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當樓奴】誰代表了我們的住屋未來?(下)

03/09/2015 - 9:00am
Share

標籤

續前文

【拒當樓奴】誰代表了我們的住屋未來?(下)
──對聯合國「人居三」之憂慮

上篇,我們對「亞太區房屋論壇」之內容框架,及其在「人居三」的代表性,提出疑問。

本篇內容將較豐富。只要花多十五分鐘,你更會發現,「人居三」即將擺香港上檯,還可能令更多人做「樓奴」。

到底「人居三」是什麼?

一. 「人居三」= 通過未來二十年全球住屋議程(注一)

上世紀後期,世界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最急速的城市化發展,有大量人口遷移至城市,繼而出現很多居住環境的問題,例如貧民窟。1976年,聯合國在溫哥華舉行「第一次人類居住大會」(人居一),並通過《溫哥華人居宣言》,各國承認需要共同解決問題。

二十年後(1996年),「人居二」在伊斯坦堡舉行,通過了《伊斯坦堡宣言》及《人居議程》。新議程承認城市是全球增長的動力,開始強調地方及不同機構的參與,重視可持續發展和房屋的可負擔性。

明年10月,聯合國將在厄瓜多爾首都基多舉行「人居三」(注二)。居住於城市的人口,將多達約40億人,佔全人類的54.5%(1976年為37.9%)。預計到本世紀中期,城市人口比率更升至66%(逾60億人)(注三)。因此,各國政策制定者,將會在「人居三」裡,承認城市化是人類發展的原動力,政府和領袖,聚焦討論如何令城市更讓人類宜居,定下「新城市議程」,在立法、規劃和融資層面上,實踐適足住房權,應付諸如經濟發展、扶貧和氣候變化等挑戰。

二. 「人居三」= 你和你的城市「被代表」+宣傳「香港模式」(注四)

聯合國人居署已要求各成員國,就「人居三」編制國家報告,指定內容要涵蓋城市發展、規劃、環境和房屋政策等。問題是,聯合國是以國家為單位的,但報告內容卻設定所有城市的發展議程。不論是香港、上海、倫敦、紐約,或者是墨西哥城、哈瓦那、開羅,都不會在「人居三」會議裡佔有任何席位,沒有參與資格,或者,將被所屬國家/中央政府「代表」了。海外開始有人質疑這種安排(注五)。連城市/地區政府都「被代表」,更不用提蝸居城市斗室的普羅大眾了。

另外,聯合國為準備人居三,成立十個專家政策小組,在今年五月底,為六大範疇草擬了共二十二份議題文件,供各國代表參考和討論,資料詳盡,更列舉個別城市的成功例子。

然而,聯合國在這些議題文件(注六)中,竟然至少三次點名推崇「香港模式」:

我們相信,若讓每一位深受地鐵加價剝削的乘客、為了鐵路上蓋單位供款而捱更抵夜的「樓奴」、公屋上樓無望的家庭和青年、倒貼大白象工程無底深潭(如高鐵)的納稅人,看看上述聯合國「專家」對「香港模式」的「表揚」,肯定百般滋味在心頭。

順帶一提,香港政府早在上年9月,公佈了《鐵路發展策略2014》(注七),上述聯合國即將擺上檯面推銷的模式,至少在香港來說,將逐漸擴展至多個新發展區,包括新界東北(古洞站)、洪水橋及大嶼山。若果這套「鐵路,一路帶動樓價」模式在全球擴散,很難想像,到底多少家園會被拆毀,多少土地會遭地產霸權掠奪、多少房屋及舖位用作投機炒賣。

因此,即使你不理會人居三,都會有國家及專家急不及待「代表」你,「幫」你及大部份市民演繹、甚至改造你的城市生活。

你準備做「樓奴」沒有?

三. 「人居三」=更多樓宇按揭=更加宜居?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一直關注房屋商品化及金融化,對下一代住屋權利的深遠影響。我們尤其憂慮聯合國在「人居三」第二十份議題文件《房屋》(注八)中,提倡擴展私人樓宇按揭市場的內容:

應鼓勵房屋金融系統進行創新和更具包容性,包括給予房屋財務供應商和其他金融機構誘因,向低收入群體提供貸款及廉價房屋。加強向私人房屋金融行業提供獎勵機制,促使(它們提供)有效貸款,讓政府無須面對過多風險。(第八頁,筆者譯)

這也是「亞太區房屋論壇」邀請大型企業、金融機構代表和融資課程學者之基礎。我們擔心,論壇討論方向最終使「人居三」認可政府撤出房屋市場,不再承擔提供適足住房的責任,將房屋問題變成個人債務問題處理。當經濟出現波動時,中低收入人士往往首當其衝,受到收入減少以至失業之苦,在要求所有人以按揭貸款解決居住問題的情況下,這一班人容易因此失去住屋權。可以說,以按揭解決房屋問題,本身就與聯合國的適足住房權相矛盾。

並非只有青年拒當樓奴運動如此憂慮。事實上,正好有來自聯合國的人員和文件,支持我們的說法。

2013年,時任聯合國「適足住房問題特別報告員」(Special Rapporteur on adequate housing)的Raquel Rolnik,在人權理事會第25屆會議裡發表特別報告(注九),清楚表達當低收入人士無法償還按揭貸款時,遭遇的困境:

當自置居所業主無法償還貸款,或無法履行分期付款時,將危害其居住權保障。銀行和其他信貸機構將居所變成銀主盤,會嚴重威脅業主享有適足住房的權利,最貧困者會受更嚴重影響。(第十七段,筆者譯)

她亦清楚指出金融機構和鼓勵置業之政策,就是剝奪基層住屋權的禍首:

放寬對金融市場的管制,以及優先鼓勵自置居所的政策,對許多城市貧困住戶產生負面影響。  次按貸款、拖欠供款和銀主盤等問題,導致一些國家無法保障住屋權和出現迫遷問題。金融機構,包括小額信貸機構,為減低貧困者較高的欠供風險,往往向他們收取更高利息。有時候,放貸者更刻意將低收入住戶作為剝削性貸款的目標,不對條款作任何解釋,更不顧這類住戶的償還能力。各國應禁止掠奪性貸款……(第四十八段,筆者譯)

草擬聯合國「人居三」議題文件的政策小組,以及「亞太區房屋論壇」主辦單位、嘉賓和參加者,是否已經把之前的報告丟棄了?忘記了金融海嘯的教訓?

四. 結論

我們認為,以私人房地產配合按揭債務搭建的「房屋階梯」,只會令基層和下一代淪為「樓奴」,走上喪失住屋權的不歸路,飽受煎熬。

我們期望,明年「人居三」討論實踐適足住房權時,確定政府必須承擔供應充足可負擔房屋之角色。

筆者也呼籲,本地民間關注土地和房屋議題的團體,以至公民社會,應考慮共同回應「人居三」,切勿輕易「被代表」。

注釋:
一. 本節資料主要來源為「人居三」官方網站
二. 中文官方全名是「第三次聯合國住房與城市可持續發展問題會議」
三. UN: “World’s population increasingly urban with more than half living in urban areas”, 10 July 2014
四. 本節資料主要來源同注一
五. The Guardian: “Habitat III is all about cities. The UN should give them a seat at the table”, 5 August 2015
六. Habitat III, “Municipal Finance”; and “Transport and Mobility”
七. 運輸及房屋局,《鐵路發展策略2014》
八. Habitat III, “Housing and Slum Upgrading”
九. UN: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adequate housing as a component of the right to an adequate standard of living, and on the right to non-discrimination in this context, Raquel Rolnik”30 December 2013, 該文件可在連結裡經搜尋後下載。

 

唐耀強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成員

 

(全文完)

Share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由一眾捍衛青年住屋權的社會人士組成,以直接行動方式抗議地產霸權和政府不義房屋政策,主張住屋不是商品,而是社會必需品,人人有均等機會享有,是個人基本權利,不是富豪財團的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