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四大案例 臥底警以性關係滲透示威者

30/01/2015 - 9:33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4083

標籤

【惟工解密】佔領運動以後,警察會否進一步滲透示威團體?惟工新聞特此摘譯英國媒體Green is the new Red的文章,讓各位從外國警察中汲取經驗。
 


利用性關係來打壓社會運動是一個慣常的技倆。一般而言,大家都以這種手段只在一場複雜、多邊的軍事衝突上才會出現,譬如說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衝突。在第一及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義當中,以色列情報部門就曾揭露不少巴勒斯坦人的「不當」性傾向來迫使他們投降合作。以色列部門會先觀察及紀錄一個巴勒斯坦人的婚外情、同性戀傾向,或者其他「不當」的性行為,然後拿來要脅這些巴勒斯坦人就範,要他們供出其他巴勒斯坦解放行動的參與者。

利用社交網路來收集情報也是另一個常見的警察策略。2014年的研究指出,81%的專業執法者承認使用社交網路(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作為調查方法,而且80%認同創立及管理假帳號是一個「合乎道德」的執法過程。在2011年,英國報章發現了多名臥底警察滲透不同的示威活動長達40年。七名被揭露的臥底警察中,有五名曾與相關女性發生性行為。而且他們的對象往往就是他們需要監察的對象。接著對這些警員的調查更揭露多10名臥底,當中9位與示威者曾有性關係。

這種手段的目的就是在示威者當中要製造出不信任、恐懼、懷疑。以下將會簡述這些英國臥底的背景,讓大家從例子中學習,並抵抗警察的滲透及破壞。

鮑勃.朗伯(Bob Lambert)

鮑勃.朗伯曾以鮑勃.魯賓遜(Bob Robinson)的名字滲透英國左翼及動物解放組織的網路。他以倫敦綠色和平的工作身份作為掩護,其監察對象為動物解放前線(Animal Liberation Front,一個主張以較激進手段解放動物的國際組織)的數名社運人士。在1987年5月至1988年11月之間,朗伯在派對上認識了一名24歲、沒有社會運動背景的女性,並與之擁有一段性關係。

他一邊向警方報告這段關係,亦維持這段關係18個月偽裝成個人背景來滲透社運組織。到了最後,朗伯甚至安排警察搜挖其住所,以顯示自己是一名「出名的社運人士」。總計起來,朗伯在倫敦警察廳的特別部門工作了26年,最近更就這段關係發出道歉聲明:

「我深切地致歉,我與守法的公民建立了虛偽的友善,而且特別地與一名女性建立了長期的關係,而我認為她是一位全心全意的動物權益運動人士,也是一位真摯的倫敦綠色和平組織者。」

朗伯不單止使該24歲女性捲入其中,在一年之前,他更與另一名女性發生性關係,而直至該女性消失前,他更與之照顧一名小孩。該女性社運人士正是朗伯在「1980年代中葉」需要監視的對象,他與她擁生在1985年生了一名小孩,在1987年分手。在該小孩兩歲的時候,該女性與另一個男人結婚,而朗伯亦放棄了小孩的撫養權。

該女人在2013年發現朗伯在80年代的照片刊登在報紙上,並認出他就是他的前度男朋友,也是他們兒子的父親。在2013年,朗伯承認在擔當臥底期間與四名女性發生關係。 在朗伯臥底期間,他曾多次破壞公物包括1987年抗議售賣皮草所引起的縱火抗議,並且將這些行動都歸咎於動物解放前線。

朗伯亦承認他他曾介入縱火事件,但他拒絕是直接參與者。而他更自豪地肯定自己向警方提供情報,讓其餘兩名縱火者得以被捕。朗伯透過這次事件獲得了動物解放前線的認同,大家都相信他是真誠的行動者。 在臥底期間,朗伯多次協同出版宣傳品以解釋其組織的理念。他亦利用自己作為男朋友的身份,鼓勵其他社運人士進行更激進的行為。

馬克‧約翰‧肯尼迪(Mark John Kennedy)

警員馬克‧肯尼迪(Mark Kennedy),化名為馬克‧「閃電」‧史東(Mark "Flash" Stone),在2001至2009八年裡滲透了英國諾定咸(Nottingham)地區的環保團體與左翼人士網絡,有時與一名偽裝成「環保運動人士」的女間諜一起行動。他在廿三個國家主持會議接觸社運人士,同時以社運人士身份參與一些不合法的行動,包括堵路、佔領和破壞,有時甚至擔任例如運輸等關鍵物流角色。根據眾多社運人士的證言,肯尼迪被形容為一個煽動者,慫恿社運行動者參與暴力行為,例如攻擊警察。他的臥底工作每年享有5萬鎊(約港幣58.4萬元)薪金,在此之上每年還有20萬鎊(約港幣234萬元)費用供他支付「賄賂、飲酒、住宿、買車,以及到海外會見無政府主義者的旅費」。肯尼迪當時對外扮演一個「狂熱的攀岩愛好者及前毒販」,跟一位名為安娜(Anna)的26歲女性社運人士維持了四年關係,她承認曾與肯尼迪性交超過二十次。肯尼迪真實身份暴露之後,安娜對傳媒表示,「假如有人收了錢跟我發生性關係,那讓我感到被侵犯。」

除了這段關係,肯尼迪報告了他曾跟另一位位威爾斯的女性社運人士上床,但他的熟人供稱可能還有更多的女性社運人士受害。2010年7月,就是這一位受害人在與肯尼迪度假時發現他真正的護照,繼而拆穿他的身份。他的第一個社運「女友」安娜對《衛報》表示此人還與幾位社運圈女性有上床,但「當中未曾有過愛情」。當肯尼迪的警隊上司得悉他那些「不穩定的性關係」,他自己就成為被監視對象,警方以攝錄機偷拍他和女性社運人士的性行為。肯尼迪將他對社運人士身上施行的「調查技巧」當作玩笑之餘,他亦與妻子艾德爾(Edel)經營另一個人生,生下兩名子女。他為自己的行為辯護,聲稱性濫交在反對派當中很常見,「那裡非常淫亂,有人有五、六個情人……女生在抗議的場地跟男人上床,吸引他們留在那些可怕的地方:又冷又濕,伙食差,沒有浴室。」

自從肯尼迪的警方臥底身份曝光,國際社運界建立了一個開源的網上資料庫,記錄他曾參與過的抗議、集會和聯席會議,發現他跟至少68宗事件有關。肯尼迪表示他是警察滲透環保運動的15名臥底間諜之一,當中至少4人仍然潛伏在英國抗議運動裡頭。肯尼迪的滲透活動曝光並離開警隊後,他利用自己的內幕消息牟利生財,開設一系列所謂「私人顧問公司」。據《衛報》報導,肯尼迪利用他從事警方臥底期間的特權經營副業,一面維持著「馬克‧史東」這個假面目,一面為企業充當商業間諜。事隔不久,傳媒報導肯尼迪為美國間諜公司丹索斯集團(Densus Group)工作,針對「反資本主義的示威者」。

肯尼迪宣稱,他誘姦女性社運人士期間得到警方上司的「批准」,顯示英國警務高層知悉其性關係。高級警務人員協會(Association of Chief Police Officers)總裁梟‧奧德爵士(Sir Hugh Orde)向國會稱「直至《衛報》報導六名社運人士遭起訴之前,他對肯尼迪的事毫不知情……並因為他在事件中的角色感到崩潰」,但肯尼迪指自己只是警方15名臥底之一。英國政府滲透社會運動的行徑至少可追溯至1968年的反戰運動,但廣泛建立性關係則似乎是刻意的新策略。

馬克‧雅各布斯(Mark Jacobs)

44歲的馬克‧雅各布斯(Mark Jacobs)在2004至2009年間假裝成一個29歲青年,混入在加的夫地區(Cardiff)的無政府主義、反全球化、動物權益等等組織。他在這些組織中負責處理後勤和財務的角色。他利用自己在加的夫無政府主義者網絡(Cardiff Anarchist Network,下稱CAN)中的建立的聲譽,混入了一個名為「Dissent!」的反八大工業國集團委員會。在2008年,雅各布斯與一名女性行動者維持一段性關係,並在CAN中製造分裂。CAN的組織者對媒體說︰

他改變了組織內的文化,鼓勵成員大量喝酒、散播流言蜚語、暗箭傷人。他亦會淡化組織內所有成員的供獻。他的目標明顯是要孤立某些人。他會巧妙誇大成員間的政治或個人的差別,在雙方間撤謊來製造不信任。在四年後,一個強大、團結和活躍的組織就四分五裂了。雅各布斯在無政府主義者會議停辦行,就離開了。

在雅各布斯被人揭發為警方間諜後,他的女朋友說︰「我並沒有做任何錯事,我並沒有觸犯任何法律。他來到我們之間、對我們說、並進入我們的生活中這件事,是一個極大、極大的背叛。」

約翰‧迪內斯(John Dines)

警長約翰‧迪內斯(John Dines)在1987年至1992年期間,以假名「約翰‧巴克(John Barker)」混入了倫敦綠色和平(London Greenpeace)和一個不知名的反資本主義組織。在1990年,迪內斯與海倫‧絲汀(Helen Steel)開展關係,然後在1992年假裝精神崩潰而與她分手。絲汀在追查男友下落期間,發現他真正的身份是個警察。而他的名字是盜用了一個去年死於白血病的孩子。絲汀亦發現迪內絲在1977年已經結婚。

警方採用死去兒童的名字來制造假的身份證明和文件,讓卧底能夠編出可讓人追查的過去。英國內政部知道警方製造虛假文件,而這是很普遍的。

參考文章:
6 Ways Cops Have Used Sex to Infiltrate and Disrupt Protest Group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