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推新法 民眾「獵殺」同性戀

10/02/2014 - 12:38pm
Share

Number of views

5184

標籤

【惟工新聞】一個年輕男子滿身傷痕,坐在法院長椅上痛哭,因為法警用皮鞭打了他20次。

然而,在法院外面的群眾仍未滿足,這時法官想起:據本地伊斯蘭法例,同性戀性行為的刑罰是被石頭砸死。

「他理應被殺死」

「他理應被殺死,」法官穆罕默德(Nuhu Idris Mohammed)說,且讚美著自己上月伊斯蘭教法法院裡,所表現的寬宏大量。法警則示範著他鞭打罪犯的技巧:鞭子提到肩上,然後使力揮下。

在這尼日利亞北部的大城市,沒有人會放過同性戀者。現在仍有其餘九個人被伊斯蘭警方指控犯下同性戀罪名,關在中央監獄的高牆之內。早在兩個星期前,石頭及水瓶如雨落下,打在他們身上;據居民及官方所述,群眾曾經想放火燒掉法院。

英殖時期已有 新例更嚴苛

上個月,尼日利亞總統強納森(Goodluck Jonathan)簽署了一條將同性戀者罪犯化的嚴苛法例,被捕者立即急增多倍。而同性戀支持者則自此只能從事地下工作,有更多人因為害怕而走到海外避難。當地傳媒卻更要求政府鎮壓他們。

即使在英國殖民時期,尼日利亞的同性戀性行為已經是罪行。不過定罪的情況在南部非常罕見,而在北部亦只是偶爾出現。新的法例隨即擴闊了執法空間,也加強了刑罰,包括完全禁止同性婚姻;在公眾場合展現「同性戀的行為」會被判十年監禁;任何參與同性戀組織及俱樂部的人也會受處分。

「這條嚴厲的法例使現況壞上加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皮萊(Navi Pillay)在一份聲明中指出。「它表面上只是禁止同性婚姻,但實際上做了更多,」她續指,「我很少見過有這麼一份文件,能在幾段之內違反了這麼多基本而普及的人權。」

四個非洲國家會處決同性戀者

據國際特赦組織的數字,在38至54個非洲國家裡,同性戀是違法的。在毛里塔尼亞、蘇丹、索馬里及以教法統治的尼日利亞北部,同性戀者更會被處決。最近烏干達總統拒絕簽署新法案讓同性戀者可被判終身監禁,即使他也斥同性戀者有病。

獵同行動 到處狂熱

人權份子指出,他們見到尼日利亞的不同州份都多次逮捕同性戀者,但北部的狀況則最為殘酷。在伊斯蘭教法廣泛流傳的地方,新的法例進一步鼓起大家反同性戀的狂熱,那些伊斯蘭警察日爾繼夜地搜索那些「不道德」的人。

「當地社群提起了興趣去『消毒』,或者多多少少,去談論『道德消毒』,」尼日利亞的性與生殖健康國際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Sexual Rights)主管亞基吉凡(Dorothy Aken’Ova)說。「在從前不相干的地方,人們開始想道『誰的言行舉止像個同性戀者?』」

包奇州(Bauchi)的政府說,他們想根絕、監禁及懲罰同性戀者。同性戀者被捕後不能保釋,檢察官穆罕默德(Dawood Mohammed)說這是為了「保障他們的利益」。在街頭,憤怒的人們正打算利用自己的拳頭替天行道。

官員:同性戀讓人作嘔

伊斯蘭教法委員會的高級官員塔塔(Mohammed Tata)指出,他們也被激怒了,「這東西(同性戀)簡直令人作嘔」。他們控制宗教警察的部門,讓警察以伊斯蘭名義審判同性戀者。

塔塔也投訴,要從不同人中分辨出同性戀者很困難,「他們不會公開這樣做。你找到一兩個,你看看他們怎麼說話,他們怎麼穿著,然後你才有合理的基礎去懷疑別人是不是同性戀」。塔塔快樂地說著:「我們從一些希望清理社會的人口中獲得資訊。」

大部份囚犯被家人遺棄

只有兩個同志運動者走到裡面,支持那些囚犯,他們並不打算留到過夜。「當他們看見我們,他們開始哭了,並且乞求我們將他們帶走。」一位支持者26歲的支持者塔希爾(Tahir)說。回家後,他與另一位支持者巴拿(Bala)帶來了食物給囚犯。他們害怕被警察逮著,便謊稱是囚犯們的親友。

塔希爾說,大部份同性戀囚犯都被家人遺棄,而他們大部份都是年輕的男子,有些是裁縫、學生,「工作中的年輕人」。有一個是一個已婚的學校校長,有八個小孩,當中四個是領養的。

巴拿說,監獄守衛不斷取笑他們,將他們與孕婦比較。

在包奇州下城區的一家餐廳裡,顧客的奇異目光開始投射在巴拿身上。他說:「我們快點離開。」倉卒結束訪談後,巴拿及塔希爾走到另一個不受教法規管的小鎮,為了安全。

無殺死同志 群眾憤怒擲石

另一位32歲的學生奧比(Umar Inuwa Obi)說:「神不讓我們做這回事,我們不是禽獸。」他的說話與自群眾的吶喊一致,他早前與人們一起在法院外向同性戀疑犯投擲石頭。

「在教法法院上應該把那男子殺掉,但政府拒絕了。這就是為甚麼他們會掉石頭及水瓶。」奧比說得興高彩烈。

後來法官看見此畫面怕極了,逃到他自己的房間去。而那間運送囚犯的車子則衝過去穿越人群,還有不斷發射子彈驅散群眾。

「人們渴望殺戮。」在包奇州一間大學的社會學教授耶華(Abdullahi Yalwa)說。

一位嘗試為那些囚犯保釋的律師康迪(Musa Kandi)說:「石塊不斷增加,他們想把那些人搶到手上,那就可以把他們殺掉。」

在監獄裡,同性戀囚犯從其他囚犯分隔,為了避免他們把不當思想灌輸予其他人。「他們曾互相見面。這是禁止的…宗教上禁止,社會難以接受,而且是道德上的過錯。」檢控官穆罕默德說。

高官讚新例「實現民主」

連傳媒也非常同意譴責同性戀者,早前一份有名的報章便以「同性戀者與禽獸相似嗎?」為題,刊登了一篇文章。政府對國外傳媒的批評也感到非常憤怒。

外交部長奧胡莉麗(Viola Onwuliri)曾讚美新的法例「實現了民主」。最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指出,98%尼日利亞人不認為社會該接受同性戀。

對尼日利亞的同性戀者來說,現在只是最壞的時刻。塔希爾說,「在北部,你會被殺,你也會為家人帶來徹底的恥辱」。

 

資料來源:

Wielding Whip and a Hard New Law, Nigeria Tries to ‘Sanitize’ Itself of Gays

http://www.nytimes.com/2014/02/09/world/africa/nigeria-uses-law-and-whip...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