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活動證明 美國中產正向下流

06/02/2014 - 1:07am
Share

Number of views

2158

【編按】即使佔領華爾街運動發生以後,1%人對99%人的情況未有改善。最近美國《紐約時報》刊登文章,指出美國中產亦不斷向下流,而財富越來越集於1%人的手裡,證據盡在商業活動當中。惟工新聞為你譯出文章,讓我們理解富人的霸權正牢牢地掌握我們的經濟命脈,不只存在於香港,還存在於世界各地。

在曼哈頓,高檔服裝零售商巴尼斯將取代最近破產的美國老牌百貨公司Loehman’s。在全美國,一些中級餐廳如Olive Garden和Red Lobster正在掙扎求存;但Capital Grille等高級餐廳則一片繁榮。而在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的產品銷情上,人們對高端洗碗機和雪櫃的需求上升,並將大眾市場的型號壓下去。

中產客萎縮 高級客反增

正當在華盛頓的政治家和學者爭吵著究竟經濟不平等有否加劇,美國企業的狀況證明爭吵根本無謂。社會經濟開始復蘇,然而大家不要被它矇騙,實際上以中產為主要客戶的企業不斷地萎縮;以高級客戶為主的企業則不斷增長。

若你對此存疑,你最好看一看企業吸納新顧客的狀況。據高級顧問企業和華爾街的分析者所描述,比起商界專家,左翼學者的分析更適用於現況。

羅兵咸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全球零售及消費業務負責人麥斯威爾(John G. Maxwell)表示:「那些擁有地產和股票等資本、屬最富有20%的消費者感覺良好。」

為了應對消費向上移位和中產向下流,羅兵咸永道的大商店和餐廳有兩個策略。一是提供更多高端產品和服務,吸引更多富人;或者專注於低價格來吸引不斷擴大的低下階層。

「如果你不將顧客定位於低層或富人而是中產,那麼你的經營便會出現困難。你根本不希望卡在中間。」麥斯威爾說。

最高收入5%人負責38%國內消費

華盛頓大學的經濟學家法扎利(Steven Fazzari)和聯儲局的斯那昂(Barry Cynamon)做了一項調查,進一步驗證這個顯而易見的現象。在2012年,國內消費當中的38%由收入最高的5%負責,而在1995年這只是28%。

令人更加驚奇的是,現在的經濟復蘇很大程度都是最有錢的人在承擔著。自從09年經濟蕭條結束,發現收入最高5%的人的消費上升了17%(經通脹調整)。但其餘95%的消費則只上升了1%。更進一步,在2009年和2012年間大約有90%的的需求量(經通脹調整),由收入最高20%的家庭生產。

這個現象正從零售商和餐廳開始向酒店、賭場甚至家電製造商擴散。

高盛投資公司的分析家康得(Steven Kent)說一些豪華賭場如拉斯維加斯的Wynn 和Venetian吸引了許多豪客。而阿特蘭大、紐約和康州等地區的賭場,吸引的客人大都是賭得不大的客人。

根據史密斯旅游研究(Smith Travel Research)顯示,四季(Four Seasons)、瑞吉(St. Regis)等大酒店高級房間的收入在13年升了7.5%,相比起一些中級酒店如Best Western則只升了4.1%。

貧富懸殊加劇令人擔心

經濟學家法扎利指出,推動經濟只靠最有錢的人,社會的貧富懸殊加劇令人很擔心,「若社會上大部份人跟不上經濟發展,我們很難令經濟維持穩健的增長。我們可以得過且過,但經濟真的會復蘇嗎?」。他再補充,只靠社會上小部份的富人來推動需求,令經濟越來越不穩定。因為他們的消費會令股市、樓價出現極大波動。蘇格蘭皇家銀行的經濟學家保格(Guy Berger)說,近年來富人受惠於華爾街的上漲,不過有50%美國人並沒參與其中,甚至連退休戶口也沒有。

即使如此,一個在紐約的獨立經紀戈德堡(Mitchell Goldberg)則表示,股票上升使人更願意打開荷包,「雖則富裕仍未回來,但是我們現在普遍更加捨得消費」。

為吸豪客 瞄準高端市場

大部份公司為了吸引多豪客而調整商業策略。如在通用家電旗下發展最快的品牌Café line,瞄著最高25%的市場,而它們的雪櫃售價是1,700美元(約13,260港元)至3,000美金(約23,400港元)。

只要你走到街上,這個分野更加明顯。以中產階層為主的兩名零售店西爾斯公司(Sears)和美國彭尼公司(J. C. Penney)都陷入困境。上個月,西爾斯一間在芝加哥的旗艦店倒閉。彭尼公司更慘,表示有33間店鋪倒閉,2,000人被解僱。從1999年起曾遇上三次破產危機美國老牌百貨Loehmann’s現在終於要清盤。

低檔一元零售店增長一倍

投資者注意到中產階級正在萎縮的自從2009年年尾。西爾斯和彭尼公司的股份自2009年起下降了50%。反之,一些高檔店舖如諾德斯龍百貨公司(Nordstrom)或美國一元店如Dollar Tree和Family Dollar Stores在同時期上升了一倍。

網上巨頭亞馬遜的競爭令到傳統的零售商的情況雪上加霜。但是餐館業的不平等現象亦不遑多讓。

大摩的飲食業分析家格拉斯(John Glass)指出,美國餐飲巨頭達登餐廳(Darden Restaurant)的轉變能夠槪括這個現象。達登餐廳旗下中檔的飲食餐廳如Red Lobster和Olive Garden自從2005年起,客流量每一季都下降。

Olive Garden的客人平均每人花16.5美元(約129港元),據格拉斯所言:「這些客人都是中產階級,他們既不窮又不富。」當工資停滯、而醫療、教育等必要開支持續上升,「他們的消費意慾會下降」。另一方面,逹登餐廳旗下的高級餐廳Capital Grille,每人的平均消費為71美元(約533港元),在過去三年的消費額平均每年上升5%。 現在對沖基金的投資者,正在向達登餐廳的管理層施壓,要求他們將公司的高級資產分拆出來。格拉斯指出:「分拆的確是個不錯的策略。」

(分題為編輯所加)

原文參考: The Middle Class Is Steadily Eroding. Just Ask the Business World, NELSON D. SCHWARTZ http://www.nytimes.com/2014/02/03/business/the-middle-class-is-steadily-eroding-just-ask-the-business-world.html?_r=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