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攔路阻歸家 小販今判刑

07/08/2014 - 6:55pm
Share

標籤

小販反抗保安阻攔今判刑
法官:輕判恐難執行職務

【惟工新聞】領匯打壓下,上水小販近期絕跡於彩園邨天橋,另覓他處擺賣。去年平安夜有小販欲經過彩園天橋回家時,遭到領匯保安即時種鐵柱攔路,引起爭執。兩小販家屬後遭保安指控襲擊,案件今日於粉嶺法院宣判。裁判官以保障保安及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安全不被威脅為由,重判兩人監禁4星期,緩刑12個月。

阻回家起衝突 終和平散去

首被告鄒河清(56歲)與次被告張凢(46歲)各被控於去年12月24日,在彩園天橋上襲擊保安劉柏麟。兩被告為小販家屬,協助擺賣。事發當晚小販推車經過天橋回家,劉見狀立即與同事鎖緊10支鐵柱,阻止小販推車通過。在鐵柱種起前,鄒河清協助張凢父親將小販車推進橋,劉上前以身攔阻,混亂中,鄒河清被推倒在地,張父的小販車則被推翻,販賣的粥亦遭倒瀉。

被推倒的鄒河清情緒激動,站起來扯著劉的衣領質問,為何要推倒他。張凢同時指罵保安,質問保安為何要推倒其父的小販車和食物。數十名警察及消防員隨後到場,沒有人當場表示受傷或被襲擊。因現場無違法行為,警方只是勸小販離開。小販堅持只想過路,不明為何遭到攔阻,雙方僵持至凌晨兩點,最後小販離去。

信納保安證詞判傷人罪成 監禁4星期緩刑12個月

數天後該名保安報警,指控鄒河清和張凢兩人襲擊。保安稱自己在平安夜當日下班後,感到後腦紅腫、疼痛,惟事後未有驗傷。

案件在上月審訊時,兩小販在庭上皆否認控罪。被指拍打保安後腦的張凢自辯時表示,他有指罵事主,不清楚有否拍打到對方。被指控拉扯保安恤衫、令其衣服鈕扣脫落的鄒河清則表示,自己當晚跌倒後,僅輕輕捉住劉的風衣問是誰推跌他。但劉稱記不起被告曾這樣說。裁判官信納保安劉柏麟的證詞,裁定兩名被告罪名成立。

裁判官今日取得兩人背景報告後,裁定普通襲擊罪成立,兩人監禁4星期,緩刑12個月。判刑理由之一指領匯保安雖非公職,卻和公職人員一樣在執行職務時須受到法律保護和尊重,否則無法有效行使職務,「損害公眾利益」,判罰必須具阻嚇性以保障保安不被威脅。

有陪伴被告上庭的小販義工不滿判決,指領匯保安推倒首被告並推翻次被告父親的小販車在先,質疑這些行徑不應被視為「執行職務」的內容。

專職阻小販 保安拒讓路

劉在上個月作供時表示,他在去年12月初獲聘在彩園邨任兼職保安,職責是阻止小販進入彩園天橋範圍擺賣。

不過去年平安夜小販並無在橋上擺賣,劉承認,小販曾表示是只想經天橋回家而非擺賣,但因為「領匯嘅職員叫我哋唔好畀佢哋咁做」,故攔阻小販不准通過。辯方上個月在法庭中指出,警方當日曾勸保安,指「今日係平安夜,打一打開條鐵柱畀佢哋過」,然而保安堅持不讓路,以致衝突僵持長達兩小時。

被告母親疑保安受壓 指領匯應負最大責任

被告張凢的母親今日到場聽審,年邁的張母聽得雙眼泛紅,她認為領匯應負上最大責任。張母憶述,從前在彩園橋上擺賣時,小販與保安關係良好,經常閑聊。但是後來保安對張母說,不敢再和小販聊天,因為上司會透過閉路電視看到,更曾責問:「你哋做乜同啲小販傾偈?」

領匯將小販趕離天橋後,張母發現,舊日相熟的保安已被調走。而案中的劉姓保安,則於事發前一個月入職。張母懷疑,該保安當場沒向警方表示自己受傷,卻在事後數天才報案,可能是背後受到壓力。

裁判官曾被質疑資格 將無罪婆婆還押

審理此案件的暫委裁判官許淑儀曾被質疑資格。在2012年,一名患有嚴重腦退化症的63歲婆婆董華芬涉嫌在超市偷竊,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但當時的裁判官許淑儀認為董婆婆的行為影響社會,「基於公眾利益」,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等候精神科報告。報告最後指被告不宜判入院令,婆婆因而平白坐監兩星期。

由於裁判官許淑儀當時未有申領大律師執業證書,代表董婆婆的大律師郭憬憲當時要求覆核裁判官的資格,許官否決其覆核。在同年較早的時間,一名男廚工被裁定襲警罪成後,其代表律師亦曾提出覆核許官審理案件的司法權限,許官最終自行推翻有關覆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