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訪問系列】政黨實習生混噩無所學

02/12/2015 - 5:25pm
Share

導言:學生被要求在進入職場前便掌握行業基本技能,使實習經驗成為必須品,即使待遇再差,學生仍前仆後繼尋找實習機會。面對苛刻老闆,實習生毫無議價能力,成為廉價甚至免費的人力資源。惟工新聞專訪數名於政黨、會計公司、醫院、新聞機構實習的學生,且看他們面對的勞動條件與所得成果,是否「值得辛苦」又「學到嘢」。


「唔使做嘢又有錢落袋」,並不只在招聘版的詐騙廣告才見識得到,現實中確有可能發生,且是以更為冠冕堂皇的姿態出現。曾於城大專上學院(下稱CCCU)就讀的阿明(化名)力數校方不負責任,並無盡力確保學生在實習中有否得到學習機會,卻能坐收數千學費。儘管實習成果令人失望,在招生時,校方還以實習為課程賣點,推銷方法則是在實習期間要求學生與政治明星拍照,以照片作為宣傳亮點。縱然實習已過去一年,回憶這筆混帳時,學生阿明心中怨憤仍未平伏。

實習花費6千蚊 老師鼓勵勿收車馬費

阿明曾於CCCU修讀社會科學副學士(公共行政及管理),該科學生需要在一年級暑假時從政黨、NGO、智庫等機構選擇實習,做足160小時才能符合修業要求。

上年5月中至8月中期間,阿明去了某政黨的議員辦公室實習。「通常機構唔會咁易俾你一個月內做晒啲時數,會打散啲時間。」於是,每逢星期一三五,阿明便要從葵涌的家搭個多小時到議辦。每天出入的車費、膳食費用,都要自己貼。問到有沒有車馬費之類的補貼,阿明無奈道:「會俾車馬費嗰啲都係少數,始終NGO budget緊啲。」雖然明白機構的處境,但實際上心裡還是不好受。學校老師更曾在團體實習簡介會上表明「我地prefer同學唔收車馬費」,阿明對此感到愕然,認為「咁樣係變相鼓勵機構唔俾車馬費。」

CCCU將實習列做必修科目,佔3個學分。以每個學分$1,500計,加上交通膳食等費用,阿明至少為實習課程花了6千大元。「唔俾車馬費都算啦,但我唔係好明白,點解我明明唔喺學校上堂仲要收我學費?貼錢做實習真係好奇怪。」阿明損失的除了金錢,更是寶貴的時間。對學生來說,暑期是打工幫補家計的好時機,阿明與他的同學亦計劃在暑假打工,卻被實習吃掉一大截時間。但阿明和他的同學為了畢業,只好減少甚至放棄暑假工。

實習生只當跑腿 「混混噩噩」無所學

大專院校將實習列做課程的一部份,原意是希望同學能夠在畢業前理解及感受未來實際工作環境,並將這些經驗與課堂所學得的知識扣連。可是對於阿明來說,這不過是說得好聽的話,實際所得經驗可有可無,與學科無甚關係。「我在政黨實習期間多數都係做啲paperwork、跑腿工作。」雖則中間也有主動爭取處理一些街坊的個案,但阿明感覺職員不太放心讓實習同學跟進個案。「我本來預期喺呢兩三個月內都會跟下case,例如同社會幹事有關的勞工問題,又例如有啲要上勞審嘅case可以去學下嘢。」「但事實上佢(議辦職員)唔會教你、問你要唔要跟佢去學野。」

阿明在中學畢業暑假曾在其他議辦做過三個月,知道一個議辦實際上如何運作,亦因而對實習有所期許。阿明回想當年在議辦工作時,唯一的全職助理剛好離職,基本上由他與另一名暑期工一同撐起整個議辦。那時雖無人正式教他,卻受益匪淺:「乜都係自己落手落腳做,小至派米,到寫單張、求助信、接case,呢啲都要自己一步一步搵資料學點做,真係學到野。」

「一個議辦應該要教你點樣處理啲個案,判斷邊啲個案需要跟進。又例如一啲涉及社區問題的個案,佢應該教你要點樣投訴、應該打去邊個部門投訴。呢啲好基本。但我完全收唔到這些訊息,我接受唔到囉。」從阿明的語氣中完全可感受到他積累的不滿與怨氣。對於整個實習過程,他總結道:「我覺得自己喺呢百幾個鐘入面就係混混噩噩。」 

校方坐收4千5 學生被逼宣傳課程

CCCU收了學生$4,500,實際上他們在實習課程裡只負責聯絡機構、開設實習簡介會、間中聯絡同學及改寫實習報告。至於時間如何分配、實際工作內容,則由機構的supervisor話事。阿明的實習時間及工作較輕鬆,但亦有些同學曾被機構「chur通頂」。然而學校老師不會到實習地點視察,除非同學自行投訴,否則無從得知同學實習狀況。事實上縱使同學有不滿,卻甚少投訴。阿明認為因為機構要找實習學生替代不難,未必會認真處理投訴,實際作用不大。

社會科學的相關出路選擇較少,幾乎所有大專院校的實習生都集中在NGO和政黨。一個機構同時要處理來自多間院校的實習生,若無法提供適當的工作機會、指導人手配合,實習同學只會淪為機構的額外免費勞動力,難以學到甚麼。「對機構嚟講,你要付出額外時間心力去培養呢班人,又唔一定得益。」阿明撥一撥額前的頭髮,無奈道。

實習完結時,阿明除了要交報告,還要交一張與社區幹事的合照給校方。他笑說,「我唔想佢地用我張相,所以我影相果陣揸住張『反對CCCU賣盤』嘅標語,搞到佢地用唔到。」這些合照,尤其是與政治明星的合照,校方會用作宣傳實習課程。但事實上有合相並不代表同學曾為他們工作,甚至可以是在六四七一這些場合才遇到他們。

大專「實習」的本意是讓學生得到本科相關工作之經驗。事實上,阿明的實習工作不但本科所學無關,校方亦不關心學生待遇,將責任外判。同學交學費實習之餘,其勞動成果還被校方拿來作招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