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加沙受害者

08/08/2014 - 12:13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290

標籤

蘇賈耶,穆罕默德‧阿拔爾卡廉‧阿爾卡薩斯(Mohammad AbudlKarim Al-Qassass)在加沙的家鄉。圖片原圖轉載自Mondoweiss
 

編按:大學聯招今日放榜,但假如尖子生在加沙,命運將大不相同。有說以色列必須窮兵黷武,因為它被同仇敵愾的阿拉伯國家包圍。到底阿拉伯國家是否團結一致支持巴勒斯坦人?惟工新聞特此翻譯美籍猶太人新聞網《Mondoweiss》的文章,介紹巴勒斯坦人如何遭鄰近國家歧視、拒發簽證、無薪聘用的經歷。因遭以色列聯同埃及連年封鎖邊界,加沙地區經濟受重創,失業率達45%,不少人以各種手段離鄉別井謀生,但個人的天賦和努力在險惡的國際政局下卻顯得無比渺小。文中主角的加沙青年律師避過戰火,卻避不過流離失所。


被遺忘的加沙受害者
文:阿勒‧奧德赫(Alaa' Odeh)

巴勒斯坦人離開家鄉尋覓安全、安穩地生活等基本權利,卻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在異國處處碰壁,甚至被拒入境。

硝煙四起之際,巴勒斯坦人一面在遠方見證著以色列的暴力和壓迫,一面掙扎著尋找機會。

這樣的巴勒斯坦人當中,以下只是其中一人的故事。

穆罕默德的故事

穆罕默德是一名27歲的律師。他來自加沙的蘇賈耶(Shuja’ieh)區,該區在7月20日黎明時遭到以色列軍的屠殺,超過7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根據聯合國的數字,加沙的居民超過170萬;穆罕默德形容加沙是一片美麗的土地,年月過去,當地居民歷經制裁、以色列方的不斷壓迫和戰爭,已變成了一個團結的家庭。每一個人的死亡對加沙人民來說都是與他們攸關的損失和無法言喻的痛苦。

穆罕默德在阿聯酋靠獎學金攻讀法律,以班上頂尖的成績畢業。他希望回家後能在加沙找到工作、建立生活,但當地破碎的經濟令這希望成為泡影。

穆罕默德在2014年上旬離開加沙,打算在約旦首都安曼尋找工作。坐在開羅機場等待約旦簽證一等就是幾個月,到達安曼後他在一間約旦律師樓無薪工作了三個月。6月上旬,他的簽證到期,那間律師樓拒絶為他申請工作簽證,他逼不得已之下只好回到加沙。他飛到開羅前往加沙的拉法邊境,但邊境已封鎖。花了七日等埃及重開邊境,他卻又不獲准進入加沙。穆罕默德試圖回到埃及,埃及官方卻又將他拒諸門外。他被遣送回安曼,即他原先出發往開羅的城市,再度被拒入境,約旦不肯給他簽證。

別人建議穆罕默德馬上離開約旦飛往杜拜,嘗試進入阿聯酋。再一次,因為沒有簽證,他被拒入境。在杜拜機場身無分文地過了二十天後,他靠私人關係以杜拜一間公司的名義申請了遊客簽證,終於可以離開機場並留境三十日。又一次,他連應付最基本開支的錢都沒有,而且前景堪虞。

齋戒月期間,穆罕默德和哈伊馬角(Ras Al-Khaimmeh)的移民工一起生活。過去一個月,穆罕默德一直在透過私人關係申請工作簽證。杜拜一間貿易公司有意請穆罕默德擔任法律顧問,並為他申請簽證,卻被拒絶,他的巴勒斯坦公民身份就是拒絶的原因。

一名普通巴勒斯坦人的故事

穆罕默德的故事是一場未知結局的悲劇。一個年輕人努力在生活尋找安穩,卻因他是巴勒斯坦人而滿途荊蕀。戰爭期間,這更是教人心碎。他只是巴勒斯坦在以色列的壓迫和佔據下眾多被遺忘的受害者之一。巴勒斯坦人屬於一個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國家、一片被佔領的土地。很多時候,巴勒斯坦人都被一國又一國拒諸門外。

過去這星期,我聽聞了穆罕默德的故事並將之分享到一個橫跨約旦和阿聯酋的緊密朋友網絡,大多是巴勒斯坦僑民。沒有一個人為他的故事所震驚,每個人都熱心幫穆罕默德安定下來,他們為他的旅途籌款、為他聯絡阿聯酋的朋友找工作或為他找一個好一點的地方睡。

穆罕默德這種備受「護刃行動」(編按:即以軍今年7月開始的侵略行動代號)之害卻被遺忘的人並不身處加沙。穆罕默德遠遠目擊著加沙被毀、他童年的街道被血洗,他和身在加沙的親友保持著聯絡,見到以色列軍曠日持久的屠殺。身為加沙之子,當他不停地聽到以色列的惡行、平民的死傷,包括那些不曾好好活過的孩子的傷亡,穆罕默德跟加沙的人及這塊他稱作「家」的土地的聯繫只令他感到憤怒、痛苦和絶望。穆罕默德年初離家之時,並不知道他自此不能回去,有些親人從此再無相見之日。「護刃行動」殺害了他許多親人和朋友,包括年幼兒童。

當穆罕默德嘗試為自己的將來打算,他的絶望卻與日俱增:「我只想要我作為人類的權利!」「當我自己什麼權利都沒有,我怎能當一個捍衛他人權利的律師?」穆罕默德不知道一個月後他的將來會如何,他不知道他犯了什麼罪要被其他國家拒絶入境,他只想有個機會活下去。

 

(原文題為"The forgotten victims of Gaza",見Mondoweiss網頁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