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言起行】印尼大選訪談: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下)

21/10/2014 - 1:37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365

標籤

編按:香港人佔領街頭爭取普選之際,印尼卻正面臨民主倒退。上星期日在金鐘與旺角之外,中環也有家務勞工上街抗議印尼取消地方政府直選,此番倒行逆施,是建制派對廣受歡迎的新總統佐科威的一大反撲。佐科威於昨日宣誓就任總統,等待他和印尼人民的未來會是甚麼?他是實現改革的先鋒,抑或民粹主義的幻覺?馬來西亞健筆朱進佳走訪印尼社運界與政界人物,為大家解讀箇中關鍵。

 


續前文

【左言起行】2014年印尼總統大選訪談錄
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下)

2014年10月20日,佐科威(Joko Widodo)正式宣誓就任印度尼西亞的第7任總統。佐科威於2014年7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中,險勝聲勢同樣逼人的對手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成為第一位不是出身軍方或傳統政治精英圈子的總統。

也是一名重金屬搖滾樂迷的佐科威,在競選期間以新穎親民的形象在印尼掀起一股旋風,被視為印尼延續1998年改革運動未竟使命的希望。但是,擺在佐科威政府面前的挑戰卻是相當艱鉅的。蘇哈圖獨裁專政時代的「新秩序」勢力仍然老樹盤根,支持佐科威的政黨在國會內卻屬於少數政黨,佐科威要推動他所承諾的改革並不容易。印尼國會最近更通過法案,廢除省長、市長、地區行政長官的直選,而轉由議會推選,既是印尼民主的倒退,也是在總統大選中失勢的「新秩序」集團精英嘗試重新鞏固回其勢力的做法。無論如何,印尼已經進入了希望與危機、延續民主改革與「新秩序」復辟交疊的佐科威時代。

上一篇〈2014年印尼總統大選訪談錄:佐科威開創新時代?(上)〉貼出了三位印尼社運人士對佐科威當選印尼新任總統的看法,這一篇再貼出另外兩位印尼社運人士迥然不同的觀點。他們分別是法赫米及馬亨德拉。


法赫米(Fahmi Panimbang),目前定居香港,任職於亞洲專訊資料研究中心(AMRC)。
 
佐科威當選印尼總統對印尼政治的影響

佐科威改變了今天印尼政治的形態。之前拒絕選舉政治的人或搖擺不定的選民,現在大都投票給他。在過去的選舉中,很多左翼社運人士及社會上相當大部份的人都決定不行使他們的投票權,因為非常精英化的政治體制,只維護資本家的利益,無法代表勞動人民的利益。他們主張在選舉時不出來投票。進步團體和媒體之間,針對這次選舉中進步元素的角色和立場,展開了熱烈討論。其中一個批判的聲音,是針對佐科威選舉聯盟的結構,以及他的政黨——民主鬥爭黨內的寡頭勢力(佐科威並不在這個勢力的核心圈子內)。無論如何,被視為較成熟的選擇,是給予佐科威(關鍵性)支持,並鼓勵人民善用投票權。進步的佐科威支持者強調他們並不是支持佐科威所代表的聯盟及政黨,而是支持他作為深受人民歡迎的領袖。
 
在競選期間,佐科威獲得由人民自發組成的志願團體支持,無論是在資金方面—共籌得2,950億印尼盾(約港幣1.91億元),還是監督選舉方面。佐科威從他自己本身的政黨那裡無法得到如此強大的支持。印尼全國各地都有人組織志願團體支持佐科威,這些志願團體由工人、知識分子、農民、學生及藝術家所組成。競選期間無論是在互聯網線上或線下,佐科威都突出了其友善及開朗的形象。競選期間其中一個強而有力的標誌,是「兩根手指打招呼」,因為佐科威和他的競選伙伴尤素福‧卡拉在選票中的號碼是「2」。自1990年代末的民主運動以來,印尼社會不曾出現像2014年這樣對政治的巨大興趣及參與。

另一令人鼓舞的是,公民自發的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行動(其中之一是設立網頁KawalPemilu.Org),審查選舉委員會上傳到網上全國各地投票站的投票結果,並監督算票過程,檢查任何欺詐行為,確保投票過程透明。這種公民參與的形式,完全打破了蘇哈圖政權時期所建構出來的「群眾」形象。蘇哈圖時代的「群眾」,被視為需要由安全部隊監管的威脅,或需要由「國父」蘇哈圖指引的「不成熟孩子」。

印尼選民支持佐科威的原因

佐科威是第一位跟蘇哈圖「新秩序」沒有任何關係的總統候選人,並代表著嶄新且廣受歡迎的政治風格。他的對手是前軍事將領兼蘇哈圖的前女婿普拉博沃,一個須為「新秩序」時代多宗違反人權事件負責的人。佐科威在擔任梭羅市長及雅加達市長時證明了他的能力,他帶來希望、新政治及印尼的未來。

與此同時,他的對手普拉博沃則意欲恢復過去的獨裁專制體制,以極端民族主義的修辭作為掩護,自稱從外來資本的威脅中「拯救」私有財產,送鼓吹「宗教的純潔性」。這結合了反多元且法西斯式群眾組織,威脅著印尼的少數族群。

佐科威的政策方向:「三寶」

佐科威上台將會在政策上有所不同,並會有政治突破。儘管過程會艱難,佐科威和他的團隊邀請人民(通過填寫線上表格)為其政府內的部長職務提名候選人。即使無需滿足所有的民意,但這對印尼政治來說卻是全新的。

在他們的「願景和使命」中,佐科威和尤素福‧卡拉將印尼首任總統蘇加諾提出的「三寶」(Trisakti)當作指導原則。「三寶」是指政治上、經濟上及文化上的獨立自主,可被視為反抗新殖民主義及帝國主義的思想(蘇加諾當年主張印尼「自力更生」)。佐科威更具體地提出這個概念,如更加注重滿足國內消費的國內生產,通過現代化的方式支持傳統市場,或在學校課程內重新注入「公民教育」。曾在1998年投身推翻蘇哈圖人民運動的進步知識份子及活動人士,大都參加了為佐科威助選的志願團體,宣揚他的競選綱領。有部份志願者在此之前已經於雅加達市長選舉裡為佐科威助選。在佐科威的願景和使命基礎上,他們支持並要求土地改革、限制入口、保障女性免於性暴力、為違反人權受害者伸張正義、學校課程上的分權與民主化、保護少數族群、提供免費醫療、政府資助落實免費中小學教育,以及拒絕目前國家工業化及發展戰略上的「突破瓶頸」政策(見《刺激與擴張印尼經濟增長大藍圖》)。

他們討論並宣揚諸如國有化公共資產的想法及概念,要求公有化、民主管理這些資產。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填補了政綱上的模糊性,因此佐科威被國際觀察者視為具有進步元素。與此同時,佐科威也得到國際投資者的支持,外資希望佐科威比普拉博沃更加親商,並維護印尼經濟的自由化原則。佐科威的其中一項主要議程,就是對付在貪腐的後殖民時期支配印尼的官僚階層,這為他的對手所懼怕,而他在擔任雅加達首長時展現了他的這個決心。投資者和勞動人民都支持佐科威的這種作風,勞動人民一直以來因貪腐的寡頭體制而被剝奪了享有社會服務與社會保障的機會,並且體驗了社會貧富之間的巨大差距。支持佐科威的進步社運人士將監督並敦促他遵從「三寶」原則落實其綱領,要求佐科威聯盟內曾經違反人權的人士為過去的行徑負責。

勞工運動

工人運動的街頭政治將升級,尤其是其中一個支持普拉博沃的工會聯盟印尼工會聯合會(KSPI),並不滿意佐科威。不過,大部分的工人/工會支持佐科威而不是普拉博沃,而他們的支持不只局限在工會的利益上。有很多針對KSPI十項訴求(獲得普拉博沃支持)的辯論,因為這份訴求不僅關乎KSPI成員的利益,跟其他正式工人也有著切身關係。(支持佐科威的)印尼工人政治委員會(Komite Politik Buruh Indonesia,縮寫KPBI)也針對這些訴求進行了辯論。佐科威競選時所提出的願景和使命(經濟上的自足)涵蓋了惠及工人的主張,包括:1)控制通貨膨脹;2)為勞動人民提供負擔得起的房屋;3)確保國家財政預算保障工人的權益。

這是佐科威所面對的巨大挑戰,而人民的期望非常高。

不過,那些持悲觀態度的人也不是沒有根據,佐科威於今年五一勞動節時表示,工人最好在五一勞動節當日主辦慈善活動,如捐血運動等,而不是像KSPI那樣浪費金錢舉辦勞動節集會(普拉博沃出席了該集會)。

對佐科威政府的期待

我希望佐科威政府將「新秩序」時期犯下違反人權罪行的人士控上法庭,包括普拉博沃以及在總統大選時支持他的人。我認為這是巨大的挑戰。這是否可以在他五年任期內實現?我並不樂觀。
 
結論:民粹主義要我們選擇好資本家還或壞資本家,我們要拒絕這兩者

現在印尼人民比以前更加積極參與政治。印尼社會已呈現兩極化,分裂為佐科威的支持者及普拉博沃支持者。在新政府下,社會運動的首要任務是建設一個具有群眾基礎的政黨。民粹主義給我們帶來兩個選擇,選擇好的資本家還是壞的資本家。事實上,我們需要的是拒絕這兩者。


馬亨德拉(Mahendra Kusumawardhana),曾在美嘉瓦蒂執政期間被指控侮辱政府而被監禁,現為「人民工人組織—拯救組織委員會」(KPO-PRP)成員。

當1998年爆發改革運動時,印尼人民對邁向更好的改變抱有著極大的希望。他們期待打開民主空間,而印尼普羅人民的民生福利可以顯著改善。但經過16年後,事實卻距離人民的期望愈來愈遠。由於這種情況,導致印尼人民對政治經濟的信任日益下跌,其中一個指標就是人民參與在大選中的熱忱日漸下滑。

就在資產階級政治精英破產之際,左翼運動仍然微弱,加上社會危機(社會不公、貧窮愈來愈嚴重)的持續,人民肯定正在謀求自身出路。因此,後改革運動時期出現右翼鼓動宗教情緒的原教旨主義,這種發展並不出奇。這當中也出現意欲返回蘇哈圖軍權統治時代的思潮,尤其是有人緬懷這之前比較好的經濟狀況及「和平穩定」。因此也不出奇的是,印尼最大的報章《羅盤報》(Kompas)近期所作的一項調查顯示印尼大多數中產階級的政治態度有改變,如果他們在1998年時傾向於民主主義,但到了2012年時他們當中大多數已變得傾向於消費主義、保守主義與不寬容。

這是今年印尼大選的背景。兩位候選人都從這些因素中得益。

普拉博沃嘗試模仿(印尼首任總統)蘇加諾,利用反外國勢力的進行政治鼓動,因為印尼人民都知道該國很多的資源都由外國企業控制。早在競選總統之前,普拉博沃就致力進行政治宣傳,聲稱印尼是個富裕國家,但是因為貪污、政治精英的缺失及外國勢力控制而被掏空。普拉博沃也召喚了印尼人民對蘇哈圖軍事獨裁統治時期的記憶,印尼在那個時期在強勢政治領導下成為經濟繁榮的「亞洲小虎」,當然這記憶排除了同時期違反人權、壓縮民主空間、政治綁架及屠殺等等嚴重問題。

佐科威則因為他親民的作風而聞名,如「即興走訪民間」(blusukan)到民眾集中的市集了解民意,還有他對人民相對開放的態度。佐科威也被視為比較廉潔,而且跟蘇哈圖獨裁政權(違反人權紀錄)沒有關係。

如果我們參考總統大選前以來的民意調查數據,一個必須接受的事實是佐科威的支持率不斷下跌。總統大選前的民意調查顯示佐科威的支持率是出奇的高,甚至有好幾項調查顯示60至70%受訪者支持佐科威。但是佐科威最後卻是以6.8%的得票率些微差距險勝。印尼人民之間確實出現明顯的兩極化。
 
佐科威的「民粹主義」

佐科威最初所得到的支持,主要是基於他所主張的「民粹主義」。佐科威的「民粹主義」是指他的親民形象,例如走訪民間聆聽民意的做法,再加上他為最貧窮人民所推行的社會保障計劃。

我認為這是不夠的,當年人民運動的蓬勃發展並促成蘇哈圖獨裁政權的垮台,還包括了促成更開放的民主空間、軍方回到軍營、廢除外債等政治訴求。
 
佐科威在政策方向上,將跟之前的政府沒有太大分別。頂多可能會讓地方上的小資本家有更多活動空間,並拓展社會保障,尤其是給予最貧窮階層的社會福利。
 
工人運動的挑戰

自2010年開始,印尼的勞工運動開始復甦,這一波工人運動崛起的高潮是(2012年)印尼出現50年來首場全國大罷工,上百萬印尼工人階級參與其中。印尼勞工運動近年的發展,除了參與人數規模之龐大,在抗爭過程裡也出現關於抗爭方式的激烈討論。工人階級是否應該將經濟鬥爭提升為政治鬥爭、工會的何去何從及是否組建工人政黨等,都是這場運動參與者所探討的關鍵問題。

目前印尼工人運動存在著巨大的潛力。當蘇哈圖獨裁政權於1965年上台時,意味著工人運動的血腥災難,數十萬具有階級意識的工運人士被殺害、被囚禁或被隔離。蘇哈圖獨裁政權完全鎮壓工運並牢牢控制工人後,再以廉價勞工為基礎去發展經濟。印尼工人運動所遭到的不只是肉體上的屠宰,連工會運動的全部傳統也被鏟除。

因此,近年印尼工人運動重新崛起的意義非常重大,這將成為印尼社會前進的基礎。但牽涉到總統選舉時,工人運動被支持普拉博沃還是佐科威的問題所困擾,而忽略工人運動本身的發展。

佐科威的當選及上台執政,遲早會消除印尼工人階級及普羅人民之間的「民粹主義」幻覺。因為印尼勞工的根本問題,將不會因佐科威所可能推行的官僚改良及「社會福利卡」而獲得解決。勞工運動的使命還是一樣,那就是發展本身的替代政治力量。
 
資產階級政治精英的背叛有前科

我對佐科威不會抱有任何期望。佐科威及普拉博沃有很明顯的差別。普拉博沃代表著威脅1998年改革運動所取得的成果及這場運動所爭取的目標,他的軍事生涯是從擔任陸軍特種部隊(Kopassus)的司令官開始,這支部隊以凶殘聞名;他當年曾奮力捍衛1998年改革運動所推翻的蘇哈圖獨裁政權。儘管如此,這是否意味著佐科威將會帶來顯著的改變,又或者他只是另一個政治精英?

佐科威的支持率下降,以我看來是因為他無法發展出更明確的親民政綱及觀點。當普拉博沃大肆操弄歷史論述去撈取支持之際,佐科威卻沒有清楚強調他的立場。佐科威並沒有堅持強調他極力爭取民主、維護人權或打擊貪腐,以至普拉博沃能夠操弄議題作政治宣傳。這在普拉博沃跟佐科威在全國電視播放的辯論中顯現無遺。

事實上,印尼的資產階級(包括所謂的「反對派」)不曾在爭取民主及人民福利上堅定不移。蘇哈圖獨裁政權時期,資產階級反對派寥寥可數。而那一丁點的反對派最多也只能在(蘇哈圖及軍方控制的)眾議院內要求蘇哈圖下台。當人民運動日益壯大並推翻蘇哈圖後,資產階級反對派卻背叛群眾,他們(梅嘉瓦蒂、阿敏‧賴斯等人)並沒有跟人民一起完成打開民主空間的努力,而是在支干朱爾(Ciganjur)自行達成協議,對蘇哈圖獨裁政權作出讓步。民主鬥爭黨(PDI-P,也就是支持佐科威的政黨)為了讓梅嘉瓦蒂可以當上總統,還跟軍方及專業集團黨(Golkar,蘇哈圖時代的執政黨)結盟推翻瓦希德。如此一來,梅嘉瓦蒂政權創下囚禁最多社運人士的紀錄,還恢復了軍方在亞齊與巴布亞的恐怖統治。

他們的特徵基本上保持不變,他們將盡所能借助人民運動去追求權力,時機成熟時他們會壓制人民運動,也不會完全擺脫反民主的勢力。

出路在哪裡:不是小恩小惠,是完完全全的民主

從今年印尼總統選舉中,我們可以得到的結論是:首先,普拉博沃與佐科威代表兩個不同的資產階級集團。無論如何,了解他們之間的差異也很重要。普拉博沃是軍事主義和「新秩序」的代表。但這並不意味著佐科威反對軍事主義及反對「新秩序」統治。這也不意味著佐科威會致力於促進民主及捍衛人權。

第二,改革運動16年來反映的是印尼資產階級無法帶來實際改變。這種情況逼使工人階級及底層人民不斷思考解決辦法,尋找出路。

第三,為印尼帶來更好改變的真正潛力已經存在,也就是近幾年來崛起的工人運動。工人運動現在面對的主要障礙,除了來自資產階級,還有就是工會的官僚精英。

第四,這次印尼總統大選中出現大肆操弄歷史論述的現象。於1998年投入抗爭的人民被描繪成攜帶炸彈的恐怖分子,而綁架、殺害學生及策劃暴動的將軍們卻被捧為民族鬥士。很肯定的是,作為軍事主義及「新秩序」的特徵,共產主義幽靈不斷被重提。普拉博沃操縱歷史論述的能力讓他的聲勢不斷上漲。至於佐科威卻無力展現真正的歷史,而造成他的支持率下跌。

第五,現在逼切需要的不是小恩小惠,不是狹小的思想,也不是什麼福利卡或減少官僚主義及提高透明度,抑或是微服出巡或睡在車上的「民粹主義」。現在需要的是完完全全的民主。政府應該動員一切資源去改善民生。推動建立在團結互助及人道主義基礎上的國際政治。因此,現在需要的是宏大的想法和觀點,以便能夠為印尼工人階級及人民指引一條出路。

第六,左翼的任務就是宣揚這種宏大的思想。

 

(全文完,原文見作者網誌。部份分題經編輯修改)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