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經濟學(譯自:保羅・克魯曼)

09/01/2014 - 2:25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107

【編按】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凱恩斯主義者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早前在美國報章撰文,懷疑員工對經濟不景的恐懼令企業得以從他們身上榨取利潤。不過為人打工者,何曾能免於老闆的威脅?只不知這份恐懼可以換算作多少利潤!以下為克魯曼原文。

超過100萬名美國失業者即將收到一份最殘酷的「大禮」:失業援助停發。要知道,美國國會的共和黨人堅信如果你幾個月都找不到工作一定是因為你不夠努力。既然如此,那就送你徹底的絕望,讓你逆境自強。結果失業者將會慘上加慘。有工作的,情況當然好些,但市場持續疲弱也令他們百上加斤。我們就來說說有工一族的慘況。

打工不同交易 爛工照做 

有些人想你相信僱傭關係和所有的市場交易都一模一樣:打工仔有東西賣,僱主又想買,他們只是在交易。不過,所有在現實世界打過工或看過一幅呆伯特卡通都會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事實上,僱傭關係牽涉到權力關係:當你的老闆叫你做事,要是你拒絶的話,那件事不必是什麼大事你也可能會被解僱。假如僱主重視他們的員工,他們不會作不合理的要求,但這關係絶不是簡單的交易。有首經典鄉村音樂叫〈這份爛工不要也罷〉,但不會、也永不會有一首叫〈這個爛顧客不要也罷〉的歌。所以說,僱傭關係是一種權力關係,高失業率會大大削弱員工本身就弱的議價能力。

經濟疲弱 打工仔不敢辭工

我們其實可以透過檢視辭工率(即工人自願辭職的百份比而非被解僱)來量化員工的議價能力究竟有多弱。工人希望辭職當然有很多原因,然而辭職是一個風險,除非有另一份工等著你,不然你不知要多久才會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和新的那份工比起舊的那份如何。

失業率高企時,求職者的數目遠多於職位空缺,辭職的風險就更加高。因此,可以預期辭工率在經濟暢旺時會升,經濟不景時則跌,事實上亦的確如此。辭工率在2007-2009年經濟衰退時大跌,至今也只是稍為回升,反映我們的經濟還談不上完全復甦,仍有很多脆弱之處。

這到底對工人的議價能力意味著什麼呢?當經濟好景時,工人則強勢,他們如果不滿意待遇時可以離職,知道很快就可以找到新的工作。但當經濟不景,工人就處於下風,僱主有權力給他們更多工作,或給少些工資,又或兩樣都做。

企業盈利更上一層樓 政府坐視 

有沒有證據證明這正在發生、和如何發生呢?正如我剛才提到,經濟並未完全復甦,仍有很多脆弱之處,而那些脆弱之處則通通由工人承受。金融危機時,企業盈利暴跌,但很快就反彈並持續增長。現在企業的稅後利潤事實上已經較2007年衰退開始前高60%。我們不知道此番利潤暴漲有多少可以透過工人的恐懼來解釋——因為無路可走所以任人宰割。比起全民就業,很可能(雖然不能確定)企業在經濟不景時賺得更多。
這很可能解釋了為何我們的經濟制度對失業者不聞不問——我不認為這是個牽強的說法,不,我並不是說有一班行政主管正聚在一起密謀令經濟持續疲弱,但我確是認為減低失業率之所以不受重視是因為當經濟疲弱時,雖然工人辛苦,美國企業可是好端端的。

當你明白了這件事,你就也明白了為什麼這應該受到重視。

進步主義者近來有一場有些奇怪的辯論,有些人說全民就業應放在首位,民粹主義和對不平等的讉責只是轉移視線。然而,有些首屈一指的進步主義經濟學者已指出全民就業本身就是一個民粹議題,因為疲弱的勞動市場正是工人節節敗退的主因之一,而且富人和企業過多的權力則是我們的政府為何不在就業上著力的主因。

太多美國人正生活於經濟恐懼的氣候之下,我們有很多方法可以終止這個情況,但首要任務是將工作放到議程。

原刊於紐約時報(26-12-2013)

作者:保羅・克魯曼

Share

為讀者翻譯世上好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