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揚博炒論 撐剝削制度 葉劉反外傭黑歷史

22/04/2015 - 5:06pm
Share

【惟工解密】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上週五(4月17日)於《明報》撰文,指「大量菲籍女傭在港淪為外籍男士的性資源」,斥責外傭破壞家庭,引來群情洶湧,被輿論斥為種族歧視。菲傭工會幹事Shiella得悉葉劉發言後大笑,表示其指控並不真確,性服務無論在家居內外都有可能由任何國籍人士提供,借題發揮針對菲籍家務工人是可恥行徑。

葉劉淑儀與新民黨打「反外傭牌」素有前科,惟工新聞翻查資料,為大家重溫外傭煞星真面目。

強制留宿虐傭成風 葉劉:工作本質如此
 
2013年11月,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調查報告,揭發在港印傭慘況,被訪者平均每日工時達17小時,三分之二的受訪者曾受身體或精神上的虐待,近四分之三遭僱主或中介公司扣押護照,加上強制留宿規定(編按:入境處規定外傭住在僱主指定居所),一旦面臨虐待將難以脫身。

不過,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竟對傳媒表示香港法例並無問題,又指外籍家務工本質如此,工時長屬理所當然,「幾十年來都係咁」。

葉劉淑儀發言後僅僅兩個月,印傭Erwiana遭僱主嚴重虐待案旋即曝光,釀成國際醜聞。法官胡雅文指Erwiana的狀況猶如現代奴隸(modern slave),既沒有假期,不許外出,甚至要在僱主監視下致電回鄉,批評強制留宿規定肇禍。

宣揚「博炒論」 受虐被炒外傭遭拒入境

2011年起,葉劉在專欄撰文聲稱外傭「『博炒』以賺取代通知金」,應收緊法例封殺。2013年新民黨更與僱主團體遊行示威,斥外傭博炒跳工問題嚴重,更有「工人變公主」之說。同年8月,入境處在未提供實際數字情況下,指稱外傭「濫用提早終止合約」,並謂將實施新措施加以遏止。

隨後有化名為阿瀝的泰傭向報章投訴,她在前僱主家中每天工作逾16小時,更曾暈倒入院,三次提早終止合約非因跳工,而是被辭退。在入境處新措施下,阿瀝被拒入境,她批評當局無深入調查便駁回其申請。

有前中介對惟工記者表示,一般外籍家務工來港時都會被徵收高額中介費,金額約達半年工資總和,身負沉重還債壓力,通常不可能輕易離職。前中介更揭露,不少中介公司為保障自己利益,會要求移工先向財務公司借錢以一筆過支付中介費。外傭一旦因失去工作而無法還債,後果可能非常嚴重,不排除有生命危險。

倡設「試用期」 醫藥費要封頂
 
為了幫僱主諗縮數,葉劉淑儀大力提倡設立「試用期」,若僱主在聘用外傭三個月內提出即時解僱,所支付的代通知金由一個月大幅削減為7日。2011年甚至在立法會建議將僱主為外傭支付的醫療費用封頂,即使因工勞損,僱主亦不一定全數承擔。

「養唔起」為由 反對外傭申請居港權

1999年開先例向全國人大常委尋求釋法的葉劉淑儀改不了「釋法癮」,一再衝擊香港司法自主。2011年高等法院裁定外傭可申請居港權,政府不服提出上訴,葉劉淑儀未等到官司有結果,已揚言「我哋養你哋唔起呀」,支持提請人大釋法。與葉劉淑儀持相同意見的,包括當時剛崛起的「愛護香港力量」,曾發起遊行支持人大釋法,禁制外傭獲居港權。外傭團體回應葉劉言論,指出外傭在僱主家中二十四小時努力工作,對被指是浪費港人金錢感到心痛。

葉劉言論毫不掩其種族歧視心態,當年她解釋外傭能輕易取得居港權,指出原因是當年起草基本法時,「為方便外國人方便外國人取得居留權」,將申請居港權表格設計得很容易填。

謬論惹工會爆笑:為甚麼不問僱主?

對於葉劉淑儀稱大量菲傭為外籍男士提供性服務,家務勞工進步工會(Progressive Labour Union of Domestic Workers Hong Kong)幹事Shiella接受惟工新聞訪問時聞言大笑,反問「為甚麼她不問問僱主?」Shiella來自菲律賓,自1987年已在香港工作,她表示葉劉的講法並不真確,與外籍家務工的身份無關,借題發揮針對移工十分可恥,「性服務無論在家居內外都有可能發生,甚至在辦公室也會有。這可以由任何國籍人士提供,也可以在任何國家出現。」

Shiella亦批評葉劉與新民黨不斷散播的「博炒論」失實,指外傭受限於入境處的「兩星期遣返規定」,一旦離職後未能在14日內找到新僱主聘用,將失去留港資格,中途離職的風險甚高,缺乏「博炒」誘因。即使當事人在14日內迅速獲其他僱主聘用,每次跳槽一般亦會遭香港的中介公司徵收數千元額外中介費,金額大約等於兩至三個月工資總和,遠高於一個月代通知金,若說外傭竟會為了通知金而「博炒」,實屬違背常理。

工會曾向政府反映現況,亦有發表聲明,但Shiella指政府毫無反應。

葉劉淑儀歧視外傭言論

  • 「有好幾位在愉景灣居住的外籍朋友亦曾告訴我,他們曾聽聞過甚多當地家庭因男戶主跟菲籍女傭有曖昧關係,進而導致家庭關係破裂。」(2015年,於《明報》撰文呼籲外國記者不要只關心僱主不當行為)
  • 「幾十年來都係咁。」(2013年,回應外傭平均每日工作17小時)
  • 「(試用期)有助堵截一小撮意圖『博炒』以賺取代通知金的害群之馬。」(2011年,《都市日報》專欄)
  • 「政府會否考慮就僱主須為外傭承擔的醫療費用設定上限,以便僱主作出預算?」(2011年,立法會會議提問)
  • 「唔係我哋唔多謝你哋,而係我哋養你哋唔起呀!」(2011年,在城市論壇上反對外傭申請居港權)

 

相關報導:
甚麼是現代奴隸? 前中介爆六大外傭困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