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犯罪小說是左翼,驚憟小說是右翼

03/04/2015 - 11:50am
Share

標籤

編按︰在一場國際犯罪小說節裡,一名小說家觀察到犯罪小說傾向於左翼立場,同情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希望改變社會;而驚慄小說則傾向保守,不希望作出改變。究竟為何會出現這種現象呢?惟工新聞特此為大家翻譯這篇文章。

* * *

上個星期六我在里昂參加一個犯罪小說節,世界各地許多作家獲邀參加,一起討論發人深省、各種各樣的話題。法國人很認真看待犯罪小說,有人問我關於地緣政治、恐懼的作用等等。

他們對於政治在文學中的位置亦很感興趣。我與法國的朋友和同事閒談間,感到有種淡淡不安。上週末法國有地區選舉,他們很擔心右翼的復興、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的回歸、左翼的失勢和悄悄地冒起的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一個法國極右派民族主義政黨)。

正如我的同胞伊恩•蘭金(Ian Rankin )指出,現在主流的犯罪小說都是傾向於左翼。它們對於現狀的批判,有時明顯,有時隱晦。小說裏常常讓對現狀感到不滿的角色發聲——移民、性工作者、窮人、老人等。他們都是一些被剝奪、不投票的人。

另一方面,驚慄小說傾向保守,可能因為故事中潛藏的威脅會令整個世界天翻地覆,意味著我們將會失去重要的事物。正如鮑勃•迪倫(Bob Dylan,一位美國唱作人、藝術家和作家)的歌提醒我們︰「當你甚麼都沒有,你沒有甚麼可失去。」

當然,這些政治立場並不像一些政黨的政治廣播般那麼直接。如果不隱晦,你只會令到讀者掉頭走。我們的看法通常都會滲入作品裏,因為它是我們的觀念、是我們怎樣理解世界的方式。這並不是因為我們有慾望轉化讀者。

當然,我們有時會這樣做。

我在1987年開始出版犯罪小說。小說的女主角是一個同性戀的蘇格蘭記者。這個角色對大型商業出版商並不吸引,因此我的出版商是一個小型、獨立的女性主義出版商。書的銷量並不算很多。

可是我的野心並不止於此。我希望有人閱讀我的作品,亦希望以寫作謀生。我知道犯罪小說迷的閱讀習慣,因為我自己也是。你找到你喜歡的作者嗎?直接到書店買下所有他們的作品吧。我知道如果創造一個會對更多讀者說話的偵探,他們就會買我早期的書。

不過並不只是商業需要推動我去創作。我希望異性戀者喜歡同性戀角色,明白他們與自己有許多相同之處,而不是區隔他們。這是一種小型的政治行動。

作家通常對自己居住的社會和制度都很關心。我的法國朋友對英國政治的與趣,與在法國發生的事情同樣感興趣。究竟蘇格蘭人會否成為下屆政府的關鍵?英國人是否真的考慮脫離歐聯?將來會否再有一次獨立公投?誰在英國會為左翼發聲?

在去年的獨立公投,在南部和北部的創意社群都是在爭論的前線和中心。我並不記得過去的英國政治事件中,曾經有這麼多小說家、喜劇演員、劇作家、詩人、音樂家和藝術家這麼活躍。

過了周末,我想到了些東西。我想到了選民和政治家之間的斷裂。我想到我們對超支醜聞、對政府的厭惡。一個如此傲慢的政府不願意告訴人民如果他們能成功連任,他們究竟會如何揮霍國庫的積蓄。

當人們對政治家失去信任,他們需要在另一些地方找到代替。可能由於讀者相信作家會在小說中告訴他們事實,人們聆聽我們的方式與以往極不相同。這是一個可怕的想法啊。

 

參考文章︰

Why crime fiction is leftwing and thrillers are rightwing

http://www.theguardian.com/books/booksblog/2015/apr/01/why-crime-fictio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