乏階級種族視野 移工運動啟發本地社運  
 
談到選擇這研究方向的原因,Franco指出過往對移工的研究多是負面的角度,講移工被逼賣身或被人口販賣,他認為移工不只有受害者形象。另一方面亦與他的生活經歷有關,他說自己作為一個中產的女同志,生活可以有很多自由,但基層的同志卻不是這回事。
 
思考到本地同志與移工同志的關係,Franco發現在香港關於同志的討論總是沒有觸及低下階層及有色人種,即使pink dot之類的活動會邀請移工同志參與,卻仿佛只為了多一點不同顏色,本地團體在平日裡與移工鮮有溝通,更沒想到要如何連結。於是,他便想研究階級與種族的因素在同志關係中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有參與講座的聽眾提出,移工的運動有很多值得本地人學習的地方。例如是本地工人運動與同志運動的連結並不理想,而移工群體裡部份同志團體與勞工團體的關係則頗為緊密,他們的勞工團體會參與同志驕傲遊行,同志團體亦會支持改善勞工條件的遊行。在場的移工團體成員Shiela表示,移工知道自己不可能單獨面對困難,他們面對著共同的敵人,所以相信大型的團結運動是惟一推動改變的方法。有聽眾回應道,縱使移工與本地人的處境有著很大的不同,但處境困難本身並不會令運動發生,移工的成功是建基於努力的組織工作,而這是本地人都可以做到的事。
 
相關報導
 
 
 
移工同志遊行詳情
日期:2016年11月27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時至5時
地點:中環遮打道
主辦者:Gabriela Hong Kong; 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FILO) Filguys-Gabriela HK, 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 (AMCB) and the International League of People Struggle (ILPS HK & Macau)
遊行資訊來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