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系列】教師完全有表達立場的自由……嗎?

24/09/2014 - 3:49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151

【編按】學生罷課的地方,也是教師工作的地方。〈教師完全有表達立場的自由……嗎?〉一文作者木華為一中學之教學助理,從校方狀似「包容」的聲明中,點出現行提倡「獨立思考」的教育制度面對學生的挑戰時如何自相矛盾,不僅學生的獨立思考不被鼓勵,連教師都不能自主。


教師完全有表達立場的自由……嗎?
文:木華

  1. 我辦學團體申明立場,不支持學生罷課,但對堅持罷課的學生持理解、包容及寬待的態度。
  2. 如有學生佩戴黃絲帶,校方不會立時截停學生進入校園,但會勸喻學生除下,若學生堅持,校方不作懲處。
  3. 如有學生於校園內派發黃絲帶,教師需即時阻止,並向校方匯報,校方會安排學生作適當輔導,如詢問學生的動機及所屬團體等,而該生行為不作懲處。
  4. 如學生意欲罷課,須具家長同意書(無論學生是否已成年)向校方申請。班主任收到家長信後需聯絡家長,與家長確認及了解家長回應。
  5. 為免影響學習及增重學校負擔,學生須校外罷課,若堅持校內罷課,則再作安排。
  6. 教師完全有表達立場的自由。

9月19日,某屋邨中學在一個佔十五分鐘的罷課議項上正式向全體教師申明校方對於罷課的立場及公佈相關處理。校方的公佈,帶來的是一團糾結。聽聞有學校聲明會以違反校服儀容規條處理學生佩戴黃絲帶,即記名發警告信之類的,其高調禁壓罷課的強硬令人不寒而慄。所以對於校方的申明,是否應該感到有一點點的萬幸?

然而,所謂的「理解」、「包容」都只是語言偽術,實質是軟性禁壓,觀乎條文,矛盾充斥,可悲的是,這也揭示整個教育的矛盾。且看條文三與條文六,條文六表明「教師完全有表達立場的自由」,但條文三又規定「教師需要阻止在校園派發黃絲帶的學生」,那麼一個支持罷課的教師是否要妥協於條文之下,放棄立場,成為政策的執行者?

其二,既然校方以「包容」態度對待學生罷課,那為甚麼還要「勸喻」學生除下黃絲帶呢?又何來要「輔導」於校園派發黃絲帶的學生?為甚麼沒有佩戴或派發黃絲帶的學生不需「輔導」?教育的最終圭臬在於培養及期盼學生有獨立思考,學生選擇佩戴或派發黃絲帶自有其判斷。學校「勸喻」、「輔導」,無疑是企圖言語轟炸、摧毀、顛覆學生之前的判斷。試問學校此舉有否給予學生獨立思考的自由與空間?

是次罷課乃學生期望透過公民運動表達對人大落定的普選機制之不滿及對真普選的熱切渴求。普選是一個關乎社會各個群體的重大議題,其切身不言而喻。作為未來社會主人翁的學生,更加有權力及責任去全力爭取。學校不是設有公民教育科及通識科嗎?公民教育科的設立正正旨在培養學生的公民意識,冀盼學生關心社會;通識科設立的理想更在於培養個人的倫理、道德及價值信念,現在學校「勸喻」、「輔導」學生不要參與罷課,企圖杜絕學生藉此公民運動體驗吸收、消化及認知的學習過程,那還能貫徹平日在課室的教育理想嗎?

香港學生一直被批評最有問題之處就是「無問題」——對學習不敏銳不主動,對所學不批判,所以不會提出問題。「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多年來教育改革,包括將通識科立為中學文憑試之必修科目等等,就是秉持此精神,冀盼訓練學生多角度及獨立思考,培養批判精神,然而到了最要緊關頭,教育工作者反而試圖親手將這剛燃點的火星熄滅,試問教育工作者該當何罪?何以為立?

臨散會前二十分鐘,校長慨歎今年度學生會選舉投票率不理想,學生投票意識低,哦?是聽錯了嗎?……沒有!是的,容身於這矛盾的教育群體,教人如何不糾結。7時15分,散會,除了帶著「必要的沉默」,也只能與同事相視苦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