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外判商清文宣 防護裝備欠奉 中大物業管理處:「可能工友偷懶不戴」

05/11/2019 - 9:00pm
Share

九月以來警方濫暴不斷,政府依舊繼續無視民間訴求,學生在校園噴漆和張貼文宣以示不滿,校方並沒有直視這股聲音,反而不停派人清理。然而,香港中文大學被指沒有保障工友有足夠的保護裝備,例如工友曾長時間使用天拿水時沒有配備合適的口罩,甚至拒絕公開任何外判商的資料,包括外判商的名字。今天上午十一時,中文大學基層關注組﹙下稱基關組﹚連同其他學生、校友、其他民間團體,二十多人由善衡書院遊行至中大物業管理處,抗議校方聘請的油漆承辦商沒有為工友提供足夠的防護設置,並要求公開外判商的資訊和安全指引。

參與遊行的有二十來人,包括學生、教職員、校友、民間團體。

讓工友戴N95使用天拿水 疑違反勞工署指引

基關組曾向中大物業管理處確認,校方於九月先要求庶務組的工友清理噴漆,及後九月中至今以外判方式,聘用油漆公司清除中大近百個地點的油漆。

基關組的梁同學指,早在十月初看到非中大直聘的工友在校園清除噴漆,並只有單薄口罩。「十月起每天都看到有兩三個清潔工在百萬大道清潔,有時清理較高位置時連爬梯也沒有,要站在天拿水的罐子上。他們拿著抺布、掃子和裝著天拿水和其他溶劑的桶子,彎下腰抺走噴在地下的油漆,但只戴上N95型號的口罩。我曾和部分工友求證過,他們也希望有好一點的口罩。」

俗稱天拿水的化學品,是一系列工業常用溶劑的統稱,是多種有機溶劑的混合物,包括丙酮、甲苯、醋酸乙酯等,常用於稀釋裝修油漆和清潔油漬。由於能稀釋油漆等不能用清水洗走的化學品,天拿水亦常被用以清洗牆壁塗鴉、膠紙、膠水跡等等。天拿水揮發性極高,容易刺激皮膚和眼睛,可引致暈眩,對腎及肝造成破壞。根據勞工處職業安全及健康部的指引,凡使用有機溶劑,應配置「具吸收有機氣體的媒介的口罩」,而N95型號的口罩並不能吸收或隔離化學氣體。

發現工友安全設備惡劣後,基關組於十月底同學再去信查問外判商名字、工時工資、監察安排和守則等資訊,校方均以商業資訊為由拒絕回覆。「我們問外判工有否簽署正式的僱傭合約,校方代表也沒有正面回應,只說香港法例下這樣做是違法的。」早前基關組及其他同學亦發表聯署〈捍衛學生表達權 勿清文宣累工友——中大學生、教職員及校友致校董梁乃鵬及校方之聯署聲明〉,也有不少員生憂心清理噴漆的工友有否合適的裝備,現時共有35個團體和653位個人聯署。

中大基層關注組準備的天拿水罐,為他們曾經看見工友使用的牌子和型號,該天拿水為有機溶劑。

處長指一直關心工友健康 拒承諾工友不因異議被炒

遊行隊伍到了中大物業管理處,林耀華處長和黎助理處長到門前接信。基關組的蔡同學宣讀聯署信的內信,遂將聯署信和空的天拿水箱交給處長,並重申三項要求:

1)公開承辦商的資訊,包括承辦商名字、工友薪酬福利、承辦商為工友提供的工作指引
2)公開監察承辦商的機制,包括監察指標、如何監察、什麼情況下會懲罰承辦商
3)確保承辦商必須提供過濾口罩及其他合適裝備(如爬梯)予所有工友

林處長和黎助理處長接信後,均指物業管理處一直很關心工友的職業安全及健康,請大家放心,然而在場同學反指近月溝通只覺處長推卸責任。同學指處長不但多番以商業保密理由拒絕透露承辦商的資訊,而且對承辦商有包庇之嫌,最初承認承辦商用錯口罩,後來反指「唔一定話唔合理」,更說可能是工友偷懶不佩戴口罩。

林處長反駁指,他的確有定期了解工友情況:「可能大家不太了解物業管理處的工作,其實我不時會到工友工作地點視察,如果他們真的有問題自然會跟他說。」在場同學提醒工友沒有向處長求助,可能害怕得罪上司或遭到報復,林處長笑稱這不可能,黎助理處長亦補充平日林處長衣著樸素,工友不容易認出他。有校友問「處長能否確保工友不會因提出設備不足的問題而被解聘」,處長收起笑容,不願作出承諾,指解聘與否是外判商的決定。

林處長續指按實際不同情況才能判斷設置是否合適,黎助理處長亦補充現時校方採用的是水溶性溶劑,對人體傷害較低,惟未能確定工友過往是否使用此溶劑。助理處長並指會於短期內公佈該水溶性溶劑的資訊。

林處長最後承諾會確保使用工友在使用有機溶劑或高空工作時得到足夠防護裝備,並於一個月內和同學再次見面,兩星期內確實日子。

中大學生報到場質詢物業管理處代表。

校方曾承諾永不外判 惟反口早有前科

據調查,中大是全港大專院校中唯一無聘用外判保安及清潔工的院校,而這兩個崗位的僱員工資及工時均比其他院校為佳。然則,中大校方一直嘗試將部分工作交由外判商負責,目前校內保安及清潔長工能大致保留「零外判」,乃工會及學生抗爭的成果。據香港中文大學員工總會紀錄,中大校方在2003年曾以「共渡時艱」為由推出減薪措施,引起員工及學生反對,逼使時任校長承諾永不外判物業管理工作。

問及今次聘請外判工清理噴漆會否違反當年「永不外判」的承諾,林處長和黎助理署長急忙指沒有否認金耀基校長於2003年曾說「永不外判物業管理工作」,僅回應當時並不在場,而學校官方的外判規例沒有列明不能外判,以及沒有外判在管理層面上並不現實。然而,有同學詢問為何「有錢請外判為何沒有錢請長工」,處長僅回應聘請外判較為彈性,同學進一步指其實所彈性實際是更差的勞工待遇,處長沒有正面回應,僅指大家應向大學外判事宜監察委員會發表意見。[2]

翻查記綠,校方出爾反爾早有前科,2012年,中大員工總會又發現校方暗中與外判公司簽訂合同,最後在工會及學生聯手反對下,外判計劃終被擱置。[3] 然而,本年九月,校方亦開始外判部分廁所清潔服務。

校內標語及文宣貼紙被洗走的退跡。遊行學生表示曾見過清潔工在只戴N95口罩的情況下使用天拿水清洗。

 

1.  "Chemical Safety in the Workplace: Guidance Notes on Paint Spraying and Related Coating Processes",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Branch under Labour Department.
2. 中大基層關注組:《大專外判問題探析》
3. 中大學生報:《【反中大外判】前言+外判十問十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