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言起行】蘇格蘭獨立公投:西敏寺無法「照常營業」

21/09/2014 - 9:06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826

標籤

蘇格蘭於2014年9月18日舉行一場歷史性的公投,讓蘇格蘭選民決定是否脫離英國獨立。儘管公投結果是反對獨立的一方勝出,但是這場公投所激起的政治參與和討論是前所未有的,而支持獨立的激進政治更對倫敦西敏寺建制帶來了極大衝擊。公投後的蘇格蘭,儘管仍然留在聯合王國內,但是很多事情已經無法回復原狀,這已是個不一樣的蘇格蘭。

八成半投票率創歷史紀錄 16歲可參與

蘇格蘭人民積極參與在這場決定蘇格蘭命運的公投,共有3,623,344人出來投票,投票率高達84.59%,創下歷史紀錄,這不僅是蘇格蘭歷來最高投票率,也是英國選舉史上最高投票率。英國全國大選的最高投票率是1950年的83.9%,過去60年來的15場大選投票率不曾高過80%,而進入21世紀更不曾超出70%。至於蘇格蘭在全國大選的投票率,最高也是1951年的81.2%;自1999年開始舉行的蘇格蘭國會選舉,最高投票率是1999年的59%,最後一次2011年蘇格蘭國會選舉的投票率只有50.4%。高投票率反映著蘇格蘭人民對蘇格蘭前途的關注以及積極參與政治辯論的結果。

所有年齡超過16歲的蘇格蘭居民都有資格在蘇格蘭獨立公投中投票,合資格選民為4,283,392人。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簡稱SNP)於2007年10月的黨大會上,一致通過將最低投票年齡從18歲降低到16歲。蘇格蘭民族黨主導的蘇格蘭國會於2013年6月通過議案,允許在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時降低投票年齡。

公投的問題非常簡單:「蘇格蘭是否應該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Should Scotlan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開票結果,贊成票有1,617,989張,佔得票率44.7%;反對票則有2,001,926張,佔得票率55.3%;另有廢票3,429張。

三大黨為統一造勢 貧困地區贊成獨立

儘管支持獨立的運動在公投中失利,而蘇格蘭民族黨黨魁亞歷克斯‧薩爾蒙德(Alex Salmond)也在成績揭曉後表示會放棄連任黨魁及蘇格蘭首席部長職位,但是總共有160萬人投票支持蘇格蘭獨立,對獨派來說是巨大的鼓舞。自2012年1月英國卡梅倫政府同意讓蘇格蘭舉行公投之後,直到公投舉行前的兩個星期,支持獨立的意見幾乎在所有的民意調查中都落後於反對聲音。當公投腳步逼近,獨派的聲音在民調中開始領先統派,引起倫敦西敏寺建制勢力恐慌。支配英格蘭政治朝野的三大政黨領袖紛紛奔赴蘇格蘭,製造恐懼賣弄悲情,為統派造勢,最終看來似乎成功挽回劣勢。不過,倫敦統治集團接下來的日子卻不見得會怎樣好過。

在蘇格蘭32個一級行政區「議會區」(council area)中,4個最貧困地區的多數選民投下贊成票,反映被倫敦建制邊緣化的蘇格蘭底層人民心聲。這4個地區分別是蘇格蘭最大城市——格拉斯哥(贊成票佔53.5%)、蘇格蘭第四大城市鄧迪(贊成票57.3%)、位於格拉斯哥西郊的西鄧巴頓郡(贊成票 54%),以及位於格拉斯哥東郊的北拉納克郡(贊成票51.1%)。這些地區本都是反對獨立的英國工黨傳統堡壘區,卻紛紛失陷。這些地區也是英國政府戴卓爾主義緊縮攻勢下的重災區,很多底層家庭三餐不得溫飽。蘇格蘭併入大不列顛聯合王國307年後,底層人民在倫敦西敏寺建制主導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下得到的,卻是工業沒落、失業、貧困與絕望。這是鼓動超過160萬人投下支持蘇格蘭獨立的社會經濟「動力」。

大部分投票支持獨立的蘇格蘭選民,他們既不滿西敏式政治,也要保衛國民保健服務(NHS)免受戴卓爾主義的緊縮政策侵蝕。不少獨派人士也主張關閉英國三叉戟導彈系統在蘇格蘭的基地,讓蘇格蘭實現無核化。

蘇格蘭獨立運動愈來愈多人支持,尤其不少年輕人嚮往一個有別於今天英國在資本主義下充斥貧困問題及經濟危機的未來社會,讓統治階級恐慌不已。英國的大企業、銀行及富豪們紛紛以蘇格蘭人將喪失就業機會、退休金不保等政治宣傳,阻止人們投下贊成票。英國三大主流政黨——保守黨、自民黨及工黨拋棄政治分歧連成一線,加上主流媒體的配合,製造「恐懼」、煽動「悲情」去挽留蘇格蘭。三黨領導被逼向蘇格蘭政府承諾下放更多權力。工黨領先反對獨立的「在一起更好」(Better Together)政治宣傳運動,不惜跟保守黨領袖同台呼籲民眾投反對票。工黨甚至在最後關鍵時刻出動出生於蘇格蘭的前任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去拉票。工黨在投票前夕的最後政治號角是:「不值得冒這個險(It isn't worth the risk)!」此舉讓工黨跟政治醒覺、渴望制度改變的青年們進一步切割,自掘墳墓。

獨立不為「蘇格蘭人優先」

雖然蘇格蘭民族黨被視為爭取獨立的先鋒,但是這次爭取選民為獨立投贊成票的運動,卻是一個比蘇格蘭民族黨更為激進的社會運動。黨魁薩爾蒙特也只到了接近公投時才提出維護國民保健服務之類的階級課題,儘管姍姍來遲,卻足以為獨立運動推波助瀾,加強民調中的挺獨聲勢。

激進挺獨運動並非建基在狹隘民族主義基礎上,沒有什麼「蘇格蘭人優先」之類的排他或排外政治主張。有的反而是倡議蘇格蘭不投入資本主義戰爭、拒絕以大財團和富豪的利益優先、反對種族主義、反對剝削壓逼,還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族解放鬥爭。成千上萬蘇格蘭底層人民過去多個月來,首次感覺到自己真正是蘇格蘭政治的一部分,也將會是蘇格蘭未來社會政治運動的主體。毫無疑問,公投之後蘇格蘭雖然仍在聯合王國裡面,但是卻已不一樣了,而英國社會也因此受到衝擊。為資本財團效力、大力推動緊縮政策去拯救英國資本主義的西敏寺政治精英,未來的日子很難「照常營業」。

蘇格蘭獨立公投,也對歐洲其他地區的民族自決運動起著鼓舞的影響,其中加泰羅尼亞準備於2014年11月9日舉行公投,決定這個自治區的未來走向——留在西班牙,還是獨立自主?

 

(分題為編輯所加,原文見作者網誌

Share

朱進佳,馬來西亞檳城人。曾在大學時期因反對內安法令而被停學,2011年在《緊急法令》下被政治拘留。曾擔任過人權組織人民之聲協調員。目前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中委。個人網誌是《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