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保安壓力大要看精神科

01/08/2015 - 1:43pm
Share
編按:香港工傷不絕,光是去年有在勞工處紀錄在案的已近四萬宗。「下次輪到哪一個」的隱憂儘管毫不虛幻,但工傷苦主的真實故事又有幾多人注意?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新界)早前訪問了多位工傷工友,惟工新聞特此作系列轉載。逼復工,扣病假,扣賠償,求醫不果,官司糾纏,肉體煎熬,家計斷絕……受傷的一刻,故事才不過剛剛開始。
 

【工傷故事系列】
逼復工 扣病假 醫生慣性質疑
工傷保安壓力大要看精神科

 

不少人以為做保安員只是坐在座頭與住客租戶打打牙骹、打打瞌睡就一天,輕鬆又安全。但保安員也有不少工傷個案,他們都在工作中遇到各種各樣的意外引致受傷,如被開閘時大電閘撞到,入電制房巡邏時被突出的電線電至暈倒昏迷,推物資扭傷腰等。善姐亦不例外,工傷後不僅遭僱主無視傷勢要求復工,半途拒付醫藥費,求醫時更遭醫生慣性質疑呃病假紙,導致壓力過大須向精神科求診。

 
大樽蒸餾水直擊受創 病情惡化醫生懶理
 
善姐(化名)三年前在葵涌的工業大廈做保安,上下班時間保安都要負責「揸Lift」,即是坐在貨用電梯內控制開關門、幫手按層數及控制人流。有一天早上繁忙時間,他如常在電梯內工作,運送大樽裝水的送貨員推著大型手推車進電梯,因電梯與大堂的地面有2厘米的距離,所以送貨員從大堂大力推車才可跨過那個高度,使勁之下,其中一支水突然從車頂跌下,壓到善姐的腿上,善姐立即痛得大叫,並不能走動,其他同事召了救護車。
 
急症室醫生問他那個地方最痛,她指一指膝頭。一星期後,她發現病情惡化,連臀部及腰部都痛,甚至影響走路。直到排期見骨科醫生,她跟醫生說腰及臀都有痛,醫生竟說「你受傷嗰時無講就唔會同你睇架喇!」,拒絕檢查患處。工傷後一年總算排期見到痛症科醫生,才首次有醫生檢查她的臀及腰部。
 
傷勢未癒上司逼復工 女兒讀到大學不識勞工法
 
開始受傷時上司曾表示關心,承諾若善姐把看醫生的收據拿回公司,公司會全資付錢。因政府門診不肯檢查及治療腰臀的痛症,她就去了看中醫推拿針灸,三個部份逐個部份收費,每次過千元。交單兩次之後,上司反口了,「老闆話叫你唔好再睇啦,唔會再俾返錢你,你去返政府度睇啦。」
 
醫生不理會腰臀的痛症,老闆又話不再支付醫藥費,上司更施壓,要求她復工。連自己大學畢業的女兒竟然都誤解法例,以為工傷病假一年只有14天,但善姐痛得走路仍是一拐一拐的,心想如何上班呢?善姐為保飯碗,忍痛在工傷病假11天後,強撐上了班3天,她說「工傷一開始嗰時就特別困難,特別徬徨,完全都唔知點算好。」
 
屢遭留難身心受創:瞓唔到 食唔到 唔夠膽照鏡
 
第一次見善姐,她整個人都很憔悴、很緊張,手不住翻文件,愁眉不展,不斷說自己吃了藥沒記性。善姐回想當時,微笑道:「個時啲情緒好得人驚,瞓唔到、食唔到,都唔似咗本來嘅自己,唔夠膽照鏡架!」
 
善姐就如其他工傷工友一樣,工傷後不久情緒出現異樣,開始接受精神科治療。她慶幸認識了我們中心協助處理工傷的困難,以及有心理輔導的社工紓解心中壓抑,隨著工傷處理逐漸明朗,情緒也慢慢好轉,善姐雖然仍然要用拐杖走路,但已回復樂觀,經常笑容滿面。
 
求醫反遭奚落:你要假紙之嘛!
 
工傷工友最大的敵人想當然是僱主或保險公司,但善姐對整個工傷過程中最不滿的人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醫生,她說:「最衰啲醫生!」善姐連罵人時都笑笑口。
 
醫療制度僵化,令她錯過了治療腰臀的黃金時間,而且醫生慣性懷疑病人,特別是工傷的,她聽過不下一次、不只一個醫生如是說:「照過骨都睇唔到有事,無理由會咁痛架喎!」、「你根本就無事」、「你要假紙之嘛,我咪開俾你囉!」句句刺痛工傷者脆弱的神經,不只承受身體上無休無止的痛楚,面對掌握絕對專業知識的醫生,還要不斷被質疑,根本無從辯解,感到極度委屈,「成日睇醫生睇到一肚火!」
 
問善姐有什麼話想對其他工傷者說,她想了一會,道:「最緊要識得搵支援,因為一開始(工傷)嗰時一定咩都唔識。唔會識有咩權益,有咩法例保障。知道咗起碼知道之後可以點行,行唔行自己做決定。但係,對我嚟講,呢個係你嘅權益,點解你唔去爭取?!」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