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女性被賣到戰爭區做家傭 日做20小時 零收入

03/01/2016 - 2:15am
Share

編按:當家務勞動碰上國界,就是製造奴隸的機會。香港的外傭因高昂中介費而負債打工,被批評為現代奴隸制。另一邊廂,敘利亞戰火不斷,國民寧願逃到他國當難民,同時,毫不知情的尼泊爾女性卻被販運到此,被強迫勞動當家傭。國家不願投放資源,人民惟有自救,其中一名被賣的尼泊爾女性終由工會救出。不過,即使有幸被營救回鄉,也因僱主不願付薪,空手而回。惟工新聞由衛報翻譯報導。


當數以百萬計的人從敍利亞逃出來,數百名尼泊爾女人被販賣到那裏,被迫成為家傭。這些被騙到大馬士革的女人常常不知道自己被送到戰爭區。

騙人的中介,杜拜變大馬士革

「我不知道任何關於敍利亞的事。我不知道這裏正在發生戰爭⋯⋯中介公司說這裏就像美國。」25歲的加魯·莉絲美·馬加爾(Gyanu Reshmi Magar)說。中介公司答應幫她在杜拜找工作,但最後發現在自己被送到敍利亞的首都,並被迫做家傭。

馬加爾經過印度、阿曼(Oman)和杜拜,最後被運到敍利亞。她懇求僱主送她回尼泊爾,但僱主說︰「我們用6000美元(約47,000港元)買你回來。除非你付出這個金額,否則你不能離開。」

據一位尼泊爾的外交官透露,從尼泊爾販賣婦女到敍利亞的事業很蓬勃。他們估計去年在敍利亞有300名尼泊爾婦女,現在這個數字可能上升到600人。

「大馬士革的中介公司很容易就騙到女孩,他們找到這些女孩然後送她們到杜拜,但這些女孩根本不知道目的地是大馬士革。她們發現自己最後到達敍利亞,感到很驚訝。」這名外交官說。他補充道,亦有尼泊爾婦女被送到其他戰爭區,如伊朗和北非。

尼泊爾並沒有在敍利亞和伊拉克設大使館,但是駐巴基斯坦的尼泊爾大使館發言人指,現在有約3,000名尼泊爾女人在庫爾德斯坦和伊拉克工作,不過他們很難找出有多少人自願或被騙到那裏工作。

只有工作和睡覺 與世隔絕

當馬加爾到達大馬士革不久後,她被帶到一個家庭工作。她要做的只是工作和睡覺,無法與任何人聯絡,完全與世隔絕。「我有七個月沒有離開那間屋。」她說。

最初馬加爾並不知道自己身在戰區。「當我問到關於轟炸的事,那家人說這是軍事演習。」她是在連接屋中的Wi-Fi後,才發現真相。「這裏常傳出巨響,我很害怕,但甚麼也做不到。」她透過Facebook聯絡了家人,最後埃及的尼泊爾大使救她出來。

經過17個月,馬加爾回到尼泊爾,但幾乎空手而回。馬加爾說:「我每月應該能收到160美元的工資,但我只是收到6個月的薪水。當我離開時,我要求僱主支付薪金,她從銀包中拿出20美元,然後把錢擲向我,還向我的臉吐口水。

尼泊爾政府應做更多幫助女傭

尼泊爾全國工會聯合會(the General Federation of Nepalese Trade Unions)的尼莎·本尼亞(Nisha Baniya)幫助馬加爾逃出生天。她說尼泊爾政府應該做更多事來幫助這些婦女。「在敍利亞和伊拉克並沒有領事館。這些婦女在有麻煩時無法聯絡任何人。」本尼亞說。「政府說他們沒有足夠資源,但是他們至少應向這些國家派發勞工專員。」

尼泊爾外交部高級公務員迪柏特·沙哥達(Durpada Sapkota)指,有25名尼泊爾家傭向外交部求助,不過這些婦女並非透過正常途徑外出,因此很難找到她們的下落。尼泊爾政府現在任用一名敍利亞國民與駐埃及的大使館合作,協助身陷困境的尼泊爾人。

為孩子到外國工作,最終一元也沒有

外交部最近收到23歲的蘇尼塔·馬加爾(Sunita Magar)救助。蘇尼塔是兩名小孩的母親。她為了80,000元尼泊爾盧比(約5700港元)外出打工,原以為工作地點是科威特,但中介公司騙了她,將她送到敍利亞。

「敍利亞對我是一個惡夢。」蘇尼塔在那裏做了18個月家傭。「我不想回憶那些日子,那時真是非常痛苦。我每天要工作20小時,沒有足夠的食物和睡眠,無數次被打,但他們一個盧比也沒有給我。」她說。「我為了孩子的未來而到外國工作,最終甚麼也沒有。我的丈夫甚至離開了我,現在與別的女人結婚。」

只有正常途徑才有保障

蘇尼塔最後被一名尼泊爾男人籌出足夠金錢贖出,現在她返回尼泊爾。她警告想外國工作的女人要小心。「中介公司的所有承諾都是假的。我甚麼也沒有從外國帶回來。我只是在當地受折磨⋯⋯現在,有時我睡醒後,會害怕自己其實還在敍利亞。」她說。「我不能說不要去,但應該透過正常的途徑,填好所有必須的文件⋯⋯只有這樣你們才能在困境中得到幫助。」

參考文章︰
Nepalese women trafficked to Syria and forced to work as maid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