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反世界盃的社會脈絡 無住屋工人運動 為居住正義鬥爭

26/06/2014 - 11:24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515

「人民的世界盃」佔領營區空照圖。(影像來源:MTST網站

編按:巴西世界盃賽事如火如荼,東北發展挑起的民怨越演越烈,有一個關鍵將兩件事扣連起來:有人無屋住。本屆世界盃預料消耗巴西政府約1,100元公帑,本應經營的民生事務卻未獲資源滋養,全國120個城市逾百萬人群起抗爭。其中,因大半個世紀城市化而湧入城市、失去土地、成為工人的前農民及其子孫正面臨嚴峻的住屋問題。2,000個無住屋工人家庭上月發起「人民的世界盃」,佔領開幕球場附近的閒置土地紮營居住。惟工新聞獲台灣苦勞網授權,特此轉載旅居巴西的邱皇財之文章。香港樓價已是全球最難負擔的水平,今日東北村民,五十年後命運如何?佔領中環之外,我們還可以佔領甚麼?睇世界盃之餘,不妨也看看「人民的世界盃」。
 


巴西反世界盃的社會脈絡
無住屋工人運動 為居住正義鬥爭

文:邱皇財
責任主編:徐沛然

【苦勞網編按】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今年6月12日已於巴西開踢,為世界體壇盛事。然而此種國際級大型運動競技,也往往為主辦國帶來許多社會成本及負面效應。巴西民眾自去年起,即不斷發起各種抗爭,抵制世足賽。(請參見苦勞報導〈要求公平正義 巴西人民群起反世足〉一文)

本文作者旅居巴西,在地觀察反世界盃的抗爭脈絡,並介紹巴西無住屋工人運動(MTST)爭取居住正義的行動方法。除了讓苦勞網讀者可以更多認識巴西社會運動之外,對於關注土地╱居住正義議題的讀者,本文亦特別具備參考價值。

巴西反世界盃的這波抗議行動,是2013年超過百萬人走上街頭抗議的延續。

2013年6月在巴西爆發的抗議潮又被稱之為「2角的抗爭」,因為當時公車票價調漲2角(約港幣0.7元),引發民眾不滿。從聖保羅開始爆發一連串的抗議,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抗議蔓延到巴西全國,在6月20日當天達到最高峰。當天全巴西約120個城市同步抗議,走上街頭人數更高達140萬人。

事實上,2013年3月在巴西南部的愉港市(Porto Alegre)就已經爆發過票價調漲抗爭,當時同樣也是調漲2角。票價調漲的抗爭脈絡更可追溯到2012年初陸續在里約、Natal及Goiânia等城市發生,也因此2013年6月的抗爭才會在短時間內擴散至巴西全國。

對政府來說,2角的票價調整應該是微不足道;但對於民眾來說,感到政府竟連微不足道的2角也要調漲。同時,抗議爆發前,巴西的物價持續上漲,尤其巴西人幾乎每天吃的番茄價格飆漲,簡直要了巴西人的命。加上一開始的抗議行動中警方的暴力鎮壓,更顯得政府根本毫無悔意。上述這些狀況與社會背景,讓這2角不再只是2角,而是引發百萬人民上街的最後一根稻草。

「2角的抗爭」主軸雖然是針對票價調漲,但同時也關注了其他的社會議題,如反巴西聯邦憲法修正法案(PEC 33及37)(注一)、反「治療」同志(注二)、反新的醫療法案(注三)等,其中也包括了反2013年的洲際國家盃及反2014年的世界盃。並且在百萬人民上街抗議的壓力下,PEC 37與新的醫療法案都遭到了否決。

2014年第一波全國規模的反世界盃抗議,發生於1月25日。當時十幾個主要城市同步進行抗議。6個月內,巴西各地反世界盃的抗議活動已經超過二十場。同時,抗議的型態也由全國規模的大型抗議,逐漸演變為各個社運團體以其長期關注的社會議題來主導,各自行動又互相串連的抗爭模式。反世界盃的脈絡也因此根入到各種社會議題的脈絡,從這個意義上,才看得到巴西反世界盃的主要訴求的歷史連結及社會脈絡。

巴西反世界盃的訴求主要歸納如下:
住屋╱居住正義 – 以無住屋工人運動(MTST)為主要代表團體;
改善公共醫療 – 各地區的公共醫療院所工會為主;
改善公共運輸 – 以各地區的公共運輸工會為主,如聖保羅捷運工會;
改善教育品質 – 以各地公立學校教職員工會為主。


6月4日MTST發動第四波反世界盃行動,集合了14個佔領營區,超過2萬5千人在世界盃開幕球場前抗議。(影像來源:MTST網站

無住屋工人運動組織(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to, 簡稱MTST),為目前為巴西規模最大的都市住屋運動團體,也是反世界盃抗議中活動力最強的團體之一。MTST在聖保羅州共有14個佔領營區,其中最新的一塊是在世界盃的開幕球場附近閒置多年的土地,在5月2日當天由數百個家庭共同佔領,然後第二天就迅速成長到近2千個家庭進駐的「人民的世界盃」(Copa do Povo)佔領營區。

MTST成立於1997年,跟另一個運動組織「無地農民運動」(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Rurais Sem Terra, 簡稱MST)沒有直接關係,但運動上都是立基在勞動者的居住/土地問題。MST的主要關注是鄉村勞動者或農民的處境,並擴及整個農業生產問題,而MTST則關注於都市勞動者的問題。

自1950年代後,巴西開始快速都市化,勞動人口也隨著大量地從鄉村移入都市。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高速經濟發展下,巴西進入了所謂的「金色年代」(Anos Dourados),又被稱為「黃金十年」。榮景一直持續到1970年代,石油危機爆發,失業率攀升至高點,都市勞動人口失業問題越趨嚴重。此時開始出現一些零星的土地/住屋佔領行動。一直到1980年代,開始有社運團體發動具組織性、集體的土地/住屋佔領行動。

其中以1987年的大佔領潮為高峰,超過5萬個勞動者家庭,幾乎將數十塊土地同步佔領。而當時這波大佔領潮的策動組織是「聖保羅住屋運動聯盟」(União dos Movimentos de Moradias de São Paulo),MTST則接續這個運動組織於1997年成立。


MTST位於聖保羅州一處佔領營區成功轉變為住宅社區,並於本週開始交屋,共有400個佔領家庭受惠。(影像來源:MTST臉書

MTST的主要運動策略是,動員大量的勞動者家庭(數量通常超過1千戶以上),佔領主要位於都市郊區的閒置土地,施壓要政府出面處理。透過MTST、政府與地主三方面的談判,MTST提出佔領家庭的住屋需求,由政府出面向地主購買土地,之後開標找建商建築平價住宅,並透過官股銀行向入住的佔領家庭開放低利貸款購買。低利貸款來源則主要根據巴西政府的「合宜住宅」政策方案。其中最重要的方案是Minha Casa Minha Vida(簡稱MCMV),MCMV名稱的中文直譯即為「我的家,我的生命」。

巴西政府的MCMV政策目前已推出到第二階段(MCMV II),MTST及其他住屋團體則認為MCMV II仍然不足以照顧低收入勞動家庭的住屋需求,在這次的反世界盃的抗爭中,MTST一個重要的訴求就是要求巴西政府改善,並盡快推出MCMV的第三階段。

第一階段的MCMV雖然打著人人有房住的口號,實際上主要還是提供給家戶總所得高於「3倍最低工資」的家庭(約為巴西家戶月收入分級的C級)(注四),但因為家戶收入高於5,000里爾(real,巴西貨幣名)的家庭不得申請MCMV。因此家戶收入高於「3倍最低工資」同時低於5,000里爾的家庭,申請MCMV的數量,實際上只佔了總申請數的10%。

目前巴西全國共有約1,800萬個家庭申請MCMV,這些有住屋需求的家庭中,大多數為低收入家庭。然而MCMV I提供的100萬個住屋裡,只有40萬個是提供給收入低於「3倍最低工資」的家庭。也就是說,收入較低的家庭對低價住宅的需求高,但是配額卻比較少。

第二階段推動的MCMV II雖然增加了給低於「3倍最低工資」收入家庭的配額,但計畫新增加的總戶數還是只有100萬間,遠遠無法滿足其他一千多萬的低收入勞動者家庭的住屋需求。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放任不動產資本的炒作,讓多數勞動者家庭根本在市場上買不起住屋。巴西政府的「合宜住宅」方案,也無法滿足這麼多低收入勞動者為主的住屋需求。即便是租屋,房租也因不動產資本的炒作,每年調漲的幅度甚至高於通貨膨脹率。

高昂的租金,導致低收入勞動者家庭每次到月底都要在房租跟吃飯之間掙扎。數百萬的低收入勞動者家庭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佔領閒置的土地或建物,然後直接施壓要政府出面解決,這也是MTST最核心的鬥爭理念。在長達17年的住屋鬥爭中,許許多多的佔領營區變成一個一個的住宅社區。

在MTST發起四波抗議,並警告政府若不回應將動員阻擋開幕賽進場的壓力下,聯邦政府與同樣是工黨執政的聖保羅市政府,於開幕賽前兩天正式對外公告,將於「人民的世界盃」佔領營區興建合宜住宅。同時聯邦政府也將在第三階段的MCMV中,擴大社會團體申請辦理合宜住宅建案的限制(MTST為其一),由原本的1000戶住屋上限,放寬到4000戶。MTST則宣布,在這四波反世界盃的行動中,無住屋的勞動者家庭再度取得勝利。

 

後記

寫這文的同時也看到了這一則報導,〈住宅政策,25年只換來空城〉, 這些閒置的空屋、土地,有一句話很貼切,「不是給人住的,而是給錢住的」,對於活著的人來說一點用也沒有。台灣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可是為什麼台灣沒有佔領 運動?除了整個法律系統有很大的限制外,也跟台灣對於財產的所有權的過度保護的迷思相關。最近的普安堂爭議就是一例,可參考苦勞網的評論〈現代化歷史下的媽祖田地產爭議〉

住屋╱居住正義的基本人權本就高於資本的所有權的轉移,閒置房屋╱土地的所有權更只是給不事生產的金錢資本的寄生住所。就像無住屋工人運動(MTST)17年來的住屋鬥爭,也是無地農民運動(MST)30年來的土地鬥爭所主張的:住屋╱土地不是商品,閒置的都該被佔領!

註釋
一. PEC 33及37兩個爭議性的憲法修正案,在2013年的抗議期間受到大量關注,PEC 37甚至在6月20日百萬人上街遊行抗議的壓力下,不到一週的時間就被國會否決。PEC 33的主要爭議點在於賦予國會可否決最高法院的違憲判決,這不但將限縮最高法院的權力,也將埋下立法與司法衝突的不定時炸彈;PEC 37的主要爭議點則在於限縮聯邦檢察管的調查權力,而巴西重要的政府官員貪腐案件主要是由聯邦檢察官領導聯邦警察辦案揭發,PEC 37將實際上造成政府官員的貪腐更加嚴重。
二. 「治療」同志法案(巴西稱為Cura Gay法案)的爭議起於巴西國會中的一位福音教派的議員,在2013年6月18日突襲通過立法提案,提案中允許進行「矯正」同志性向的治療,這等於認定同志為一種疾病,引起當時的抗議群眾非常大的不滿與反彈。
三. 新醫療法案(巴西稱為Ato Medico法案)的主要爭議點在於此法案獨尊醫學系畢業的醫生(主要的遊說團體是巴西聯邦醫學協會CFM),而排擠限制其他專業(如心理師)及其他療法(如非醫生的針灸治療)業務執行,此法案2013年7月巴西總統已經否決。
四. 巴西一般根據家戶月收入的高低分為5級,2011年的分級標準:
E級,1,085里爾以下(約3,809港幣)
D級,介於1,085 - 1,734里爾之間(約3,809 - 6,088港幣之間)
C級,介於 1,734 - 7,475里爾之間(約6,088 - 26,245港幣之間)
B級,介於7,475 - 9,745里爾之間(約26,245 - 34,215港幣之間)
A級,9,745里爾以上(約34,215港幣以上)

Share

苦勞網成立於1997年,是一個長期關注台灣社會運動相關訊息的網路媒體,以「運動的媒體,媒體的運動」自許,除與社運團體長期建立關係,作為對外發佈訊息的平台,並自產報導傳遞出主流媒體不感興趣的邊緣聲音之外,也將媒體本身看作是論述實踐的一部分。在當前社會高度分化,抗爭者多為個別情境所侷限的背景之下,透過實地採訪與報導評論寫作,試圖介入議題並產生連帶,與行動者共同創造出更具有廣度與厚度的批判性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