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膚】三個人的寡佬派對

30/07/2015 - 1:02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1566

今次做人體模特兒,是應邀朋友偉的請求。他剛剛和人在上環夾租一個小單位。一個月前還是家徒四壁,經過改造之後,現在算是一間合格的工作室了。

和平時不同,今次的人體寫生其實是一個單身漢告別單身派對。西方人喜歡在結婚大日子之前搞個派對,做一些以前未做過的事情。我問偉,需不需要穿一些怪異的道具、擺一些奇怪的姿勢,他說只是和尋常的人體寫生一樣。不少模特兒認為「純粹的裸體」比較接近藝術,要他們圍個花圈、戴個胸圍被人畫,反而會將非個人化的身體變得世俗,好像要捕捉他們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一樣。然而還是有畫者和模特喜歡刻意創造和捕捉這種生活的、敍事的身體。

我的舊同事有一次到火炭當「母雞派對」的男模,雖然不用歌舞娛賓,但一眾女性們不自在的目光卻使他不太舒服,向我說以後都不會為告別單身派對做模特。我聽到他的故事,本來也有一點顧忌,不過偉和我去過露營,為我背過沉重的背囊,鼓勵我走過崎嶇的山路,應該是個有誠信的人。

而快要結緍的湯被偉哄了上工作室,大概一猜到發生什麼事,我就開始脫衣了。湯是加籍華人,幾年前來香港開攝影公司,幫各大公司拍宣傳照,然後認識了偉。坐在湯旁邊的是他的高中朋友高,有直升機牌,曾經帶過酷愛行山的坐直升機橫過西貢的海岸。眾人事忙,所以派對最後只有三人,在品酒和畫畫之間渡過。

也許是攝影的人喜愛打燈,他們倒是在燈光上下了不少功夫。他們關上了房燈,在橫樑上調較剛裝好的活動射燈,再加上旁邊由四個大燈泡組成的大光燈,我們就開始了。燈光的角度和亮度會順著我的姿勢而微調,以求突出身體各部位的光暗對比。

儘管如此,湯和高畫短姿勢(注)的時候還是叫苦連連,請求我原諒他把我畫成醜女。對於新手來說,要他們在一兩分鐘捕捉人體的主要線條還是很艱難的,而偉則表現輕鬆,炭筆在紙上的磨擦聲音此起彼落。拍慣了人的湯,形容一畫人,平時的功夫好像廢了一樣,對整個形體完全沒有把握,只好握著畫筆,用短小的線條把身體各部份駁起來。

沙發上放在今晚男主角將要穿著的服飾:一條粉紅色露肩喱士裙,連著一個仿鐵的枷鎖。他將會穿著它在樓下的酒吧和朋友談笑風生,試喝新鮮的手製啤酒(高漏了口風說的),還有很多神秘的節目。工作完成後,我和他們三個都擁抱了一下,然後到樓下一間裝模作樣的法式班戟店,吃了一個昂貴的開心果雪糕班戟。

 

注釋:

短姿勢(short pose)一般指10分鐘內要完成的人體素描,有時會短至一兩分鐘;短姿勢對畫者速描能力要求較高,但模特兒可做出更多元化的姿勢。

Share

妮路。從事人體模特兒十年,對人裸體時,喜歡觀察畫者的氣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