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創意抗爭 澳洲無政府工團講解工運新招

13/08/2014 - 5:12pm
Share

創意抗爭 耍到老闆跪低
澳洲無政府工團講解工運新招

【惟工新聞】去年貨櫃碼頭罷工歷時四十天,雖成壯舉,當中的抗爭方法卻屢遭批評,甚至有工人稱「遊行遊到悶」。除了遊行,工業行動還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澳洲工會成員近日來港分享心得,司機免費載客反裁員,侍應靠訂檯追討欠薪,文員改動文件格式爭加薪,將不可能變成可能。惟工記者專訪來自ASF(Anarcho-Syndicalist Federation,無政府工團聯合會)的Ben,分享工運歷史悠久的澳洲發生的抗爭故事。

電車工人智鬥政府 辦免費乘車日

澳洲主要由自由黨及工黨執政,工黨執政時推出較好的福利政策及勞工政策,如生活工資。但是,在工黨執政下,澳洲工人仍然經常需要站出來抗爭。

九十年代,由工黨執政的澳洲政府在公共運輸業推行重大的變革,當中包括電車售票自動化。電車售票工人因結構性的改變而全面失業,而且政府卻沒有為大批的失業工人作出妥善安排,引起整個電車業內工人的不滿。

電車工人於是發起工業行動。Ben指出,一般的工業行動中,工人會佔領工廠,阻礙生產,以此逼使資方正視其訴求。但電車業最主要的生產是在電車而非工廠中,因此電車工人並沒有佔領工廠,照常把電車駛到街上──異乎平常的是,售票工人不讓乘客付費。電車工人免費載客,既截斷收入威嚇政府,又為市民帶來方便,獲民間一致好評。面對新穎抗爭手法,政府當初嚇得不知如何應對。

工人免費載客一天後,政府決定截停電源,停止電車工人的行動。可是工人亦未坐以待斃,車長在政府停電前把電車駛到市中心繁忙地段,停電後無法動彈的電車即把市中心堵塞起來。此後工人輪更看守電車,他們認為電車不屬於政府,而是屬於人民的。工人接受傳媒採訪,坦言他們沒有停止工作,若非政府截停電源,他們還可以繼續服務市民。

刊物推動抗爭 老闆奪書偷看

其中一個促使電車工人團結及抗爭的,是一本名為《Sparks》(火花)的工人刊物。《Sparks》是一本為公共運輸業而設的書刊,讀者除了上述的電車工人,還有鐵路和巴士司機。刊物由ASF於1986年創立,廣受歡迎,後來公共運輸業工人自行組織工會PTWA(Public Transport Workers Association,公共運輸連合會),接手經營書刊。

《Sparks》收到大量的工人投稿,包括工作故事記錄、對行業的建議等,最高峰時一期篇幅可達47頁。電車工人的茶水間裡總會有一本放著,工人讀完會留下來讓別的工人閱讀。因資源短缺,《Sparks》每期只印1,000份,卻因工人的良好傳閱習慣,閱讀率可達6,000。甚至連老闆也會偷偷的從休息室裡偷走一份,因為他們想知道工人在想什麼。Ben忍笑說,有工人發現老闆的行徑後,索性在每期《Sparks》出版後,親自到老闆的辦公室敲門,奉上新書並禮貌地說:「這份是給你的。」

不過隨九十年代公共交通運輸業改革,大量工人失業,再無足夠人手經營《Sparks》,1991年宣告停刊。

聘人手阻搭霸王車 自動化縮減成本失敗

電車工人的行動雖獲市民支持,但未能動搖政府決定。罷工持續了33天,電車的自動售票最終還是推行,售票工人還是失業。Ben笑稱市民卻沒有因自動化而受惠,為阻止乘客不買票「搭霸王車」,政府惟有聘請「電車警察」檢查車票,運作成本不減反增,車票價格比自動化前更貴。

除了進行大型的工業行動,Ben還分享了其他創意抗爭方法。這些方法雖小型但有效,幾乎所有人都有能力做到。

電話訂枱 煩到老闆「回水」

1996年,一名ASF的成員到一間名為Phoenix Bar的酒吧應徵,獲安排試工。試工後,酒吧老闆表示不會聘請他,亦不會發放試工期間的工資。

為取回發放工資,ASF決定採取行動,每天都有成員打電話到該酒吧訂位,待約定時間到了,又打電話去取消預約。這使得酒吧白白浪費了預留的座位,生意額受損。更有成員預約場地,要求籌備一場20人的舞會,酒吧為此準備了20人份量的食物。當然,時間一到,「客人」又會取消預約。酒吧老闆終不勝煩擾,退還工友應得的工資。

小楷轉大楷 文書打字打出25%加薪

藍領勇武,白領打工仔亦不宜妄自菲薄。Ben表示,文書職員在公司裡面通常都是最不充權(empower)、在工業行動中不佔主要地位,但卻是可以直接影響老闆的人。

曾經有某個公營部門的文書職員,為了爭取行業加薪,在每一封對內及對外的文書中,所有字詞以大楷英文拼寫,使文書看起來變得奇怪,亦使上司十分尷尬。這個小小的行動,終成功爭取到25%的薪金加幅。該部門的文書職員不但安然無恙,還邊領取著增加的工資,邊將被他們「毀掉」的文書重新拼寫。

抵港分享三日 鼓勵由下而上工運

Ben所屬的工會ASF是IWA(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國際勞動連合會)成員之一。本月2至4日,IWA於香港舉辦了名為「工人喺邊度?——世界各地無政府工團主義工會自述」的分享會。IWA成立於1922年,是一個安那其(Anarchy,無政府主義)工團主義工會,他們批判傳統工會的官僚制度、接受政黨與國家的干預,提倡一個由下而上的組織方式,沒有領導者,所有決策都是由所有會員以最直接的方式共同決議。其核心原則包括直接行動、直接民主與聯盟制、團結與互助、國際主義、經濟上獨立、反對資本主義與國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