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繞過工會 陰招減薪 國泰罷工捍衛集體談判權

21/05/2015 - 7:19pm
Share

標籤

【惟工新聞】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今日(5月21日)宣佈,籌備8月罷工。在同約不同酬、減津貼變相減薪、撤法律保障三大罪狀以外,激發工會發動罷工的更深層原因,是國泰航空公司多年來對工會的試探與踐踏。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為香港少數擁有集體談判權的工會,職工盟幹事王宇來指出,工會的集體談判權若遭削減,工人與資本家的戰爭將會升級,對全港工人都是危險的訊號。
 
十五年無加底薪 津貼休息時間皆被削
 
入職國泰航空近一年的空中服務員K表示,他們的薪金原本不高,在訓練期間底薪僅7,000多元,試用期過後,底薪合共只有11,000多元。K指出,公司無視十五年來的通脹,服務員的入職時薪自2000年起便沒有調整。職工盟王宇來亦指,以往都是月薪制,國泰以時薪計算工人薪酬,是全球航空業的剝削趨勢,目的在於減低經營成本。「公司只須在他們開工的時間俾錢。休息、放假時間是無薪的,無工開就無薪」,員工收入因而變得無保障。
 
空中服務員飛到外站,等候再次上機期間,會獲得一筆外站津貼,以應付於當地的基本開支。外站津貼是員工收入的重要部份,K指出,公司近年來嘗試削減外站停留時間與及津貼,令員工收入減少之餘,原本緊湊的休息亦被進一步削減。
 
K向惟工記者點算一個航程中的時間分配,以四日的航程為例,飛往波士頓一程約需17小時,即四天裡約兩天時間用以飛行,餘下的兩天中,除了交通飲食便是休息,而國泰公司企圖將兩天的休息時間壓縮為一天。「落機之後瞓一次,上機前又要瞓一次,仲要應付時差」,一天的時間不足以讓服務人員有充分的休息。隨後在機上十多小時裡,服務員大多數時間都在工作,男性服務員還要「擔擔抬抬」,充足的休息時間對他們來說實有必要。

資方打壓不斷 工會抗爭三十年

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共有6,400名會員,佔國泰員工總數的六成以上。工會曾於1993年發起罷工。當時3,000名空中服務員罷工17日,抗議超時工作和人手不足,以及無理解僱發起工潮的3名員工。最終被裁員工獲得復職。此後,工會不時透過工業行動爭取改善待遇。2009年,工會亦因《僱傭條例》修訂平均工時計算方法而向國泰追討假期工資。歷時四年的訴訟,在2013年獲終審法院裁定勝訴,國泰須向4,000名空中服務員支付超過4,000萬元假期工資。

職工盟幹事王宇來指,工會早於1986年已與公司達成集體談判協議,每年須與工會就加薪幅度、薪酬—年資結構及工作安排進行談判。然而管理層一直拒絕給予工會包括諮詢權、談判權和代表權的集體談判權,尤其是在紀律聆訊時拒絕工會代表會員出席。

資方亦千方百計阻止員工加入工會。工會指出,公司自2000年起,取消原有在員工培訓當中包括的工會推廣環節,令新入職員工不知道工會的存在,更不知道工會與爭取權益的關係。K之所以知道工會,也是因為在前公司任職時有加入工會的經驗,初入職便自行到工會辦公室加入。而不少其他同事是在工潮發生後才知道有工會,並決定加入。

王宇來表示,在沒有法例保障集體談判權的香港(注),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作為少數實踐集體談判權的工會被資方攻擊,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件。近年公司多番越過談判程序,單方面改變津貼及更期安排。他形容這些舉動為測試工會底線,因此工會必須透過集體行動反擊。

法律賦予罷工權 資方不得向員工報復

有評論指罷工員工令公司受損失,「以下犯上」,又影響乘客。事實上,基本法第二十七條指出,香港居民享有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僱傭條例》亦有防止歧視職工會的條例,禁止資方因員工參與工會而將之懲罰,甚至解僱。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10萬元。而同樣是國泰航空,2001年時解僱49名參與工潮的機師,最終在2012年被終審法院裁定為歧視職工會,需向每名機師賠償85萬元,並額外賠多一個月薪金。

注釋:
集體談判權在回歸前經當時的立法局通過。然而在1997年,被臨時立法會包括工聯會在內的議員否決廢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