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換壞凳 嚇到離職 孕婦自白職場歧視

08/03/2015 - 10:05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3884

【惟工新聞】三八婦女節如常到臨,女性工作權利是否得到僱主尊重?懷孕期間遭受歧視最終被逼辭職的蕭錦瑛,為孩子餵奶之時抽空接受訪問,細數過去一年在職場上、向平機會申訴過程中的磨人遭遇。婦女充權並非口頭或行為上表示尊重可以輕易達致,平等的發展機會才是改善女性處境最重要的基礎。來自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的幹事、協助事主申訴的丘梓蕙直指平機會偏幫僱主,蕭錦瑛亦言,平機會給她帶來的傷害比僱主還要大。

上司得知懷孕 即要求辭職

蕭錦瑛在2014年6月獲東方快遞聘任為客戶服務文員,同年7月3日醫院確認她懷孕,翌日她口頭通知上司懷孕之事。由於同年2月,蕭曾意外流產,故再次懷孕時更加小心翼翼保護胎兒。7月19日,上司林海平把蕭叫入房,表示當初公司聘請她,是為了接替另一位離職同事的崗位。

上司對她說道:「依家你有咗,我哋又要再請人,呢個timing真係唔好,公司好有難處。」暗示她不應該再留在公司工作,公司將會再找人頂替她的崗位,亦怪責她為公司帶來麻煩。「但係你呢個情況調去倉又唔適合,倉又要開OT。」上司進一步暗示,如果蕭不辭職堅持留下,將會安排她到一個條件較差的工作,顯然要求事主自願離職。蕭告訴惟工記者,上司此前從未告知聘請原因,而且提及的同事仍然在職。不過蕭當時未意識到這是懷孕歧視,只知道公司希望她離職,想到工作乃經友人介紹,該友人仍在同一公司工作,為免拖累友人,蕭當時選擇順從安排,應道:「咁你搵到人再通知我啦。」

蕭後來得道上司的行為屬懷孕歧視,老爺奶奶皆反對她辭職,因為當時丈夫未找到工作,她是家中惟一經濟支柱。老爺更憂心,蕭現時確認懷孕,沒有人會願意請大肚婆,並反問蕭是否非走不可,建議蕭向上司表示會用心工作,以此打動其重新考慮去留問題。於是,7月22日蕭透過通訊軟件向上司提出希望再詳談。

友人反目質疑 氣氛孤立有敵意 

向上司發出短訊後不久,介紹蕭入職的馮姓友人兼同事即在內線致電她,蕭形容,馮的態度似是應上司要求,勸她辭職。馮告訴蕭,人事部同事懷疑她在面試時刻意隱瞞懷孕一事:「又會咁橋囉,一入嚟就有BB」。然而事主清楚指出,醫院6月18日告知她可能懷孕,直至7月3日確定懷孕,兩個日子在入職之後。馮又同時以遲到之事質疑蕭,說道:「你都未過probation(試用期),仲有你成日都遲到,同老闆講左唔會俾你過probation。」蕭解釋道,遲到是因為塞車,而且已提前告知上司。

蕭入職一個月有多,公司仍未派給她用以紀錄到達和離開時間的卡,蕭擔心沒有實際紀錄,會被公司任砌生豬肉,難以保住工作,於是一時氣結,放下電話直接向馮喊叫,要找管理層反映。馮當即阻止蕭,林姓上司將兩人拉入會議室調停。有感被冤枉,亦對友人協助上司一同對付自己感到失望,蕭「一入房即刻爆喊」。

翌日,之前關係正常的同事,突然不再與蕭說話。平日與蕭友好的清潔工著她收工後致電,蕭得知上司要求清潔工切勿與她說話。蕭認為上司有意散播謠言,刻意製造充滿敵意的環境,令她在工作中感到孤立與不安,藉此逼使她離職。

工作突增 獲換壞凳 恐折磨變本加厲

在極不友善的環境工作數天後,7月28日,蕭收到來自上司的電郵,內容為對她提出新的工作要求,例如是「所有熱線必須於響三聲之內拿起聽筒接聽」。蕭記得,入職她曾簽署一份員工守則,由於內容非常多,她當時並未看清楚,事後僱主亦無提供文件到副本。

收到電郵後,蕭向曾擔任同一職位的同事查詢,該同事表示自己一直都無接收電郵所提到的工作要求,過往亦沒有執行。蕭認為,在遞交懷孕證明後三日就收到新增工作要求,是因為上司認為孕婦工作不認真,刻意增加要求避免其偷懶,這明顯是針對事主懷孕及拒絕離職的升級施壓行為。

直接導致蕭決定離職的,是一張搖搖慾墜的座椅。首天上班時,蕭已發現座椅有問題,公司為她換了另一張椅背搖晃的座椅。兩星期後,蕭再問同事可否換椅,但事情沒得到處理。發生辭職爭吵以後,蕭曾直接向林姓上司要求換椅。7月28日當天,蕭坐下後發現座椅矮了一截,才知林已換椅。剛坐上,移動時座椅就發出聲音,蕭驚見地面有一粒由座椅掉下來的螺絲。再過一段時間,又見第二粒螺絲鬆脫。蕭正在懷孕初期,而且數月之前曾意外流產,坐在一張隨時有跌倒危機的座椅上工作,她感到十分惶恐。

她回想起這個多月來受到的對待,「初頭我想捱,捱咗個幾月,捱到呢一日,突然俾張咁嘅凳我!返工啫,唔駛搵命駁下嘛?如果打份工打到有機會無咗個小朋友,我覺得真係唔值!」想到離生產還有十個月,蕭感到無限驚恐:「開頭就話要我辭職,之後想屈我,仲叫啲同事唔好同我講嘢……」公司對她的折磨變本加厲,「我想像唔到,十個月入面佢哋仲會對我做啲咩過份嘅事!」

雖然驚恐萬分,但蕭仍徬徨不知可如何處理。她當即致電天主教勞工牧民中心,得知構成生命危險的話可即時離職。於是蕭拿著兩粒螺絲入房,對上司說:「我決定唔做啦,張椅又咁樣,同事又唔同我講嘢,都唔知公司下一步會對我點,我好驚呀!」上司要求她遞交辭職信,然後批準即時生效。

離職以後,蕭本來不打算追究,因為不懂法律,而且普遍打工仔以為,未過試用期而被炒,多數都告不入。幸得勞工中心協助,蕭決定向平機會作出申訴,申訴歷時大半年,期間平機會多次作出電話詢問,協助申訴的勞工中心幹事丘梓蕙與大腹便便的事主亦曾到平機會與職員面談。直至2015年1月,平機會正式向兩人發出結果。

單方搜證偏幫僱主 事主:難受過被歧視

回覆信由蕭的丈夫查看,丈夫看罷,對蕭說道:「不如你唔好睇啦。」平機會拒絕對事件作出調查,丈夫眼見妻子爭取勞碌奔波,擔心她看到回覆會受到打擊。 

蕭黯然道:「僱主都唔會講啲咁過份嘅嘢。」丘梓蕙指,平機會所有回應都是偏幫僱主,她認為平機會在只掌握單方證供的情況下,胡亂猜測僱主動機,毫無基礎地作出僱主非製造有敵意的工作環境的判斷。丘舉出其中一例,在電話詢問時,她們表示僱主曾叫清潔工勿與事主交談,是刻意孤立事主。平機會在未作出任何調查之前,就替僱主辯護,駁斥指僱主並非有意製造孤立環境,而是尊重事主個人去留,不希望其他人影響到決定。

在回覆中,平機會其中一個拒絕作出調查的理由是,無證據證明增加工作量與蕭懷孕有關。丘梓蕙反駁道,蕭在7月28日收到增加工作量的要求,即在與僱主開始為其去留問題有爭議(7月22日)之後約一星期,此安排明顯與蕭的懷孕有關。

平機會在沒有仔細了解下作出偏幫僱主的錯誤假設,回覆指出,蕭雖然兩次遲到,但上司都沒有借機發出任何警告,因而斷定上司沒有做出迫蕭辭職的行為。丘梓蕙澄清,實情是,事主兩次遲到都發生在僱主得知自己懷孕之前,而平機會並沒有詢問遲到事件的發生時間,就妄自以此判斷上司沒有歧視,平機會做事毫無根據。

另外,遲到一事正正反映公司在懷孕前後對待事主的差別。在得知事主懷孕前,她遲到沒有收到警告。但僱主得知事蕭懷孕後,就透過同事馮先生舊事重提,威嚇蕭很可能因遲到而不被通過試用期,明顯是針對懷孕而作出差別對待。這只是其中一些例子,蕭和丘在與平機會職員會面時,深感職員敷衍了事,蕭本以為自己向平機會求助會得到公平對待,怎料職員以輕佻態度回應其質問,比起僱主的苛待,在平機會受到的挫折更令人難受。

大肚似犯罪 爭取權益難獲支持

憶述完不堪回首的種種,蕭舒一口氣,坦言她堅持追究,是因為在公司真切地感受到壓力,不想別人覺得這小事。「我大肚啫,唔洗覺得我係傻嘅。如果你大肚你試下坐嗰張爛凳,睇下你會咩反應?」

初時,丈夫擔心妻子身體難以承受,著她「辛苦就唔好搞」,但也尊重她的意願。蕭身邊朋友紛紛建議不要搞下去,雖是出於關心,但也令她受到打擊。回想最好的朋友聽到要上庭,感到訝異問道:「吓?仲要搞咁多嘢?」友人的反應令蕭覺得,彷佛自己做了不對的事。幸而家人正面支持,蕭才能堅持至今。

前總平等機會主任懶理年齡歧視:想告公司?去英國試囉

數據顯示,在性別歧視申訴個案中,佔有最高比例的是懷孕歧視類別。女性懷孕後往往被公司質疑工作能力,施以差別對待以逼令女性離職。在向平機會申訴個案中,32%個案沒進行調查,26%調查後決定中止調查。

平機會並非首次涉嫌偏幫僱主打壓員工。2006年,職工盟屬下的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因空姐被公司要求45歲退休會向平機會求助,希望處理年齡歧視問題。前總平等機會主任束健銘拒絕受理,指英航不是香港註冊公司,一句「想告公司?去英國試囉」回絕工會要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