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過勞實錄:我哋係食物鏈最底層

28/07/2015 - 6:25pm
Share

標籤

【惟工百業】「不如約你三點?」「就三點啦。」「不如三半啊……哈哈我怕我起唔到身。」

商約訪問細節之時,助產士阿藍(化名)為自己的分秒必爭失笑。最後她還是遲了半個鐘才到達,原因卻不是賴床。本來的休息日要用來進修,雖說是上課,實質要做的和上班無異。從醫院趕來,阿藍不慍不火地說:「我哋叫自己做『食物鏈最底層』。」

護士工作看似薪高前途穩,然而公立醫院每年流失護士過千,護士協會更發公開信質問政府,為何人手問題在十年來都得不到改善。「人手不足」已是年經,耳熟能詳,但具體是如何發生在血肉之軀之上的呢?入行兩年的阿藍,細細道出護士的過勞日常。

更表混亂難規劃 假期折現無得放

「追更係好常見嘅事,有時病人見到會問我:『嘩,你係咪無瞓過覺?』」阿藍解釋道,護士上班時間分早(A)、晚(P)、通宵(N)三更。追更即被安排在P→A→N三更上班(見下表),工作完一更,隔6至8小時又再上班,除去交通時間,中間只剩4至6小時休息。

在其他行業,即使工時偏長,或者也有穩定的更表編排,不過護士的更表卻沒有規律可言,一個月裡早晚通宵更不定。儘管一個星期工作44小時,但更表的混亂導致休息時間支離破碎,生活也變得難以規劃。

護士一般工作五日半至六日,但阿藍曾試過連續工作十五日,期間兩至三個通宵更也是等閑事。她又引述同事的經歷,同事所在的部門以兩星期抽簽的形式,決定放假日子。有時抽不到好簽,或者根本沒有可放假的日子,便可能連續工作十天,期間沒有一日完整假期。

「帳面上假期係有很多啊,規定返五個通宵更就有兩個全日休息,但全日假都放唔晒。」由於人手不足,假日化為數據,積存至離職或轉換新合約時,才有實現放假的機會。不過假期往往趕不上轉約,「人事部規定一年要清大假,會俾錢買假。好多人唔想買,想休息。」

懷胎七月仍須通宵工作 照顧病人護士反捱病

阿藍慨歎道,即使想休息也不能隨便請假。醫院原本就充斥病菌,加上接連長時間工作,醫護人員很容易染病。「病房好忙,又唔多人喎,隨時有人sick leave,要幫手頂。就算病咗都要返架,要其他人做埋自己份,都唔好意思啦。自己都試過頂其他人嘅嘢,知道有幾辛苦。」

病人不能請假,孕婦也沒有特權。「喺婦產科就會發現,護士、醫生、教師,特別多胎位不正,或者係生產嘅時候有問題。」通宵更10小時工作,阿藍形容收工後感覺「整個人都掏空了」,而懷孕的護士直到胎兒33周大以後,才禁止安排上通宵更。

護士協會指出,現時平均每個護士照顧11個病人,與理想的1個護士對6個病人有一段距離。阿藍繼續指出更表帶來的身體問題:「跟咁多個病人,就算晚更同早更中間有得休息,都會成日諗,自己有無做漏嘢。有同事試過發夢見返病房啲情況,緊張到扎醒。」

缺欠充足的休息,同事間普通壓力大,情緒出現問題,身體也不能倖免。站得久,容易靜脈曲張,所以護士鞋都比較講究。「夜晚返十個鐘,走來走去,得一小時休息,返完夜大家都覺虛脫。」由於忙得沒有時間去廁所,阿藍在工作一年多後,開始出現失禁。此後,小休的時候她竟避免飲水,「有時返完一更,先發現,嘩,我七八個鐘都無去過一次廁所。」

「對文件多過對人」 高層要求本末倒置

不知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阿藍的男朋友和她一樣是護士。「我男友做內科嘅,忙起上嚟得十分鐘食飯,叮個杯麵就去做嘢,如果唔係就填唔切交更表。」

護士工作的重點,本應該是照顧病人。與病人建立關係,是學校的教育重點。「但現實係,對住每個病人都要做無限文件工作,對文件仲多過對人。同一樣嘢要貼去四、五個地方,坐位表、交更表、病人檔案表……」

假使病人出事,醫護人員要負上重大責任,把照料細節紀錄在案,原是保護自己的方法。「但高層唔明前線做緊乜,需要乜,經常搞埋啲奇怪活動。」

阿藍舉出其中一樣詭異的活動:高層曾要求前線研究不同病人跌倒風險,並為之制訂預防工作。「會整啲『小心跌倒』嘅牌,但其實最易跌嘅阿婆根本唔會睇,無論點佢都會行嚟行去。」為了應付高層要求,護士須額外整理文件,豈料本末倒置,反而阻礙照顧工作,「如果我唔係咁多文件要搞,無咁忙,一定會睇到,佢就唔會跌囉。」

病人跌倒,護士又要寫俗稱「悔過書」的文件。阿藍笑說:「與其搞咁多嘢,不如多啲人手,俾多啲資源仲好啦。」

增資源無望 盼公眾多體諒

「啲人一入行會覺得好詫異,點解個環境可以咁差。」但是十多年來情況都沒有好轉,同事都覺得不會增加到資源,著阿藍「唔好發夢啦」。

剛入行時,阿藍在急症室工作。輪候病人眾多,很多人會對護士惡言相向,「啲人會鬧,『點解唔睇我先?!』其實當時係有其他好緊急嘅病人急救緊。」阿藍感嘆道,資源不足甚至導致病人與病人競爭。在阿藍的言談間,滿是與病人建立關係的期望,而急症室的急速節奏,令關係建立難上加難。

「出面啲人唔知到行情,會覺得我哋人工高福利好。連我阿媽都覺得,好難得搵到份咁好嘅工。咁就更加難有人明白我哋。」阿藍指,同行的心願就是看到病人康復,露出笑容,聽到病人感謝的說話,便已經很滿足。行內的同事都希望,公眾能夠了解到護士的難處,多多體諒。

問及阿藍的人生規劃,她也沒打算一直在這崗位待下去。「想做無國界,想見識個世界。以前四川地震,去過做義工探訪,知道第三世界嘅人有幾缺乏資源與關注。」買樓結婚生子,也未在阿藍的構想中。既不想被綑綁,也沒有觸手可及的將來,在當下的香港,阿藍並不孤單。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