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言起行】加沙烽火再起:以「自衛」與「復仇」之名的種族屠殺

13/07/2014 - 12:12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5693

一名來自加沙的巴勒斯坦友人,曾經這麼告訴筆者:「當我離開加沙地帶時,感覺就好像逃出了一座大監獄。」

加沙地帶是位於西奈半島東北部的一條狹長地帶,沿著地中海長度約41公里,寬度為6至12公里,其面積只有360平方公里,約相等於半個威省(編按:或三分之一個香港)。這個目前居住約180萬人口的地區,由於以色列的封鎖,加上跟埃及接壤的拉法口岸也受到埃及軍方的嚴厲控制,的確可算是全球最大的監獄。這座大監獄除了「囚禁」生活條件極為糟糕的平民,還要不斷遭到以色列炮火殘酷蹂躪。

奪走上百條人命為三人復仇?

2014年7月8日,以色列軍方再度向加沙地帶狂轟濫炸,到目前(2014年7月12日)已經造成逾120人喪命,另外近千人受傷。這是自2012年12月的「雲柱行動」以來,以色列向加沙發動的最大規模軍事攻擊。以色列政府在聖潔的穆斯林齋戒月期間向加沙發動殘酷攻勢,其藉口(又)是為了自衛,反擊哈馬斯的火箭攻勢,以及報復三名以色列少年被殺。

2014年6月14日,三名以色列少年於西岸古什埃齊翁(Gush Etzion)的以色列囤墾區遭綁架,以色列國防軍在「搜救」他們的大規模行動中,逮捕了約350名巴勒斯坦人,很多是在2011年跟哈馬斯進行囚犯交換時獲釋的哈馬斯成員。另外,有五名住在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在以軍行動中被殺。以軍封鎖希伯侖,禁止當地約23,000名巴勒斯坦人前往以色列地區工作,哈馬斯管理的慈善機構被強行關閉,而一家雇用數百位巴勒斯坦人的乳品廠甚至被摧毀。以色列政府指控哈馬斯是綁架的主謀,但哈馬斯已否認。以軍於6月30日發現三名失蹤少年的屍體,總理內塔尼亞胡矢言會採取強硬手段,為他們復仇。

在三名少年死訊傳出後,以色列的社交媒體被煽動種族主義的仇恨言論淹沒。就在他們下葬後翌日(7月2日),一名巴勒斯坦少年在東耶路撒冷遭以色列猶太人綁架並被活活燒死,其焦屍被遺棄在樹林。以色列結束在西岸的「搜救」行動後,轉向加沙展開大舉進軍,奪走百條人命去為三名少年「填命」。

種族屠殺式的「自衛」

以色列政府總是喜歡用「自衛」為藉口襲擊加沙,2012年12月為期八天奪走150多條人命的狂轟濫炸,2008年12月至2009年1月三個星期奪走1,400多條人命的「加沙戰爭」,也是用同樣的藉口,這次還有在西岸被殺的以色列少年去「加強」其軍事行動的「合理性」。以色列的「自衛」,往往都是要將巴勒斯坦人民趕盡殺絕,而向加沙發動的「自衛」攻勢,更像是要對困在這座面積360平方公里的「大監獄」內之巴勒斯坦人進行種族清洗!

哈馬斯持續向以色列發動火箭攻勢,聲稱以色列若不釋放所有被囚禁的巴勒斯坦人就不罷休。目前約有5,000名巴勒斯坦人遭以色列囚禁,近200人是在無審訊下被「行政拘留」。自2012年以來,巴勒斯坦囚犯發起一系列的絕食運動,抗議無審訊拘留。除了哈馬斯,幾乎所有巴勒斯坦的武裝組織都曾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當然巴勒斯坦的土製火箭,遠遠不及以軍的尖端殺人武器。火箭攻勢固然不可能是巴勒斯坦跟以色列對抗的最佳手段,甚至會傷及無辜,無助於有效推進民族解放鬥爭,但是以色列對火箭攻勢的反應,已經遠遠超出「自衛」或「教訓」巴勒斯坦武裝的程度。以色列向巴勒斯坦人民發動的攻勢,無非是用最殘酷的手段恐嚇,進一步擴張以色列的控制版圖。

說說加沙:1920至2014年的崎嶇路

加沙地帶,曾是英國從分割奧斯曼帝國中割據的「巴勒斯坦托管地」(1920-1948年)一部份。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期間,埃及軍隊控制了加沙地帶。以色列在第一次中東戰爭時侵佔了巴勒斯坦地區的大半土地,眾多巴勒斯坦人被逐出家園,而當時聲稱跟以色列交戰的阿拉伯國家聯盟軍隊也成為驅逐巴勒斯坦人的幫凶。很多逃離家園的巴勒斯坦人湧入埃及控制的加沙地帶。

阿拉伯國家聯盟於1948年9月在加沙市宣佈成立「全巴勒斯坦政府」,不過這個「全巴勒斯坦政府」後來將基地轉移到埃及首都開羅,而名義上歸屬於「全巴勒斯坦政府」的加沙實際上由埃及軍隊所控制。1956年蘇彝士運河危機(又稱第二次中東戰爭)期間,加沙地帶被以色列軍隊短暫佔領,以軍後來在國際壓力下撤出。

1952年7月,在埃及發動革命推翻君主制上台的賈邁勒‧阿卜杜‧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政權,鼓吹泛阿拉伯民族主義,並於1958年跟敘利亞合併成立「聯合阿拉伯共和國」,「全巴勒斯坦政府」因此於1959年正式解散,加沙地帶繼續由埃及軍方所管治。

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以色列軍隊攻佔整個西奈半島,加沙地帶從此落入以色列的控制範圍。以色列開始在加沙設立猶太人囤墾區。埃及跟以色列於1979年3月簽定和平協議,以色列從西奈半島撤軍,不過加沙地帶的歸屬並沒有在和平協議中闡明,以軍繼續佔領並管治該地,直到1994年才開始根據巴以雙方簽訂的《1993年奧斯陸協議》,逐漸轉交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Palestinian Authority)管治。2005年,以色列政府從加沙地帶撤軍,放棄在加沙地帶的所有猶太人囤墾區。儘管以色列從加沙地帶撤離,但是卻控制了當地的領空、領海以及人員和物資的進出,因此加沙地帶並不能算是完全由巴勒斯坦所控制。

2006年1月,激進的哈馬斯於大選中贏得巴勒斯坦議會132個議席中的74席,上台執政。以色列政府及其盟友——美國和歐盟——拒絕承認巴勒斯坦民選的哈馬斯政府,還切斷對巴勒斯坦政府的援助,使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控制的西岸和加沙地帶持續陷入經濟停滯,政治動亂。2007年1月,哈馬斯跟法塔赫爆發武裝衝突,加沙地帶成為巴勒斯坦內戰的戰場。兩派人馬曾於2007年成立「國民團結政府」,但是當哈馬斯在同年6月藉武力完全控制加沙地帶後,法塔赫領導人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宣佈緊急狀態並解散國民團結政府,成立一個排除哈馬斯在外、只控制西岸地區的新政府。原本在領土上已經被分隔的巴勒斯坦(編按:東面為約旦河西岸,西面為加沙,兩地中間被以色列領土隔開,無法自由互通),出現了兩個政權——控制西岸的法塔赫政府,以及管治加沙地帶的哈馬斯政權。

在哈馬斯控制加沙地帶後,以色列政府向當地帶進行海陸空全面封鎖,試圖以經濟禁運摧毀哈馬斯政府,將加沙地帶變成全球最大的監獄!2008年12月至2009年1月期間,以色列軍隊更假借「自衛」為由發動困獸式大屠殺。事出自有因,哈馬斯等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向以色列南部發動的火箭攻勢,是在以色列封鎖加沙後才加劇的,但是以色列卻以精良的武器裝備轟炸回應,稱曰「報復」。

埃及的穆巴拉克政權也是以色列封鎖加沙的共犯,還於2009年在美國支持下,在埃及—加沙邊境建造鋼板圍牆,更將加沙跟埃及領土接壤的拉法口岸封鎖,導致由埃及運往加沙的物資必須從地道偷渡入境。一直到2011年埃及人民起義推翻穆巴拉克政權之後,拉法口岸才重新開放。埃及穆斯林兄弟會跟哈馬斯關係密切,因此當穆斯林兄弟會領袖穆爾西勝出2012年總統大選上台執政時,埃及跟加沙兩地關係大大改善。可是,穆爾西隨後被埃及軍方推翻,由軍方主導的埃及政府則對加沙的哈馬斯政府採取敵對態度。

身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大多都是60多年來遭以色列侵佔土地而流離失所的難民及其後代。加沙人民在以色列的封鎖下,過著艱辛的生活,還要不時遭到以軍假借「自衛」名義的蹂躪。

回歸監獄,抗爭到底

說回本文開端那位來自加沙的巴勒斯坦友人,他離開了加沙這座大監獄,到澳洲悉尼深造,但是他說:「我讀完書就要回去這個大監獄。我一定要回去,因為這裡是我的家園。我們巴勒斯坦人民一直都站在對抗種族主義以色列及美國帝國霸權的最前線,巴勒斯坦人民直到今天仍然能夠守住西岸及加沙地帶,已經是堅持民族解放、對抗帝國主義的勝利。以色列正在做的是要使加沙的人民愈來愈難生活,逼使我們離開這裡。但是我們不能離開,我們必須抗爭到底!」

(原文出自作者網誌。)

Share

朱進佳,馬來西亞檳城人。曾在大學時期因反對內安法令而被停學,2011年在《緊急法令》下被政治拘留。曾擔任過人權組織人民之聲協調員。目前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中委。個人網誌是《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