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膚】人體模特兒入行十年想

10/04/2015 - 10:46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4470

標籤

我剛成年就入行做兼職人體模特兒,到現在已經有十年了。

不為一般人所了解的職業,很多都是難以入行的,例如要家族與行業有點淵源,如殯儀、養魚,或者入行門檻頗高,如珠寶設計、調香師那一類。人體模特兒相對容易入行:你需要有一個身體。

其實也不只需要有身體的。你還需要認識一個畫人體的人。這個沒有想像中困難,因為現今資訊發達,可以在互聯網搜尋到哪裏有人體畫班,或者以畫人體為興趣的小組。所以入行最重要的,就是表示你對這工作的興趣和誠意,而且可以有技巧地表示這種興趣與喜歡「暴露」和「自」無關。

十年前,我在朋友的辦公室看見一幅人體素描,問她怎樣可以成為畫裏的人。就是這樣,她介紹我給一個數學教授、一個退休美術老師、一個八十歲婦人和一個書法老師。

未開始時,我站在四人面前未免有點兒緊張,害怕掌握不到一個自然的脫衣時間,脫得太早又害怕旁人有壓力,脫得太晚又不知道會否偷懶。可是一脫衣之後其實一切都很順暢,感覺猶如戴上面具,可以進入角色一樣。我的角色就是一個靈活卻又會停頓良久的人體,讓他們在有限的幾分鐘裏發揮他們對人體的想像。這可能是畫者對於動感的執迷,希望自己成為一部動作很緩慢但又不甘於複製的相機,把模特兒(疑似)走路、拋球、轉身的姿勢捕捉下來;也有可能是畫者對於人體的骨骼和肌肉結構情有獨鍾,期望把自己訓練成精準的視覺解剖師。

我的工作就是成為別人的幻想對象,而表現風格也決定於這對象的氣色和力量如何。例如敢於直望畫者的模特兒,可能會被想像成一個勇敢、直率的身體。肌肉較發達的,可能被再現為堅強無懼。這想法未必每個模特兒都同意,一來大家聽到「幻想」一詞便想入非非,二來有人會認為這種想法是「沒有了自己」。

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西方藝術史不時會記錄某個藝術家將模特兒視為藝術家的靈感繆思女神,只要她(通常是一個女性)一坐在他的面前,靈感便源源不絕。奇怪的是,她往往不會對畫家的用色、構圖和風格等等有決定性的評價或意見,似乎她的存在本身就能為人帶來靈感。以今天的目光,這個說法怎樣看也有點神秘主義。我的看法,就是畫者往往與模特兒極為有限的交流之中,從他們的舉手投足和體態容貌,對他們性格和氣質有一個概括性的印象。畫者以人體藝術和美之為何加以詮釋,再以他掌握了的技巧描繪面前的影像。

有一段時期,我不斷思考模特兒的主體和重要性。我花了兩年用一篇論文暫時解決了這問題後,發覺我最享受的就是在工作時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重複播一首喜愛的歌,整理當天做過的事情——這些畫者都看不透。

Share

妮路。從事人體模特兒十年,對人裸體時,喜歡觀察畫者的氣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