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傘兵參選疑遭藍絲帶僱主逼「自願離職」 「我老闆為富不仁」

12/12/2015 - 6:57pm
Share

【惟工新聞】大陸有李旺陽「被自殺」,香港也有傘兵慘遭「被自願離職」!昨日(12月11日)是雨傘運動被警方終極清場一週年,秋後算帳卻餘波未了,曾以傘兵身份參選今屆區議會的船務經理游美寶(阿寶)表示,她任職的廣達實業董事丁煒章得知參選消息後突然要求她「自動離職」,甚至逼她必須在房間裡倉促下決定,否則不能出去,形同禁錮。最後資方更涉嫌出爾反爾,拒付長期服務金。丁煒章是香港優質標誌局主席,也是「塑膠大王」丁熊照之孫,家世顯赫,曾在公司裡明言自己是「藍絲帶」。阿寶不滿資方為求政治打壓連一點點錢也要吝嗇,「我老闆為富不仁。」

禁錮員工 不簽紙離職不得出門口

阿寶在廣達實業有限公司任職逾5年,擔任船務及貨倉經理,今年11月競選藍田區區議員,硬撼工聯會的簡銘東。因公司高層多次表示「公司不談政治」,阿寶一直在職場對參選一事保持低調,惟消息於11月6日(星期五)經同事傳開後,她在11月9日(星期一)隨即被上司叫進房內召見,房間內有董事暨總經理丁煒章,以及人事部經理梁榮森。丁表示「想即刻中止賓主關係」,要求阿寶簽署「自願離職書」,如果她不想「好來好去」,公司就會將她開除,並當場拿出準備好的解僱信示意。

因事出突然,阿寶被殺個措手不及,惟有提出需要時間考慮。但丁梁二人並不答允,強逼她必須馬上決定,否則不准走出房間,逼於無奈之下阿寶在10分鐘後簽署「自願離職書」。她直指此舉無理,「點可以禁錮一個員工,要佢10分鐘內決定離開一間做咗5年幾嘅公司?」

不准員工談政治 只准高層反佔中

早在「被自願離職」前,廣達實業內部已不乏政治爭拗。去年雨傘運動期間,阿寶積極支持佔領運動,雖未有在公司高調表態,但仍遭上司丁煒章多次批評她在工餘的參與,「都唔知點解,(丁煒章)成日去經理房搵我挑機。」看見阿寶私人背囊上有寫著「我要真普選」的掛飾,丁亦感不悅,稱「公司不談政治」。同一句「公司不談政治」,丁的胞姊丁嘉雯亦在公司裡提倡過。

公司高層不准員工在職場談政治,但自己卻百無禁忌。阿寶指丁煒章在雨傘運動期間多次表明自己是「藍絲帶」,「一路以來都話學生係錯」,更以未經證實流言質問她「你知唔知你地阻住晒呀!阻住啲火燭車救護車,塞咗三、四個鐘呀!」

丁煒章是上屆有權選舉特首的1,200名選委之一,份屬工業界(第一),其政治特權由擁有工業相關公司而來。


阿寶撕下丁煒章出任主席的香港優質標誌局「Q嘜」標記,諷刺他濫炒員工。

24小時on call 資方誣陷「遲到」

阿寶被逼簽署「自願離職書」時,曾以為資方會留有餘地,給予比較體面的推薦信。她詢問丁煒章會否保留其長期服務金,丁亦當場口頭承諾可以。不過資方其後一一反口,離職證明上只寫下入職及離職日期等基本資料,人事部經理梁榮森更以「自願離職」為由拒絕發放長期服務金。阿寶不服,致電丁梁二人追討,梁榮森在對話中途截斷電話,而截至昨日上午為止丁煒章仍然不接電話。


資方最終給予游美寶的離職通知書

由於目前法例容許僱主擅自挪用員工強積金帳戶的供款支付長期服務金,俗稱「對沖」,即使廣達實業允現承諾亦不會明顯增加開支,阿寶認為資方是不想留下因改治打壓而解僱的證據,所以不肯支付長期服務金。「都係搵笨嘅,就算你俾(長期服務金)都係對沖之嘛……我老闆為富不仁,有頭有面唔應該吝嗇嗰少少錢。」丁煒章是工業界「三世祖」,祖父是「塑膠大王」丁熊照,父親是「玩具大王」丁鶴壽。

資方逼使阿寶離職時稱原因在於她遲到,她指理由實屬荒誕。「我基本上24小時on call」,從事物流業的阿寶即使在深夜仍要追蹤貨物下落,不得不無償加班,確保貨物準時到達碼頭,而且從未失職。「5年來,我從未要過一票貨(因為趕不及送到碼頭上船而)要走飛機!」

中年員工難轉職易受壓 倡訂不公平解僱法保障改治權利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表示,政府在八十年代曾鼓勵僱主在員工參選區議會時給予更多自由,包括容許彈性上班,惟未有相關立法。在目前政治氣氛下,只要僱主不同意員工政見,員工隨時就變成犧牲品。他又指出中年打工仔容易逼於壓力無奈「被自願離職」,「唔係在於賠償(長期服務金)咁簡單,而係在於推薦信,尤其上咗年紀嘅僱員」,因為害怕若不就範簽「自願離職書」老闆就不寫推薦信,導致中年轉職艱難。梁耀忠認為須制訂「不公平解僱法」,保障打工仔不會因政見、性傾向及宗教立場等原因遭隨意解僱,並提倡不公平解僱的受害人應享有強制復職權。若僱主繼續坐擁任意炒人的大權,只要付出少許代通知金即可瓦解工會組織。


香港廚師聯盟代表吳志輝指資方是次無理解僱是為了執行「政治任務」。

雨傘運動結束後,阿寶除了參選區議會服務社區,亦致力促進勞工權益,包括擔任香港廚師聯盟的義工,協助工會成立。同樣是在觀塘區參選的傘兵,香港廚師聯盟代表吳志輝(細輝)對阿寶疑被改治打壓感到憤慨,「依家係咪基層工人就唔可以參與社會運動?」他又認為打工仔同樣有機會受到僱主藉僱傭關係的不平等逼迫,「上年上街,有人講『阻人衣食猶如殺人父母』,依家我想知呢啲人到底會點講。」

 

相關報導:
工聯會議員被工人揭發偷拍 疑施壓逼酒樓解僱廚師
香港「不合理解僱」管制 到底有幾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