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躲在廁所裡的寫作 移民家務工文學誌訪談

22/09/2015 - 9:06pm
Share

【惟工新聞】小型誌的封面以綠色和粉紅色為主調,酷似班蘭口味的印尼糕點。書名為「Work is Work」,其中一名籌備者阿平解釋道,這強調家務勞動是工作之餘,封面特別選取移工在山上舒展身體的照片,說明移民工除了在家裡工作,還有自己的生活。她們不只是工人,亦是有血有肉的人,惟這一面往往被人忽略。在小型誌裡,移工以文字揭示自身情感思想的存在。

「我在這處境裡或許沒有選擇/但那不代表我沒有腦。」這句話出自菲律賓的移工Bing之手,擲地有聲。

由工作坊到結集出書 讓移工困境成常識

由上年十月開始,移工牧民中心與一班關心移工的本地人,一同籌辦了十多場工作坊。為了鼓勵參與者思考自己的內在,她們嘗試過不同的方法,例如以繪畫來表達自己,亦有討論外界對移工的刻板定型。

在工作坊裡,移工們會一起吃午餐,那便是小型誌封底設計的取材:炸物、糕點和小小的指天椒。提到辣椒,來自菲律賓的Dove立即聽不住笑著搖頭。她從前吃不得辣,可是在新加坡打工卻碰上嗜辣的僱主,與僱主吃同一飯菜的Dove沒有其他選擇,惟有硬上。「一開始我吃到不斷流鼻水,吃了足足三個月才習慣到。」

將作品結集成書,是後來才醞釀出來的構思。移工牧民中心的Cynthia指,初時想本地人明白移工外宿可以是一個選擇,但是,她們與本地人接觸溝通非常困難。Cynthia認為,當移工的困難處境被人們普遍認知,成為常識一般的存在時,人們才會明白她們為什麼要爭取和示威。讓移工說自己的故事,就是其中一個方法。

被囚困的文學:躲在廁所寫作  星期日無法外出 

籌備者由五個移工團體中招募參與者,曾參與工作坊的人數高達70人,可是最後寫出作品的,只有不多於10人。能力並非決定性因素,即使成功寫出作品的移工,也要先克服重重的難關。

Dove是第一個完成作品的人,她在僱主家中負責照顧嬰兒,由於與嬰兒睡在同一間房,晚上不可隨便開燈。靈感一到,她只好抓起紙筆,躲進廁所書寫。Dove必須捉緊時間,一旦嬰兒醒來,她就要立即回房。封面的照片由Dove向友人借來,友人喜歡行山,照片傳上社交網絡,Dove心生羨慕,寫下<Nature Lover>一詩,想像飛翔的自由自在。

來自印尼的Vyan有豐富的寫作經驗,她曾寫下一本書,可惜手稿借給友人後,便不獲尋回。不過,Vyan在後期才有機會參與工作坊,而她的作品也無法在第一本小型誌中刊出。

Vyan的僱主經常不允許她在星期日放假,她幫忙籌備活動,鼓勵身邊的朋友參與,自己卻不能出席。直到一次,僱主在餐廳中用力推她的頭,過往種種堆積在心中的不快因而燃起,她才終於決定辭職。僱主接到辭職信時,口頭說「ok」,過了一會兒竟來到Vyan房前敲門,哭叫「請不要走」,然而Vyan去意已決。她早知道,前任的工人都只捱到兩三個月,自己做了十九個月,已經「好攰」。現在的星期天,Vyan終於如願放假,能夠參與組織的活動,她不住的說很開心。

書中的作品大多以英文寫作,只有幾篇使用菲律賓的他加祿語。來自印尼的Avid第一次來時,有好幾名姐妹作伴,但是,姐妹眼見人們都用英文或中文交談,紛紛埋怨為何沒人說印尼語。由於語言的界限,姐妹都不願再參與,日後的活動就只剩下她形單隻影。Avid雖認為以英文寫作有一定困難,用印尼文才寫到心中所想,但由於「英文好多人睇,印尼文無人睇」,她最終也選擇用英文寫作。

文本互涉 文學世界中互相理解

來自菲律賓的Bing是deadline fighter,每次都在交功課之前才靈感湧現。她喜歡寫故事,題材都是來自身邊的人。她認為關於移工的故事總是千篇一律,想找不一般的對象。她的同性戀朋友Coy很少談自己的故事,移工之間也很少討論同性戀,於是她小心翼翼訪問了Coy,代入她的位置寫下同性戀的身份認同,對沉迷賭博的母親愛恨難捨的掙扎。

談到移工中對同性戀的討論,Vyan說她也喜歡女生,看到Coy的故事後,她為之寫了一首詩。那般坦然承認,僱主會否介意?Vyan指,過去的僱主都知道她的性向,「只要做到嘢就得,唔會好介意。」但是,Vyan不是在任何時候都理直氣壯。面試時,僱主的小女孩很喜歡她,拉著她的手叫姐姐。僱主看到她的打扮,得知她性向後,怕女孩與她如此親近,會變成同性戀。Vyan見僱主面有難色,為她解圍道:「你唔請都沒所謂,我明白」。對同性戀的誤解與誇張想像,影響的是切切實實的飯碗。

作品選譯

兩年前,在香港移工舉辦的One Billion Rising Revolution中,還是滿身傷痕的Erwiana透過視頻在場參與者說話,當時Bing感覺到她身體的脆弱。一年過去,Erwiana親身出現在One Billion Rising Revolution的現場,Bing被她的力量所鼓舞,並代入她的經歷,寫下作品。

Bing:<我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我是誰
我生來就是做自己的
這世界上只有唯一一個我
你沒有權利虐待我的身體
因為我擁有我自己的全部

我擁有整個的我
我的身體,我的感覺,我的靈魂
我在這處境裡或許沒有選擇
但那不代表我沒有腦子

我們每一個都有著美麗的與及
美妙的獨特個體在裡面
不要對我說我是垃圾
我並不介意你的措辭
我貧窮與否並非關鍵
重要的是我知道我是誰

但即使如此……
我還是會讓你見到
我所夢想的,我所希冀的,我會生存下去
因為我會走出去然後證明你是錯的

Bing:"I know who I am"

I know who I am
I was born to be me
There is exactly only one me in this world
You have no right to abuse my body
Because I own my whole being

I own all of me
My body, my feelings, my soul
I may have no choices in the situation I’m in
But that doesn’t mean I have no brain

Each one of us have something beautiful and
wonderfully unique individual inside
Don’t tell me I’m a “trash”
I don’t mind your words
It’s not about me being poor
It’s what I know who I am that matters.

But with all these…
I will show you
that I dream, I hope, I will survive
cause I will go out and prove you wrong

英文版按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