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menu_set_active_trail() (line 2405 of /home/wknews5/public_html/includes/menu.inc).

印尼與太平洋島國博弈 與西巴布亞獨立運動的起跌

14/10/2019 - 9:16pm
Share

編按:在香港反送中抗爭遭到越來越暴力的鎮壓之際,在全球第二大島新幾內亞(New Guinea)由印尼長期佔領的西半部——西巴布亞,進行了57年的獨立運動自8月起出現新一波高潮,隨即遭到更猛烈的鎮壓,至今超過30人被殺。9月在印尼全國爆發的學生運動提出七大訴求,亦包括馬上從西巴布亞撤軍,釋放政治犯及制裁侵犯人權官員的訴求。

二戰前,新幾內亞被分為西部、東北和東南三部份、分別為荷蘭、德國和英國殖民地。戰後,英國殖民地交由澳洲接管,同時吞併德國殖民地,並於1975年獨立,成為現在的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

然而西半部的命運崎嶇得多。在1949年荷蘭承認印尼獨立後,新建立的印尼擁有除新幾內亞西部外的荷屬東印度(Dutch East India)所有領土。1962年荷蘭與印尼簽訂紐約協議(New York Agreement),承諾新幾內亞西部的前途將於1969年由當地所有非外國人的成人投票決定。然而事情並沒有如此順利發生。反之,該地遭到印尼軍事佔領至今,被劃分為巴布亞(Papua)及西巴布亞(Papua Barat)兩省。其持續至今的獨立運動被殘酷鎮壓。

在歷史文化上,西巴布亞人與太平洋諸島較與印尼相近。西巴布亞獨立運動亦得到太平洋諸島國的支持。例如在今年9月10日,與西巴布亞相鄰的巴布亞新幾內亞,在首都摩斯比港(Port Moresby)有全民遊行聲援,規模之大令全市停頓。同一時間,太平洋諸島國亦在國際社會進行多項遊說工作,同時扶持西巴布亞獨立運動。

西巴布亞獨立運動的前世今生,及其在印尼與太平洋島國博弈中的拉扯非常複雜。惟工新聞翻譯太平洋政治專家Nic Maclellan在Inside Story的長篇報導,讓讀者一窺其中內情。


2019:西巴布亞的新一波反抗

上星期,瓦努瓦圖總理塔比馬斯馬斯(Charlot Salwai Tabimasmas)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時,他很清楚印尼政府會有什麼反應。呼應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的決議,他要求聯合國出手解決西巴布亞侵犯人權的情況。印尼外交官山格迪(Rayyanul Sangadji)馬上反駁,稱「西巴布亞是印尼的一部份,現在如是,一直如是,以後都是。而瓦努瓦圖只是用人權問題包裝支持分離主義的目的!」

這次在紐約的交鋒反映了印尼總統佐科威面臨的政治危機。在1990年代,印尼政府失去一整代東帝汶 [1] 青年的支持。他們在印尼佔領之下長大,卻投身獨立運動。今日,西巴布亞青年同樣走上街頭,在查亞普拉(Jayapura)、華文拿(Wamena)及其他城鎮抗議。

半個世紀前,荷蘭人撤出美拉尼西亞(Melanesian) [1] 殖民地。此後,西巴布亞人一直被印尼政府統治。印尼政府在該地的發展模式,是從印尼各地引進數十萬工人和農民,然後將原來屬於原住民的祖地變成個人擁有,並鼓勵企業伐木、開採天然氣、銅礦和金礦。目前西巴布亞青年對抗印尼軍隊,正是對這種發展模式的反抗。

多年來,人權團體一直跟進印尼軍警在該地侵犯人權的情況。但自去年12月軍隊射殺一名修路工人,並擴大在都加(Nduga)地區的軍事行動以來,情況急速惡化。關注西巴布亞的團體統計,今年在該區已有超過180人死亡,四萬人被逼離開家園。醫療設施、教堂和學校被破壞,逃到森林的平民則欠缺食物和居所。

8月份,新一波反抗在東爪哇的泗水爆發。來自西巴布亞的學生抗議印尼政府指控他們不尊重印尼國旗,更不滿被親政府暴徒稱為「猴子」和「豬」。散落在印尼各地的數千名西巴布亞學生因而上街抗議種族歧視,怒火更蔓延到西巴布亞的街頭。

自9月以來,西巴布亞各大城鎮抗議不絕。在查亞普拉和華文拿,至少30名抗爭者被槍殺,受傷的更不計其數。同一時間,在華文拿,亦出現針對非巴布亞人移民的暴力和謀殺。很多人逃到警局避難。

「我們是晨星,不是白與紅」 [2]。巴布亞青年揮舞被印尼定為非法的晨星旗。這面旗在1961年由西巴布亞民族主義者創造,當時他們根據1960年聯合國大會去殖民化決議,自行籌組新政府。可是美國因冷戰支持印尼政府,促成1962年紐約協議(New York Agreement),讓聯合國暫管西巴布亞,讓印尼軍隊有機會介入。最後,按照1969年8月的「自由選擇法案」(Act of Free Choice)規定,1,022名經過篩選的巴布亞領袖在受壓之下投票接受印尼管治。


西巴布亞晨星旗/圖:維基百科

印尼的太平洋親善外交

目前印尼在西巴布亞的鎮壓令佐科威在第一次任期內的和平外交嘗試前功盡廢。佐科威定期到訪西巴布亞,並特赦政治犯,推出一系列發展計劃,受到外界好評。由多個太平洋島國、政黨和地區組成的美拉尼西亞戰矛組織(Melanesian Spearhead Group,下稱戰矛組織)更在2015年形容,佐科威是「一個可對話的對象」。

可是,在佐科威開始第二任期不足半年,印尼政局變得兩極化。很多人憂慮印尼回到威權統治。種種跡象包括雅加達前市長鐘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2017年被控褻瀆,以及有份參與東帝汶侵犯人權事件的前將領維蘭托(Wiranto)被委任為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近期印尼國會嘗試削弱反貪委員會權力,以及推動符合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價值的法案規管性和文化,進一步反映這種惡劣的趨勢。

前獨立運動者佐古(Franz Albert Joku)在今年4月去世後,印尼對西巴布亞的態度急轉直下。在過去十年,這位長期流亡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大地主與馬斯特(Nick Messet)一同作為印尼政府的顧問和代表。

2000年,我在基里巴斯舉行的太平洋島國論壇認識佐古和馬斯特。兩人都支持西巴布亞獨立。他們組織的巴布亞議會(Papua Presidium)在1998年蘇哈托政權倒台後,稱為巴布亞之春(Papua Spring)的新一波西巴布亞民族主義浪潮中誕生。在查亞普拉舉行的全國大會由族群領袖伊雷亞(Theys Eluay)領導,動員了新一代的運動者。

巴布亞之春得到當時的印尼總統瓦希德(Abdurrahman Wahid)支持。當時他嘗試推動民主化,並收緊對持續鎮壓東帝汶、亞齊和西巴布亞數十年的軍隊的控制。可是瓦希德在2001年下台,繼任的蘇卡諾普特利(Megawati Sukarnoputri)摧毀了巴布亞議會,而印尼特種部隊殺害了伊雷亞。

宣布放棄支持西巴布亞獨立後,佐古在2008年回到查亞普拉。他聲稱,印尼在2001年實施的特別自治法(Special Autonomy Law)提供一條邁向更高度自治和和平發展的道路。近年,佐古和馬斯特擔任印尼的外交先鋒,嘗試削弱西巴布亞聯合解放運動(United Liberation Movement for West Papua)的國際支持。

健談而幽默的佐古在國際舞台上為印尼政府對西巴布亞政策辯護。他代表印尼政府出席戰矛組織和太平洋島國論壇代表印尼政府,在聯合國進行遊說,甚至到訪在澳洲和新西蘭的印尼學生組織。他為長期在西巴布亞取得豐厚利益的印尼軍閥戴上人性化的面具。

「我相信我仍在為我國的解放努力。」去年我們在威靈頓碰面時他說。「特別自治法雖然不完整,但也是一個可接受的妥協。我們要把握這一點來達成我們的目的。」

安全部長維蘭托和國防部長雷亞諸都(Ryamizard Ryacudu)反駁太平洋島國和人權運動者時不客氣得多。在2016年11月到訪澳洲的時候,雷亞諸都嚴辭警告在聯合國支持西巴布亞的島國。「叫所羅門群島和另外六個國家永遠不要鼓勵西巴布亞加入它們。」他說:「那些國家應該收聲,顧好自己吧。澳洲對他們比較客氣。是我的話,我會扭他們的耳朵。」

印尼與斐濟及巴布亞新幾內亞加入了聯合國去殖民化特別委員會。印尼加入的原因之一是阻止西巴布亞被聯合國列為「非自治領土」名單。印尼外交官跟其法國同行一樣,對於圖瓦盧、諾魯與所羅門群島成功在2013年聯合國大會上將法屬玻利尼西亞列入該名單感到震驚。

今年7月,印尼在奧克蘭主持一個貿易及旅遊會議,作為參與太平洋國際關係的一部份。在現時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斐濟進行的貿易談判之外,印尼外交部長馬蘇迪(Retno Marsudi)指雅加達政府期望將影響力延伸到最小的島國上。「我們正在把印尼17,000個島嶼、太平洋數千島嶼及澳洲和新西蘭聯繫起來。目前我們其中一步是與庫克群島(Cook Islands)及紐埃建立外交關係。」

但親善到此為止。印尼政府明確敵視任何在國際舞台發聲的國家。今年8月,太平洋諸島國在聯合國大會推動一項決議 [3],壓倒性以137比0通過,印尼棄權。會後,印尼的聯合國代表不點名批評瓦努瓦圖干預印尼內政。


太平洋諸島國/圖:維基百科,中文標籤由惟工新聞加上

太平洋諸島國的各自盤算

毫無疑問,太平洋島國論壇的領袖很清楚鄰近國家可能反彈,因此沒有呼籲讓西巴布亞獨立。在8月份圖瓦盧的會議,各國都確認印尼擁有西巴布亞的主權,但同時接納有關該地暴力和侵犯人權情況惡化的報告,亦「同意重新檢視及強化論壇關注該地暴力情況的角色」。

在論壇的宣言,他們要求印尼政府安排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克列(Michelle Bachelet)到訪西巴布亞。他們「強烈鼓勵」印尼及人權事務委員會確定到訪日程,並要求在明年在瓦努瓦圖召開論壇之前發表一份「關於該地情況的實證報告」。

「這是論壇領袖首次邀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到訪。」西巴布亞領袖雲達(Benny Wenda)在圖瓦盧告訴我。他是西巴布亞聯合解放運動的主席,當時與運動發言人林比亞(Jacob Rumbiak)在圖瓦盧首都富納富提(Funafuti)遊說各國領袖支持。「一步一步來。這是一個起點,而聯合國決議將會是讓我們更進一步的重要關卡。」

在論壇當中,澳洲、新西蘭、斐濟和巴布亞新幾內亞一直阻止論壇加強支持西巴布亞。斐濟和巴布亞新幾內亞亦在戰矛組織捍衛印尼利益,讓其成為組織的夥伴成員。2013年在努美亞(Noumea,新喀里多尼亞首都)的峰會否決了西巴布亞成為正式會員。及後,各國領袖同意「邀請所有團體組成一個包容及團結的小組,就加入論壇申請諮詢印尼意見。」

在2014年12月,瓦努瓦圖教會及族群領袖在維拉港(Port Vila)主持會議,協調三股西巴布亞獨立運動勢力——西巴布亞國民解放陣線(West Papua National Coalition for Liberation)、西巴布亞聯邦共和國(Federal Republic of West Papua)及西巴布亞國會(National Parliament of West Papua)。這個會議很成功,令三股力量合併為西巴布亞聯合解放運動。

但要爭取太平洋大國更多支持仍有困難。與印尼相鄰的澳洲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出於貿易、投資及擔憂出現難民潮等考慮,期望與印尼維持良好關係。近年,斐濟總理巴因尼馬拉馬(Voreqe Bainimarama)亦支持兩國的立場。

巴因尼馬拉馬在2006年透過政變上台。直到2014年,斐濟才重新回到議會政治。在2009年,論壇與英聯邦因斐濟發生政變而暫停它的會籍。因此該國開始尋找傳統盟國以外的夥伴。近年,印尼大力支持斐濟參選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G77+中國(G77+China)及聯合國亞太組等國際組織的領導層時。

「印尼在西巴布亞的主權是不能被質疑的。」巴因尼馬拉馬在2015年戰矛組織峰會說。「與印尼政府——世上最活躍的民主國家之一——合作,是改善西巴布亞人生活最大的希望。」然而,2015年峰會亦讓雲達的西巴布亞聯合解放運動以觀察員身份出席。這是該組織首個主要的外交突破。

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及斐濟的態度不同,瓦努瓦圖一直支持西巴布亞自決。該國首任總理利尼(Walter Lini)之女(Lora Lini)被該國委任為西巴布亞及太平洋島國去殖民化特使。該國外長列根瓦努亦是西巴布亞問題在國際舞台上的重要說客。

在戰矛組織,瓦努瓦圖得到卡納克社會主義民族解放陣線(Kanak and Socialist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 )支持。該組織一直支持西巴布亞獨立運動。印尼在2019年加強鎮壓,更強化了這一立場。而所羅門群島總理蘇加華列(Mannaseh Sogavare)同樣被該國委任為西巴布亞特使。

受制於組織內較強國家,太平洋島國論壇和戰矛組織都無法作出決定性的行動。因此瓦努瓦圖、所羅門群島、湯加、圖瓦盧、諾魯、帛琉和馬紹爾群島共七國另外組成聯盟,在國際社會支持西巴布亞。2017年5月,七國在布魯塞爾向非洲、加勒比、太平洋組織(African, Caribbean, and Pacific Group of States)的外長會議發表聯合聲明,亦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其中瓦努瓦圖和所羅門群島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進行遊說。太平洋各教會及族群團體亦確保西巴布亞留在論壇的議程上,並利用其每年與島國領袖對話的機會提出人權議題。

可是,太平洋島國正面臨地緣政治環境的變化。緊跟中國、台灣、韓國和印度之後,印尼成為該區的另一個強權,將政治影響力伸到各島國,並提供新的援助、貿易和投資。毫不出奇的是,印尼政府期望換取各國對西巴布亞人權狀況保持沉默,並支持印尼在該地的主權。而對於國際上的反對聲音,佐科威的政府則軟硬兼施。

2020:希望與焦慮

在2020年,亦即瓦努瓦圖獨立40週年,太平洋島國論壇將在該國召開。外交部長列根瓦努(Ralph Regenvanu)期望該次會議會建基於今年呼籲聯合國人權專員到訪西巴布亞的成果。

「在過去數年,論壇的決議都強調與印尼在這個議題上有建設性地溝通。但我認為成員國領袖已經發現,這種態度未能改善西巴布亞的人權狀況。去年在都加的事件促使成員國變得強硬。」他說。

列根瓦努跟我說,聯合國人權專員可以在下次會議前提供一個「誠實而坦白的報告」。他更指,論壇成員國需要確保專員能夠成行。「印尼應該意識到我們高度關注事件。我們希望聲明能促使他們與聯合國切實安排這個旅程。」

但事情逼在眉睫。「西巴布亞的情況越來越差。現在印尼額外調派16,000名軍人到西巴布亞。他們與新成立的民族主義民兵合作對平民施暴。情況就像下一個東帝汶那樣。」雲達說。「全世界還要眼白白看著我們像畜牲一樣被屠宰而默不作聲嗎?57年了。夠了!」

文章來源:
“This is the next East Timor”
https://insidestory.org.au/this-is-the-next-east-timor/

譯註
1. 東帝汶(Timor-Leste),自16世紀以來為葡萄牙殖民地,直到該地群眾在1975年宣布獨立,卻旋即被印尼軍事佔領,開始近30年的游擊戰,在2002年宣布獨立,並加入聯合國。
2. 美拉尼西亞(Melanesia)為西方對瓦努瓦圖、所羅門群島、斐濟、巴布亞新幾內亞、新喀里多尼亞(法屬)及西巴布亞(印屬)這群太平洋島嶼的統稱。
3. 西巴布亞旗稱為晨星旗;印尼國旗為紅白兩色,上下各半。
4. 該決議強制檢視1969年「自由選擇法案」的實施情況。

相關報導:
獨立運動 審議惡法 毒霧連天 印尼抗爭者提七大訴求
https://wknews.org/node/2030

相關文章:
反種族主義及中央打壓 西巴布亞人民群起反抗
https://wknews.org/node/2014

Share