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在香港,生存就是最困難的事」 難民遊行反對設立禁閉營 望獲人道對待

21/06/2016 - 4:32pm
Share

標籤

自梁振英在本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及在港難民問題後,「假難民」議題在社會上亦越炒越熱。在社會排外情緒高漲之際,香港難民聯會[注1]和社會主義行動在昨天(6月20日)世界難民日發起遊行,譴責政府及建制派抹黑難民,並強烈反對設立禁閉營。
 
團體及300名難民從中環碼頭遊行至灣仔政府大樓,途中高叫「No Camp No Prison」、「Refugees not Fake, CY Leung Sick Sick」等口號,要求政府停止種族歧視及尊重難民的權利,並向入境處職員遞上請願信,希望爭取難民工作權及提高難民接收比率。
 
審批期長滯留香港  援助津貼不足生活艱苦
 
參與遊行的難民Lucky Ahmad已來港11年,但遲遲未獲批難民資格。目前處理難民申請的統一審批機制(USM)需時,令不少難民像Lucky Ahmad般滯留在港,而且申請成功率極低,過往十年獲批的個案只有個位數字。他希望政府可加快審批程序,在提出申請後的90至120天內完成審批及增加接收比率。香港難民聯會的發言人則指出其他已發展國家的難民申請審批比率約為25%至40%,並促請政府盡快改善制度。
 
在等待申請結果的期間,難民可獲每月$1,500的租金津貼及價值$1,200的膳食津貼。但Lucky Ahmad指出,一間狹小的劏房的月租可高達$2,500,遠超津貼金額。另一位難民James透露,膳食津貼以現金券形式發放,這些現金券只可在某一大型超市使用,每位難民一天的膳食費平均只有$40。
 
「生存就是我在香港遇過最困難的事。政府支援不足,生活費又不夠,也不能工作賺錢。」James淡然地說。
 
難民沒有工作權利,部分人生活拮据,只好挺而走險當黑工,惟一旦被警察查獲,將面臨18個月監禁刑。Lucky Ahmad希望政府可容許他們工作,即使是每月4至5天當臨時工,收入也可稍微補貼生活開支,令難民不須為換取溫飽而以身試法或參與非法行為。
 
設禁閉營恐縱容警權膨脹
 
葉劉淑儀早前提議設立難民禁閉營以阻嚇「假難民」,獲建制派議員支持。但團體代表指出,強迫難民居於禁閉營內形同監禁,並間接加強警權,令針對難民的暴力問題更為嚴重,澳洲上月就有兩名難民因不滿被拘禁在禁閉營內而自焚身亡,引起國內群眾嘩然。Lucky Ahmad引述去年德國一所難民收容所遭縱火焚燒的例子,擔心香港設立難民營將衍生更大規模針對難民的暴力行為,或引來中國內地其他城市仿傚,對難民處境更為惡劣。
 
難民在港屢遭歧視 :「我們不是罪犯!」 
 
坊間流傳很多對難民的負面印象,James亦曾領教,他搭乘交通工具時曾遇到故意避開、不想坐近他的本地人,也常遭受不友善的目光看待,「他們說我們是假難民,是非法入境者,是強姦犯,我親耳聽過。」
 
Lucky Ahmad對這些抹黑感到十分氣憤。即使香港有不少南亞裔居民,但本地人總假設南亞裔犯事者是難民;倘若果真有難民犯法被捕,又會把所有難民一概打成罪犯。有指難民犯罪率高,但政府卻沒有實質數據證明。「有很多罪犯也是香港人,你們又怎麼不說所有香港人都是罪犯呢?」
 
籲港人難民團結 奪回公共財富
 
阿和是參與遊行的少數本地人之一。他坦言覺得人尋找較好的生活是正常及應該的事。他的父親在二、三十年前偷渡來港,而他本人也是移民。他認為難民和自己「流嘅血都係紅色嘅,大家都係人」。
 
阿和批評,在政權眼中,經濟比人權重要。他憶起,老爸是在香港實施抵壘政策之前來港,那時香港工業發達,需要勞力,所以讓人輕易入境。到後來需求減少,人們入境就受到嚴格限制。另一位參加者岑小姐則相信難民理應享有人權,而其境況堪虞亦需要港人幫助。現時社會瀰漫著敵視難民的氛圍,她認為這是建制派政黨刻意炒作話題,為9月的立法會選舉賺取選票。
 
政府指難民每年浪費香港公帑3億元,團體發言人反指政府為高鐵及其他大白象工程投放數百億才是浪費公帑,批評政府刻意製造分化和社會恐慌,將社會問題歸咎難民。James希望香港人可停止歧視,並看清港人與難民有著相同的難處。「香港人說難民花了香港很多錢,但我們實際收到的津貼支援卻那麼少,他們是否應質問香港政府把錢花到哪裡去?」
 
[注1]香港難民聯會於2014年2月由難民自行發起,成立原因與2014年佔領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一事有密切關係。ISS在2015年前承包社會福利署的難民援助服務,負責每月分發價值$1,200食品包予難民,但卻被發現食品包份量不足,只值約$700至$800。難民懷疑ISS剋扣津貼,要求公開食品價目表不果,遂組成香港難民聯會發起行動,佔領ISS達一星期,其後與政府多番商討爭取後,終成功令食物津貼改以超市現金券的方式分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