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韓Hydis工會三度來台抗議 財團治國 靜坐絕食遭遣返

11/06/2015 - 6:40pm
Share
台灣永豐餘集團惡性關廠、違法解僱、逼死Hydis前工會會長裴宰炯,韓國工會第三度到台灣抗議。行動持續十多天,工人經歷一連串不公義程序後,於昨日遭台灣當局強制遺返。支持者斥當局成為財團欺壓工人的幫兇,儼如財團治國。絕食工人李相穆離境前表示,「一定會再回來。」
 
視靈堂為垃圾 外國工人無權集會
 
五月二十六日,全國金屬工會、Hydis工人及前會長遺孀工人李美羅到達台灣,在永豐餘總裁何壽川家門前架設靈堂靜坐,要求社方負擔起裴宰炯死亡的責任,嚴查及追究對Hydis對抗爭勞工作出恐嚇、要脅、施壓的責任;負起對裴宰炯家屬的撫恤義務;與及回應抗爭的初始訴求──撤回關廠、解僱等決議。
 
靜坐近十日,政府與企業一直沒作出回應。於是韓國工人到總統府陳情,要求撤換作為國策顧問的何壽川。當局以「不接受外籍人士陳情」為由拒絕工人進入。由於陳情不果,韓國全國金屬工會京畿道支部副部長嚴美野與另一名Hydis工人孔志英,突襲總統府大門拉出布條進行抗爭,工人與部份台灣支援者被警方拘捕。當局強調外國人不能在台灣參加政治性集會,將兩名韓國工人強行遣返。
 
與此同時,警方趁何壽川家門前行動者較少時進行清場,兩名台灣支援者被捕。期後警方更貼出勸導單,將現場的靈堂、布條、棚架與種種物資視為堆積廢棄物,要求行動者清除。
 
絕食逾百小時 通宵問話後即遭遣返
 
面對諸般無視及打壓,韓國金屬工會京畿道支部部長鄭圭田、以及工會Hydis支會會長李相穆,宣佈展開無限期絕食,繼續於何壽川家門前抗議。鄭圭田表示,資本家與政府的態度引發工人更為激烈的抗爭,絕食者將會持續到倒下為止,「當我們倒下,還會有其他工人站出來。」
 
兩日前,韓國工人絕食抗議一百二十多小時之際,警方忽然包圍絕食現場,八名工人全數被捕,送往收容中心。工人在被拘留十二小時、一夜沒睡的情況下接受偵訊,移民署要求工人簽署強制驅逐出國處分書、臨時收容處分書,然而處分書僅有中英文,韓文翻譯並不完整,工人未簽署卻被喝令起行。兩名絕食逾百小時的工人要求先確認身體狀況,在台灣調養一段期間,均被移民署拒絕。
 
拘留期間,台灣支援民眾在警察局外靜坐,要求放人,斥警方淪為「資本家國策顧問何壽川」的私人保安,任意逮捕受永豐餘欺壓的韓國工人,而移民署則越過應有的法律程序強制收容韓國工人,在沒有具體依據下進行強制遣返,是罔顧人權,成為財團欺壓工人的幫兇。民眾後遭警方暴力驅散,其中一名支援者眼瞼撕裂傷,一名支援者頸椎受傷,全身挫傷。
 
移民署要求工人離境前「不得對外公開發言」、「不得召開記者會」、「不得接受媒體採訪」,以及「若要發言須統一由代表部人員(駐台北韓國代表部的領事人員)為之」。工人到達機場時,與台灣支援民眾相擁而泣。在支援者與警方多次推攘後,工人代表李相穆才爭取到發言機會。
 
李相穆以中文大聲喊道:「撤回關廠、撤回解僱!」並透過翻譯表示:「雖然時間非常短暫,但是我們看到台灣市民朋友、聲援團體非常支持我們,今天雖然我必須要在這樣的狀況下離開,我要告訴各位,我一定會再回來。」
 
Hydis工人親述來龍去脈
 
在台抗議期間,永豐餘子公司、持有Hydis最大股權、作關廠決定的元太科技召開股東會。Hydis工人即使持有股東委託書,仍被拒入場,工人惟有於場外表達訴求,下為工人講話內容,轉載自「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面書專頁
 
「我是韓國Hydis工程師魏炅福。
 
因為Hydis的關廠解僱,導致韓國生產線的同仁含冤而死,至今不見公司出面解決,我們為了與永豐餘集團元太科技面對面協商,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親自來到了臺灣。
 
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的最大原因之一,在於Hydis的韓籍社長田仁秀。員工裴宰炯在5月11日身亡後,社長田仁秀就再也沒有來上班,他向媒體謊稱,已經與工會、死者家屬見面協商,但事實是,死者家屬親自到了社長辦公室,卻不曾見社長人影。
 
田仁秀不僅對韓國媒體說謊,甚至對元太科技的經營者隱匿實情。日前,元太科技發佈的對外聲明,裡頭的內容全是田仁秀在韓國撒下漫天謊言的版本,我們認為Hydis的韓籍社長田仁秀欺瞞母公司,妨礙母公司作出正確的判斷。
 
作為一位社長,應該代表公司出面與員工積極協商,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今天田仁秀不僅未善盡職責,還逃避員工提出的問題,甚至對母公司作出虛偽不實的報告。此外,田仁秀也必須對 已故員工裴宰炯的死亡負責,在他強硬執行關廠解僱的過程中,以恐嚇員工的手段,將員工逼上絕路,如果田仁秀繼續擔任Hydis社長,將會有更多員工被迫走上絕路。
 
近來,田仁秀以精神問題為由住院,我們想詢問元太科技是否知道這件事情。田仁秀是造成Hydis員工死亡的兇手,不僅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還聲稱出現精神問題。元太科技將子公司交付給這樣的人經營,是萬萬不可的,解決問題的必要行動之一,就是解除田仁秀的社長職務。
 
為了向母公司說出事實、以解決問題為前提,我們希望與永豐餘集團、元太科技的經營者見面。田仁秀曾說,對於Hydis關廠解僱的決議,他沒有任何權限,要員工自己到臺灣向永豐餘的經營者談,主張這一切都是元太科技的決定。因此,與其面對這種沒有能力、聲稱沒有任何責任的社長田仁秀,我們要求與永豐餘集團的經營者面對面協商。」
 
「我是韓國Hydis工會支會長李相穆。
 
元太科技在2015年1月關閉了Hydis的生產線,但是公司整體營運有盈餘,未來甚至還有巨額的專利授權營收,元太的經營者卻仍作出關廠決定,我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作法,我們訴求元太科技撤回關廠決議,讓生產線再次啟動。
 
2014年,公司光是專利授權的收入就高達新臺幣33億3千元。即使在生產線仍運作的情況下,直至2024年最少仍有新臺幣138億7千元的權利金收入,甚至上看270億元以上的預期營收。在公司決定關廠的當下,Hydis的生產線早已有足夠的訂單,許多顧客希望購買Hyids的產品,從Benz、Volkswagen,到Jaguar等許多公司都提出追加訂單的要求,雙方已經進入訂單的具體事項討論。
 
廠房內的設備仍正常運作,生產線也有充足的人力,在訂單不斷的狀況下,公司的經營者卻自行決定減少產量,最終甚至片面關廠,導致工廠無法產出應有的下單量,如果能夠繼續生產,相應的收入是可預期的,但公司卻寧願以賠償顧客的巨額損失,堅持關廠。
 
元太科技在股東會年報指稱,因為Hydis的勞資糾紛,預期遭受損失的說法,完全不是事實。如果公司經營者將部分的專利授權營收,挹注到技術研發與生產線運作,Hydis是很有前景的公司,而與Hydis簽定專利授權合約的公司都保持著黑字。如果是一間正常的公司,怎麼會以製造自身的損失,來正當化關廠的行為?
 
元太科技甚至將巨額資金用在錯誤的關廠決策上,執意辭退有意願工作的員工,光是這樣的結構調整就花了新臺幣11億1千萬元,但Hydis生產線的長期規劃上,僅需3億6千萬元的投資。永豐餘集團與元太科技不惜耗費三倍以上的資本,也要進行關廠解僱,讓人完全無法理解。
 
站在公司的立場,我們非常明白利潤是公司營運的最大目標。如今公司卻自行放棄利潤,甚至不惜賠上大量資金,也要關閉正常運作的工廠,我們認為這對元太的投資人都是不利的,甚至會造成股東更大的損失。
 
Hydis的生產線是可以即刻重啟的,既有的設備和人力都還在,只要再次啟動生產線,就能生產出顧客下訂的產品。因此,我們認為元太科技應該撤回關廠,讓生產線再度運作。」
 
相關報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